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图书馆权利”,我也来札记一下

对于“图书馆权利”,从研究方面说,我只是一个读者与听者;在教学方面,我有所介入——把它引入研究生课堂,作为专题研讨课中的一个专题。在教学中,我更多地立足于这一研究给图书馆学和图书馆事业带来的变化——观念与意识的变化,比如在国家立法过程中冒着炮声隆隆表达职业诉求,在图书馆公共关系危机事件中以专业话语来维护职业话语权和职业尊严,主动地向对咱们爱恨交加的相邻职业集团发出友谊的“忽悠”以图建立一种和谐机制……。由于本人上课有一定的鼓动性,从结果来看,学生对这一研究所产生的积极意义是相当认同的。 继续阅读关于“图书馆权利”,我也来札记一下

我看中医之争(修改版)

一问先生写出一篇好文字。

看得出来一问是中医的拥趸,用这么长一篇博文来为中医辩护啊。

不过,这样的辩护是常规辩护,即是所有拥护中医的人都会选择的角度和理由,区别只是谁说得好看点而已,而这样的理由是不能说服方舟子们的,因为他们已经在你之前否定了这些理由了,所以,还是没有“论”到点儿上。 继续阅读我看中医之争(修改版)

见证一段历史

——图书馆界参与《信息网络传播全保护条例》制订的过程

这几天在家备课,有一门是研究生的“专题研讨”,这门课上起来很累,它要求教师对课程的内容要常备常新,炒冷饭是不行的。这期课计划了一个内容,就是讨论《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在备课的过程中顺便梳理了一下图书馆界参与此次立法的过程。突然觉得有些资料是可以放进博客的,既然是博文,就不怕“个人”化,我大致融合了资料与几封通信的内容,但愿朋友们能看得明白。 继续阅读见证一段历史

送妹妹

我这里写的,不是我的胞妹,也不是小姑子、表妹、堂妹等等所有属于妹妹的人。在辈份上她比我小一辈,她称我干妈,她是我大学同学胡蓉和梁志宏的爱女梁琛妮。她过几天就要西渡法国留学了,杭州与成都之间遥远的距离,使我只能用这篇小文为她送行。 继续阅读送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