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乱弹

图书馆的门槛,靠谁来强拆? (二)

就眼下的门槛而言,所有合法性其实有一个共同的理由——便于管理。管理其实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它有很多种解读的角度,比如,为了让其他读者更如何如何,为了让公共资源更如何如何,为了图书馆更好地为谁谁服务。。。“为了更好地。。。”真的是一个魔句,有了它打头,合法性就应运而生。所以,我现在很能理解学生选专业为什么不喜欢“管理”类专业,他们说管理是个虚头巴脑的东东,像空气,它永远在却永远让你抓不着。

便于管理成为图书馆人心中最高的境界,便于管理也是合法性解释的万能钥匙。 Read more… »

图书馆的门槛,靠谁来强拆?(一)

国内公共图书馆一直是有门槛的。

曾经,这个门槛很政治,比如能不能走得进去要看政治背景,即要具有“人民”这一身份。如果你不幸是“地富反坏右”,对不起,你是没有资格使用公共图书馆的。

后来,这个门槛很等级,要具备某种等级身份,比如,中级以上职称、科级以上职务云云。

再后来,这个门槛很铜臭,你得花钱才走得进。

近几年,这些门槛,不能说一夜之间轰然坍塌,但它们的确在慢慢地消失。 Read more… »

关于职业

职业选择是一个过去现在将来一直纠结人的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现在而今眼目下国人的职业选择我就不赘述了,地球人都知道。但是,在我家毛毛考上大学以后,我给他的建议是:你不适合在政府工作。。。很显然,我是一个很反动的妈妈。  Read more… »

与阿博士聊聊《公共图书馆法》(征求意见稿)

阿华田博士在《公共图书馆法》(征求意见稿)公布后迅速反应,写出了点评。对于他的点评,似乎拍砖多于赞美。我本人也轻轻地拍了一下,提醒他不要太自以为是。后来得知阿博士删除了博文,为什么删除不得而知,但愿不是被导师批评了。

对于这个漫长的立法过程,我一直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当然会关注它,但并不直接参与。间接的参与有两次,一次是参与立法支撑研究中的一个子课题,另一次是前年年会期间参加了一次草案拍砖会。

李国新教授是这部法律草案起草的核心人物之一,我在对阿博士拍砖的时候,没有直接提到国新的名字,只是提醒阿博士,参与立法的人有专家。我想,阿博士至少应该立马想到李国新,如果想到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低估李国新的智商,我想,阿博士应该想得到,最起码,李国新老师的智商不在阿博士之下。  Read more… »

业界与学界,永远的江湖

学界和业界有一个共同的江湖,在咱这里,这个江湖叫“图书馆和图书馆学”;在“法”那里,他们的江湖叫“法律和法学”;在新闻那里,他们的江湖叫“媒体与新闻学”。其它还有“医院和医学”等等。还有一些疑似江湖,江湖形态不明确,如“学校与教育学”、“企业与管理学”等等。

自打人类有了江湖,最经久不衰的玩法就是玩征服,最被推崇的技法就是“互不买帐法”。 Read more… »

哥纠结的不是权利

潘燕桃老师跟她的弟子何燕华童鞋合作的文章《美国图书馆权利案例研究》(图书馆建设,2011-1)写得不错,资料翔实,对于了解相关背景很有帮助。比较起来,我的确更喜欢读这种故事性强的文章。

一篇文章让人在阅读后想说点什么,说明文章从选题到论证都很有意思。

文章讨论了与“图书馆权利”相冲突的两个法案,一个是《儿童网络保护法案》,另一个是《爱国者法案》。 Read more… »

咖啡和蛋糕,事关重大

杭图王开花(网名)mm是我超喜欢的一个mm,很文艺,很小资,兼具卓然文采。

我毫无抵挡地就成了开花mm的铁杆儿粉丝。 每次我到杭图总要绕路到她面前去晃一下,然后我们两个像打机关枪一样抢着胡说一小会儿。

开花mm在上海某个大学读完中文或新闻的研究生后回到杭州作报社记者,然后有一天,她不高兴做记者了(我猜的)就来到杭图做图书馆员。

她原先在杭图做很文艺的事情——编《文澜》杂志,经常出去采访深藏在杭州那些神秘的大门后面的老人。 最近,她被调去做杭图网站,当然不是做技术的事物,而是做内容,又是我猜的。 Read more… »

我作为一个公民,对深圳的一位叫王京生的政府官员的言论表示满意

这位王京生是深圳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一个比较大的官儿。

记得几年前竹帛老师曾经撰文很阳光地拍过广州市的宣传部长的MP,而我则很小气地表示了异议。 我异议的立场是,可以对官员表示满意,但不必赞扬。咱作为公民,要保持应有的高调。

最近为完成一个写作任务,成天爬报纸堆(虚拟的),就不可避免地看到了这位王京生领导的一些言论。

我不得不说,这些言论,非常合我的心。 Read more… »

无纸化办公,只是个传说?

差不多4-5年前吧,杭州市政府通过媒体宣称:市政府系统全面实现无纸化办公。

作为长期被媒体愚弄的一代,我已经本能地“信媒体,不上当”,所以,我的理解是,在杭州市政府大楼里,今后不再有纸质红头文件了,领导批件都在网上。。。。

后来跟政府官员打了几年交道,才知道远不是那么回事啊,所谓无纸化办公,仅限于文件传递,等文件传递了还是得落地──用计算机打印出来,该送领导的送领导,该存档的存档,领导批件还都在纸质文件上龙飞凤舞。 Read more… »

公共图书馆,该不会也成为他们的江湖吧?

这个他们,是指一个特殊的群体,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这个群体就突然出现在地球上,貌似一个新物种──养生大师。

不是一个职业,却拥有了一个头衔儿。这个头衔的入门线模糊却有一种天然的魔力──足以让人们疯疯癫癫地去敬仰,盲目地去相信──差不多相当于信教。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