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写文章那些事

答雨僧先生

我的《论文评审之后》修改版昨天连载完毕,对于这种上不了台面,非常个人化的心得式的文章,虽然有一定的风险。但我心里十分坦然,学雷锋的人是不应该有心理负担的,因为你可以接受我的“雷锋式的帮助”也可以不接受。这真亏有了这个博客,否则这些话让我写成文章到杂志上发表或者编成教科书误人子弟,打死我也不干。 Read more… »

《论文评审之后》修改版 (三)

有一种文体我自己给出了一个定义,即“教科书文体”,文章的展开是以介绍知识为主线展开的,作者在写作时,重点关照的不是“我”,即“我”对这个问题怎么研究,得出什么结论,而是重点关照读者,他怕读者什么都不懂,很耐心地告诉读者什么是什么。碰到这种文体的“论文”,我很少放过去。 Read more… »

《论文评审之后》之修改版 (二)

立论常识化是论文落选最主要的原因。当我们构思文章的结构时,如果不能狠狠地跟自己较劲,你列出来的那些点点肯定全是一些地球人都知道的道理。比如一说到“图书馆在和谐社会中的作用”,下面123就是:促进全民阅读、关怀弱势群体,开展个性化服务等等。一说到图书馆的人文关怀,必定首先解释什么是弱势群体,然后弱势群体有何信息需求,再然后就是图书馆如何如何。凡是地球人都知道的道理,换谁来写保准跟双胞胎一样分不清谁是谁。老槐说选题是征文选题,撞(车)了没法(其实也应该将这个选题朝自己擅长的领域引一引),但论点、结构、资料等都一样,哪怕文章写得再好,也不可能使几篇粗看一样的文章得大奖的。 Read more… »

为《我国公共图书馆历史定位之反思–兼评21世纪新图书馆运动》一文导读

写字这种事,很容易得传染病,就是一个人怎么写了,另一个人不知不觉也跟着这么写。比如包租公一篇接一篇写导读,结果老槐就不知不觉地跟上写导读,稍微不同的是,包租公主要为自己写,老槐为别人的文章写,属于疑似传染病。由于无法隔离,现在我也被传染了,我的临床症状与包租公一样的——为自己的文章写导读,属于确诊病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