我就是一女人——兼答暗号和图临天下

每个人都有两个身份,职业的和生理的,换一种说法,社会的和家庭的。作为女人的我们,每天都在这两种身份中变换角色。

有一种说法,试图想厘清女人在不同场景中的身份,那就是,职业状态中,女人不再是女人而是中性人。早几年流行的职业装,就是力图抹杀女人的性别特征,把女人变成中性人。说不清为什么,我特别不待见那些价格不菲的职业装。我也不相信女人穿上了这种职业装就一定对工作有益,我更不相信职业状态中的女人会让自己或别人忘记其是女人这一事实。 继续阅读我就是一女人——兼答暗号和图临天下

图书馆馆员应该穿什么服装

前不久到温州图书馆开省年会,新馆新风貌。我发现夺目的不是新房子,而是温图的馆员——特别漂亮。我只听说过温州人有钱,没听说过温州出美女。温图的美女让我怀疑,国人都被钱迷住了双眼,而没看到温州的美女风景,看来钱还是比美女重要。 继续阅读图书馆馆员应该穿什么服装

图学教育之“爷爷说”

尽管我在对教指委会议的报道中没有刻意渲染程焕文的“爷爷说”,但我相信凡是看我博客的朋友都已经留有印象。之所以没有在网上引来调侃,主要是对这个“说”缺乏现场感。安大娄娄小朋友在槐博的留言中提及“爷爷说”,我从这个留言中就看到了那种现场感。 继续阅读图学教育之“爷爷说”

教指委都做了啥?

在这次教指委会议闭幕式上,我发现我的打字速度跟王知津老师的讲话速度比较配套,基本上,记录王老师的总结发言不能说一字不差吧,也是五六不离十。后来刘兹恒做教指委工作总结,那是有备而来,洋洋洒洒写了整两页。他一开口,我发现我就是敲键盘敲到手抽筋也跟不上,所以索性什么也不记,下来后就把他手中的文字稿给没收了。所以呀,我这里不能算是对刘兹恒发言的现场转播,而是对着他的文字做现场报道,不知道新闻界有没有这样的报道方式,如果没有,咱这里给创一个。 继续阅读教指委都做了啥?

教指委第五次会议及系主任联席会散记(之四)

闭幕

时间:11月4日上午10:00-11:30
主持人:陈传夫

第一项内容,王知津作会议总结

第一天的大会发言,几位老师各自介绍了自己学校在资源配置方面的经验,加上主持人李超平作为我们的金牌主持(趁机自恋一把),把会议气氛搞得很好,各位发言也超常发挥,最后学生的提问把会议推向高潮。 继续阅读教指委第五次会议及系主任联席会散记(之四)

教指委第五次会议及系主任联席会散记(之三)

第四时段

时间:2006-11-4 上午8:30-9:40

主持人王余光:这次会议有几位特邀代表,我们先请几位专家发言。

靖继鹏:配置资源,首先要知道有哪些资源。学科就是资源,所以,最好不要论剑,要和谐。凡事一讨论,就可能把学科给讨论没了,情报学就是这样被讨论没了的(显然这是情报学从本科目录中消失一事——超平注)。吉大这几年是想招图书馆学本科的,但下不了决心。主要是害怕招生不景气。除了学科本身,什么是最重要的资源?经费?师资?硬件?毕业生?怎么配置?武大、北大要动员优秀博士生充实到第三世界的学校。各校博导能不能组织一个讲师团,轮流到各校巡回“演出”,资源共享,优化配置。教材的配置,由教指委组织编写,各校都用,比一个学校组织编写要有优势的多。课程方面的资源配置,主要是建设精品课程。多年来的体会,一个学科要发展,关键是要有一个好的学科带头人,才能实现资源配置。 继续阅读教指委第五次会议及系主任联席会散记(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