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志愿者行动

关于那台电脑,我忍不住要说点什么

2008年的志愿者行动,我去了贵州,同组的有范并思、柯平、郭斌、刘炜等诸君。贵州省馆的钟海珍副馆长是个对事业热爱、对现状着急、对工作热心的人。她提前策划了一个副产品——在志愿者行动期间搞一次省学会的学术报告会。

这的确是个机会,反正可以作报告的人已经到了现场,还不止一个,不用另付车马费。

她提前做了预算,其实真的很合算,只需要小小地酬劳一下作报告的人。

被邀请做报告的是三位来自高校教学岗位的志愿者:范并思、柯平和我。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内蒙印象

其实对内蒙没有什么印象。

16日在赤峰机场降落后,被直接接到市中心的黄金大厦入住,期间只是在晚饭后沿着宾馆门前的大道遛弯儿数百米。培训结束后就离开了,回程虽然途径呼和浩特机场,但这相当于没去过。

这里说的印象是一些非地理上的印象。

那些名字特别难记,我费了好半天劲终于学会了一句问候语:360(你好!)。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阿拉坦仓(内蒙大学图书馆馆长)。记住了了一个地级市──乌兰察布(李国新的家乡)。记住了一个县级市──霍林郭勒(因为两位热情而纯朴的女馆长)。

当然,还留下了一些向往,比如呼伦贝尔大草原。

在内蒙的志愿者行动,我很难用成功或者失败来概括,一言难尽。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内蒙古站最强悍的总结

跟李国新在一起的时候总要相互八卦,一般来说他决不是我的对手,经常被我八卦得落荒而逃。

李国新虽然八卦水平不行,但整个总结发言之类的绝对强悍,总能一展北大教授的大牌风范。

也许因为内蒙是收官之行,不仅仅是今年志愿者行动的收官,也可能是历时5年的中国图书馆学会志愿者行动基层馆长培训的收官,他好像是特别用心地写了一篇总结发言。今天下午的结业仪式上,我相信所有的人,包括所有的参加培训的馆长、所有的志愿者,内蒙古自治区图书馆的领导,还有,赤峰市的一位美女副市长,都被他强悍无比的发言给深深地震撼了。

我希望留下这篇发言,算是留作纪念,也希望能够与大家一起分享志愿者行动被李国新教授概括出来的所有精彩。

经过三天紧张的讲授、讨论、交流,“全国图书馆志愿者行动——内蒙古自治区公共图书馆馆长培训班”即将结束。今年的志愿者活动在福建、广东、浙江、江苏、辽宁、内蒙古6个省区进行,参加培训的总人数有660多人,我们内蒙古是60人左右。与今年其他5省区的志愿者行动相比,内蒙组有三大特点值得一提。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完成内蒙收官之战

所有的课程上完了,结业式也做了,跟学员也合影留念了,甚至,还跟几位学员出去不太奢侈的FB了,互相敬了酒,说了很多图书馆以内以外的话。。。

明天打道回府,因为航班的原因,得到夜里11点左右才能到家。我出发去内蒙前假惺惺地对老公说不用他来接,我自己打的回去,老公则老老实实地说那怎么行,当然得接了。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到内蒙赤峰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第一次踏上内蒙的土地,之前,也几乎没有接触过内蒙图书馆界,他们似乎很少参与国内图书馆界的活动。

培训放在赤峰进行,赤峰有机场,但航班极少。杭州到赤峰没有直达航班,需中转,中转最佳地方当然是伟大的首都了。而北京到赤峰的航班每天一斑,于是,所有的志愿者成员及参加开班仪式的领导都在同一时间在首都机场集合了。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广东有广东的问题

广东的问题是什么?一是巨大的贫富悬殊,二是珠三角地区馆长们在日常工作中碰到的问题很不一样。

不到广东不足以理解他们的贫富悬殊,珠三角地区的区级馆购书经费4、5百万是常态,而粤北地区的区县馆大多在5万以下,如果不是流动图书馆项目,有些馆甚至连这5万也没有。粤北地区基层图书馆面临的困境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经济发达的广东地区的公共图书馆,不夸张地说,跟西部、中部、东北等欠发达地区的基层图书馆别无二致。所以,我对黄俊贵老师猛劈流动图书馆很不理解,为着这些苦苦挣扎的图书馆,为着地处贫困地区的市民尤其是孩子们,也不至于那么不待见流动图书馆吧?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从沈阳到肇庆

离开沈阳的前一天,从广播里听见天气预报,说当天晚上沈阳大雨,第二天有特大暴雨。我的紧张油然而生,因为离开沈阳要直接去广州,再由广州去肇庆。广东组的志愿者行动5号报到6号正式开始,按照前不久在长春的所见所闻,我怕被困在沈阳。

还好,除了尚可忍受的延误,一切顺利,傍晚6点过降落白云机场。当然,是志愿者行动广东组最后到达广州机场的。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沈阳培训纪实之问题集锦

照例的小组讨论给了我一些新鲜的感受,跟以往欠发达地区馆长在讨论时更多地诉苦不一样,我参加的这个小组没有一位馆长诉苦,除了谈自己的感受外他们更多的是讨论问题,到底是辽宁,真还是不一样。

想把我参加的小组讨论和结业式上的集体答疑的问题汇总一下,它们很有意思。但好像有点记不全了,尤其是集体答疑时有好几个问题是邱馆答的,因为问题比较业务化,我一下子想不起来。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