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写文章那些事

样书拿到,但是喜悦并不多

年前接到北师大出版社小马编辑的电话,告知样书已经寄出。。。好吧,我淡淡地谢了他。

然后就欢天喜地过年了,就把这书给忘了。

前几天,书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因为忙着去北京,没来得及开封就出发了,似乎我又把它给忘了。
今天无意中看到对了墙角的一包书,好吧,拆开纸包。
其实,这本书写得挺辛苦,原本应该欢喜的,问题是,当我校对清样的时候,就有了很多很多的遗憾。这些遗憾使我心里极为不舒服,这也是我不再对此书抱有热情的原因吧。
我想给自己一个辩解,所以,就把《前言》放出来。。。刚才看了一遍,嘿嘿,还真是娓娓道来呀。。。 Read more… »

“社会公众的信息素养”是个伪命题?

上一篇博文被老槐回应了(抱歉不能给出链接,那个非公开),但是感觉说的不是同一个问题,所以,索性再写一篇。

写上一篇的时候,已经有这个疑问:“社会公众的信息素养”是个伪命题(注:原作者用的是信息素质)?之所以没有表达出来,只因是个猜测,未经研究不敢妄下结论。这里用问号就是想表达这层意思。 Read more… »

秦健教授讲发论文门道

本系学术沙龙采用轮流坐庄的方式,一次12人主讲。时值来自美国的秦健教授本学期在我系给本科生讲授《信息组织》一课,昨天的沙龙由秦健教授主讲,主题是如何发SCI论文。小小地幽默了一下哈,其实秦教授讲的是国外发表论文的写作门道,按咱国内的行情,你费那么大的劲到国外发论文,不就是追求那SCI吗? Read more… »

说来说去还是论文那点儿事儿

关键词论文

关于论文

这两个月我被论文纠缠不休,研究生论文、本科生论文、年会论文,当然,自己还要写论文。

年会论文,前年曾在这个园子里热议过,然后又厚着脸皮跑到年会上去飚了一把。不少人当面或间接告诉我说很受启发呢。

去年我装着很忙没参加评审,今年不好意思让刘兹恒主任犯难就说好吧好吧。今年年会论文我审了40来篇吧,总的来说还是乱写一气的多。比如非得从概念解释说起,什么是和谐社会,还得从什么是“和”,什么是“谐”从头说起,悄悄地说一句老实话,我看都不看,这一段跳将过去。话就搁这儿了,谁拍砖俺都不怕。 Read more… »

一稿两用

两组镜头。

这边,早早的就答应北大图书馆的李云(字音,抱歉!),他们要为庆祝吴慰慈老师七十大寿出版文集一册,我应允以小文一篇作寿礼。起先是答应写论文,但我一直东忙西忙,没忙出个名堂,论文泡汤,在催稿电话中,经商量改成写随笔一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