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图书馆那些事

中国的和外国的,差别到底是什么?

每当有人出国或出国后又回国然后撰文描写那些让他们惊艳无比的国外图书馆,我都被他们的文章调足了胃口,因为文章往往很会玩标题党,比如,中x图书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比如,原来图书馆还可以做成这样,比如,看看人家国外的图书馆。。。。

每次,我都期望着看他们将要描述一个怎样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和“原来可以“的是怎样,以及人家那怎样的图书馆。。。。

每一次都是失望,他们描述的那些好,在今天的国内并不鲜见,比如时尚且温馨的空间环境,便利的办证程序、网上预约或续借、24小时还书、全城通借通还、各种读者活动、无线上网、流动书车。。。。

写这类文章的人有两类,一类是非专业的,一类是专业的。 Read more… »

(《中国文化报》约稿) 杭图标杆:大写的图书馆职业理念

在“杭州图书馆乞丐入馆话题”热议的过程中,产生了三种声音,一种是为杭州图书馆大声叫好;另一种是认为不应该为此惊讶,杭州图书馆所作所为应属正常;第三种声音,就是质疑,质疑乞丐进入图书馆的积极意义。

网民和媒体为杭州图书馆叫好,说明杭州图书馆的做法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同,这是公共图书馆职业理念与社会普世价值对接的一个表现。这也说明,只有图书馆的职业理念与社会的普世价值相一致,公共图书馆才能真正彰显它的社会价值,才能赢得社会的尊重。 Read more… »

转帖:在英国公共图书馆邂逅盲人作家(西瓜童鞋的作文)

□郭昊祎

对公共图书馆的迷恋是从听李超平老师的课开始的。在2010年将近5个月的英伦之旅中,我几乎是带着虔诚的心,游历所到之处,必拜访当地的图书馆。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马克思当年常去的大英图书馆,也不是有着中世纪藏书的牛津、剑桥大学图书馆,而是曼城市中心的视觉障碍图书馆。在那里,我偶遇了一位盲人作家,至今仍能清晰回忆起和她愉快的交谈以及随之而来的感动。 Read more… »

馆长之死

我认识的基层公共图书馆馆长中,来自图书馆事业欣欣向荣地区的馆长都显得精明能干、有想法且相当自信,你在他们身上全然看不到自卑、弱势这样的影子,我跟他们接触的时候心里对他们大多怀着一份敬意甚至崇拜。

而图书馆事业相对低落的地区的馆长,他们自然缺少了一份自信,更容易看到的是谦卑。因为其工作仅仅是维持着一种基本的生存状态,不死不活,看不到希望,他们多少有些心冷甚至麻木。但就是在他们中间,有一些馆长却给了我一种意外和感动,他们很另类地显现出一份乐观和不甘心,还有一种执着,这些,在打动我的同时也让我有几分心酸。 Read more… »

年会的“脸”在悄悄地变

无论是中图学会的年会还是地方学会的年会,好多年似乎都一个模式:大会主旨报告若干,分会场一两个主旨报告加上论文作者若干上台读论文。

我个人,对这种模式有点腻味。所以去年今年全国年会上我们分委会承办的分会场都没有邀请论文作者读论文,也不邀请大牌作主旨报告,去年是出版社社长与图书馆馆长的“PK”,今年是案例研讨会,感觉效果很好。 Read more… »

我为什么不想发言?

面对斋主的“愤怒”,我在书社会里给了他一支鲜花,在新浪博客里,我没有响应他的号召去声援他的愤怒而是选择了沉默。如果我去支持他,觉得那仅仅就是一个道义上的声援而已。我认为道义上的声援,就好比是一个游戏,具有娱乐性和观赏性而没有实质意义,就像书社会里的那支鲜花,仅仅是一个意象。

“差教授进图书馆”不管是不是深大的李副校长说的其实无关紧要,它就是代表着社会的一种普遍认知。 Read more… »

公共图书馆,该不会成为应试教育的帮凶吧

在广东志愿者行动期间的小组讨论中,有一个话题眼看就成为面对面的争论,但我碍于情面而避开了。

一个县馆的馆长,津津乐道地介绍他领导的图书馆搞青少年阅读活动的经验──他声势浩大地搞作文大奖赛。

我每每一看到公共图书馆搞这种阅读活动就头大,就提不起精神。 Read more… »

城市:“睡觉的姿态”与包容

每每碰到外地来的朋友BS杭州夏天的炎热和冬天的寒冷,我都不语。我说不出口的一个判断是:人对生活环境的选择标准,气候条件可能是最不重要的一个,除非是异常恶劣。比如很少有人会因为气候而离开上海去到昆明,而相反的选择就大有人在,说到昆明的气候,那真是一个赞。我拿不出统计数据来证明这个迁移流向,但这是常识,大家心知肚明。 Read more… »

[转贴]进出图书馆必须仪容整洁吗?

导读

每次上《信息文化概论》都会结识一些学生,我所说的结识,是指他们与我的关系已经超越了师生关系,尤其是大类选修课的师生关系。他们的走近我让我很喜欢,愿意走近老师的学生总是有一些特别的地方。

去年冬季的课又结识了西瓜童鞋,她是中文系的学生,上完我的课后做出了一个关乎她人生的重大决策──毕业后报考图书馆学专业读研。

她刚刚从英国做交流回来,在英国期间,兴致勃勃地走访了许多图书馆,已然是一个图书馆的超级粉丝。

回来后正值期末,她相对空闲,我介绍她去拱墅区图书馆参与一些事务。

昨天,她写了这篇很有意思的博文。

最近拱墅区图书馆的宣馆长(超平按:小宣不是馆长,是杭图派过去的馆长助理)与我讨论读者入馆须知的问题。他问我在英国的公共图书馆,是否有类似入馆须知的说明。仔细回忆在英国游历参观各种图书馆的经历,我还真没发现英国图书馆的入馆须知。英国的公共图书馆会有开放时间说明、近期活动公告等,有时也会提醒“宠物勿入”,除此之外就没有琐碎的各种规定了。目前国内公共图书馆宣传教育的“请勿大声喧哗”,或者“请勿随地吐痰”、“爱护公共设施”是闻所未闻的。 Read more… »

我想搜集馆长语录

最近为完成一个写作任务,成天看媒体与图书馆如何眉来眼去的资料。

看着看着就看出精彩来了,我发现了两句非常有味道的馆长语录,我就想,这样的语录真的很赞,可是,我知道得太少了,全国有多少馆长啊,每个人总有一两句精彩的语录吧,它们都藏在哪里呢?

吴唏语录:没有让人们明白公共图书馆是干什么的,是我们干公共图书馆的人的耻辱!──摘自《新民晚报》

褚树青语录:任何人都有阅读的权利,我无权拒绝他们(乞丐和拾荒者)进来读书,但您有权利选择离开。──摘自《杭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