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学生

你得让孩子知道,阅读有多么快乐

这是我给《浙江幼儿》写的卷首语。

我把它送给我微博里那些年轻的父母们,98级这个班,是我到杭州后带的第一个班级,学生今天大多数都为人父母了,我觉得很神奇,他们留在我脑海里的记忆还是当年,我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拖儿带女的他们。

我和他们一起经历过一些事情,但总的来说大学四年很顺畅,木有什么让我遗憾的事情。

时间是个很奇特的过滤器,它只把所有的美好留在记忆的滤网上,我每每想起98级的各位,心里觉得很温暖。

有一年三八节,那天正好有他们班的课。我走进教室,一眼看到讲台上的一束鲜花。。。然后胖子对我说,给他们一点时间作个小活动,我同意了。。。他们开始发卷子,一如我考试的时候发给他们。。其实他们发的是问卷——我班男生知多少问答。问卷发给所有的女同胞当然也包括我。。。。填答问卷的过程我已经笑翻了。。。填完问卷他们又奖励每个女同胞一个大果冻。从问卷,我知道了胖子不能吃香菇,聪明的猴子(另一位男生)问过哪些弱智问题,是谁吃了用牙膏做的夹心饼干。。。这个班所有的人都有绰号,我跟他们一起叫绰号。。。当然,我也有绰号——老大。

Read more… »

母爱是一种病

今天上午,终于把那张卡还掉了,我松了一口气。

按照浙大的四学期制,冬学期的课从11月下旬开始,这个学期我的《信息文化概论》分两个平行班进行。

开学后第三周的一天,我从第一个班上完课走出教室准备去另一个教室。在门口被一位中年妇女叫住,她说她儿子选了我的课。我相当吃惊。。。。我注意到她手里拿着课程表,如果没猜错应该是他儿子选课的课表。。。。 Read more… »

送别英博

直到今天,我心里仍然放不下英博,心里有一个结解不开:这个女孩怎么着也该活着呀,她要是还活着该多么好……

是叶鹰发邮件告知我们这个消息的,我给他去电话,一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我知道幻想破灭了,这个可怕的消息是真的……

我给倪连红打电话,她已经得知噩耗,她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嚎啕大哭,不停地问我:“李老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除了哭,我们什么也说不了。 Read more… »

悼英博

周英博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心里想,这个女孩,多么明明白白的一个人啊。

她从北师大来杭州面试保研,有哪个老师不想收这样的学生呢?面试结束的时候我忍不住对她眯了一下眼睛,暗示她成了,她对我笑笑。 Read more… »

又是一年秋风紧

虽然秋天按时间表准时到来,哦不,今年闰月,时间表与往年相差一月,但世间诸多事除农事之外还是按公历的节奏走,照例,进入11月,各种招聘会将进入大学,学生们也将怀揣一大摞简历穿梭于各个招聘会,赶场啊。 Read more… »

我没有愤怒,只有无奈

当初我转帖良芝老师《中国图书馆学教育往何处去?》一文,把我的博客的点击率狠狠地提高了一把。我没想到的是,在南开信息资源管理系的BBS上,广泛的讨论甚至让良芝还有了压力。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也会有压力,甚至有负罪感,任何给良芝带来不当不快不便的事情肯定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之一。 Read more… »

对表扬的回复

今天一天没开电脑,晚上打开电脑,打开博客,吓了一跳,昨天的帖文后面竟然跟了这么多的表扬,我有些惶恐,立即把自己的文字再读一遍,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表扬的地方呀。想来想去,可能是我对学生找工作的事情知道得比较多,网友们觉得就凭这一点也值得表扬,如果是这样,那我就接受,并再接再厉。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