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欢迎拍砖

文化部即将启动全国范围内基层公共文化服务从业人员的培训,其中包括基层公共图书馆从业人员。目前正在进行教材编写。
essay writing service review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95014″).style.display=”none”;}
这是一组教材,包括:

《公共图书馆基本原理》、《公共图书馆宣传推广与阅读促进》、《基层公共图书馆管理实务》、《公共图书馆资源与服务》、《公共图书馆信息技术应用》、《公共图书馆的未成年人服务》、《公共图书馆服务案例》。 Read more… »

(《中国文化报》约稿) 杭图标杆:大写的图书馆职业理念

在“杭州图书馆乞丐入馆话题”热议的过程中,产生了三种声音,一种是为杭州图书馆大声叫好;另一种是认为不应该为此惊讶,杭州图书馆所作所为应属正常;第三种声音,就是质疑,质疑乞丐进入图书馆的积极意义。

网民和媒体为杭州图书馆叫好,说明杭州图书馆的做法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同,这是公共图书馆职业理念与社会普世价值对接的一个表现。这也说明,只有图书馆的职业理念与社会的普世价值相一致,公共图书馆才能真正彰显它的社会价值,才能赢得社会的尊重。 Read more… »

白岩松老师无疑是公共图书馆的粉丝

在2009年之前,白岩松老师怎么看公共图书馆不得而知。自从他做了那期走访美国波士顿图书馆(岩松看美国)(这里)后,我感觉从此公共图书馆在他心里有了一个位置,或者说,他对公共图书馆有了一种别样的感觉。

这是我猜的。

昨天晚上的“新闻1+1”让我确信这点。

第一次看他说图书馆的事,那眼里处处是“第一次“。但毕竟是文化人,尽管是第一次,也从中看出了一般人看不到或无意去看到的东西。比如,他那么在意“免费”并喻之为“自由穿行”,在意图书馆对于无家可归者的意义从中暗示了一个关于社会融合的问题,在意公共图书馆在美国人日常生活中的地位并特意用小镇上的图书馆来帮助他的观众去理解这点,在意那只还书箱由此表达了对便捷服务的期盼,在意图书馆在城市和乡村地理位置上的分布并由此引出了图书馆的经费来源问题……如果一个人能够从这样的角度去打量公共图书馆,那么,他眼里的公共图书馆就不仅仅是一个看书借书的机构,而是对“获得知识的自由”的保障(波士顿图书馆馆长接受白岩松采访时说的话), 是社区的一个公共活动空间 ,是无家可归者一个温暖的港湾,是孩子阅读和听故事甚至玩耍的乐园……  昨天晚上,白岩松再次说起了图书馆的事,这一次,他已经没有了第一次的兴奋,却有了一种对公共图书馆的熟悉和能够解释的底气。

褚树青的被围观,到昨天达到高潮——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以杭图为题播出了一期专题节目(这里)。

节目播出过程中,树青给我打来电话,我一边看电视一边心不在焉地跟树青聊着。

我和树青都反复表达一个感受,这一切,真的没想到,甚至觉得,应该看作是一个意外。

这几天,树青一直在躲媒体,全国各地的媒体蜂拥而至,人没来也有电话来,他一概躲着不见不接电话。不是耍大牌,褚树青算不上大牌吧,他只是不想露面,不想被神话。 Read more… »

关于褚树青被火爆围观

昨天晚上经游园童鞋提醒,去看了褚树青在新浪微博上被火爆围观的情形。

一位叫@贺阑泰的台湾人在微博上摘引了一段话:杭州图书馆对所有的读者免费开放,因此也有了乞丐和拾荒者进门阅览。图书馆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就是把手洗干净再阅读。有读者无法接受。于是找到褚树青馆长,说允许乞丐和拾荒者进图书馆,是对其他读者的不尊重。褚树青回答这位读者说: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但您有权利选择离开。。。。这位贺阑泰先生自己的评论是:“这馆长正派!”,然后贴了一个大拇哥表情。。。。。至此,拉开了褚树青被火爆围观的序幕。

贺阑泰先生发帖时间是18日中午13:46分,到晚上10点前我去看时,已有8千多人转这条微博,1941人评论。然后,这个数字一直在上升,到11点30分,转发数上升8771,评论上升为2071.

我给树青打电话,告诉他这个消息,他说还在外面,奇怪今天突然有很多记者打电话要采访他,他都拒绝了,只说这是个旧话题了。

此时,在我写这篇博客的时候(19日23:15),贺阑泰微博上显示的数据是:评论4016,转发15594。

这还只是一个个人微博,还有很多人是通过媒体的微博在关注这件事,比如@东方早报微博,此时的数据是:评论2275,转发9856.

在众多转发这条微博的网民中,我看到了央视名嘴张泉灵,还有作家六六。

用“杭州图书馆+乞丐”谷歌一下,显示有71500个结果,不见得都是这个话题,但前面几页看下来,全都是!

各媒体并不是简单转帖贺阑泰的微博,而是进一步的报道,也有记者或评论员或网络名人等的专稿。我没有时间做全面的信息搜集,大致看了一下,几乎各大门户网站都有报道,很多地方网站和媒体网站也在报道,再有就是一些网络社区如天涯等。

简单列一下:凤凰网、人民网强国论坛、新浪新闻、网易新闻、搜狐新闻、雅虎资讯、中央广播网、新华网、新民网、千龙网、腾讯网、光明网、中国经济网。。。数不清的地方网站和媒体就不再列举了。

晚上跟树青通了几个短信,他说今天被众多媒体纠缠,躲不及,他希望冷处理这件事。

下午5点钟,我接受了《今日早报》记者马良的电话采访。表达了这样几点意思:1. 褚树青这个立场是一个公共图书馆馆长起码的立场,它代表着这个职业基本的正义;2. 业内很多馆长都有这个立场,比如首图倪晓健馆长也说过“儒者丐者一概欢迎“;3. 为什么网民对此表现出如此大的关注和那么高的评价?说明社会对这个理念的倡导的长期缺失。

杭州图书馆想这样走近每一个人的身边

年前,杭州图书馆的数字图书馆开通了。http://www.hzlib.net/

之前,他们还举行了专家论证会。

我作为非典型技术菜鸟,应邀参加了论证会。

搞得有些声势,这个数字图书馆,有什么特别吗?

从专业的角度看数图,一看技术,也即它向读者提供什么样的使用平台;另一看资源,目前资源的主要来源一是购买二是自建。

我不能说杭图用了什么特别的技术,他们只是尽可能地利用一切途径来提供利用,除了网络,还有移动通讯平台和电视平台。他们把这个表述为“三网合一”。

在移动设备上目前主要是通过手机平台提供服务,“手机图书馆”在国内已经算得上普遍了,常见的手机图书馆的功能大多是:OPAC查询、续借/预约、讲座安排的推送/查询等等。杭图的手机图书馆如果要说特别就是他们比较重视在线阅读,注册读者可以通过手机免费阅读3000种杂志,我没有更大范围做过调研,这个,算不算比较强的?

电视方面,走的是华数通道。由于杭州的数字电视已经全覆盖,所以从理论上说,杭图的数图也通过数字电视全覆盖了。读者可以通过机顶盒提供的数字电视界面进行书目查询(下一步还可以续借)、点看讲座、获取图书馆活动的安排。此外,比较强悍的是可以免费收看数量可观的影视片(杭图向华数购买的,资源很新),还可以免费阅读2000多种杂志。

专家们的发言照例是:成绩是主要的,问题是存在的。

我本人希望从一个特别一点的角度来肯定杭图的新举措。杭图在迁入新馆以后进入了跨越式的发展阶段,经过2年多一点点的时间,已经拥有持证读者15万余人,周末和节假日已经一座难求。在阵地服务方面,除了进一步做精,已经没有太大的“跨越式”的发展空间。15万,对于杭图的物理空间已经几近饱和,但杭图每年1600万经费所购置的资源,还远远没有获得相应的利用。所以,走数图这条路,这个点子是踩对了。如果没法让更多的人走进图书馆,那么,就让图书馆走向更多的人的身边。

也许杭图新馆建设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大手笔,那种追求细节和品味的风格让我对他们有了更多的期待,坦率地说,对眼下已经开通的数字图书馆,我想,它离完美还有遥远的路要走。

我心里最过不去的一个问题,其实是技术带来的。杭图的电视图书馆由于技术的原因只能通过互动式机顶盒才能使用。我现在不知道互动式机顶盒的用户占多大的比例,至少在我认识的人中,这个比例不高。我本人也不是这一类用户。不用互动式机顶盒的原因可能有两种,一种是我这样因为BS而不用的,另一类则是舍不得花钱的(每个月月租费要多几十)。这个现象带来的问题是,杭图为电视图书馆购买了影视资源,但这部分资源却让相当一部分市民无法通过电视来获取,相当于用公共资金购买的资源只服务了一部分市民,而且是相对“有钱”的部分。如果有人视为“劫贫济富”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这不是杭图的问题,是技术的问题,是知识产权制度的问题,是商业机构的盈利模式带来的问题。但杭图没有因此而放弃走这条路,我对此比较理解,这就是在“等待”还是“行动”中作出选择的问题。我只是在想,如果技术上或商业模式上突破的时日太过久远,那些相对贫困的人群,他们或许永远也不会使用互动式机顶盒,他们其实比有钱人更需要杭图的免费服务,但因为一种技术或商业模式的障碍,他们就可能一直与电视图书馆上那些免费的资源无缘。

由此我开始钻牛角尖。这种由技术带来的“鸿沟”是靠用户个人无法逾越的。实体的图书馆,读者只要想去,是可以零成本地前往的,即使路途遥远。6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免费乘坐公交车前往,没有这种优待的人群可以骑自行车,如果连自行车都没有,还可以步行。但互动式机顶盒,它只有一条通路——钱。

技术的问题还有很多,真是路漫漫啊,想想都头大。

那天在技术部小辉主任演示杭图的数字图书馆的时候,我拿着ipad(杭图的wifi很赞哦)跟着他走,结果却沮丧地发现,ipad简直就是砖机。后来浙大图书馆黄晨副馆长发言时也说到,今天到场的专家中,有三位都带着ipad,的确不能忽视数字资源在ipad上的使用。在这个问题上,我特别粉上图的那帮技术酒徒,leon用他的ipad给我演示了他们为iphone开发的客户端,太炫了,羡慕得直流口水呀。我之所以在这里絮叨这个问题,因为移动阅读的用户体验实在好过电脑或电视,而我们也不太可能指望数据商来开发这类客户端,他们的客户似乎主要还是机构,至少目前没看到他们有这个积极性。我想,图书馆即使不能自己开发,至少也应该促成数据商来做这件事。

除了技术和资源,还有一个更加值得重视的问题——推广,吆喝得让杭州人都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后,来点花边。参会专家中有浙大图书馆的黄晨副馆长。在他还是一个小男孩的时候,褚树青馆长已是杭图的一位馆员。黄晨是杭图的常客,他总是带着一顶帽子,蹦蹦跳跳地来到杭图,树青那个时候就认识了这位小读者。N年后,树青举办的这个数图论证会,邀请的专家中就有黄晨。午宴时,他们时不时八卦一下,树青会说:“你小时候不这样哈!”或者,“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转帖:在英国公共图书馆邂逅盲人作家(西瓜童鞋的作文)

□郭昊祎

对公共图书馆的迷恋是从听李超平老师的课开始的。在2010年将近5个月的英伦之旅中,我几乎是带着虔诚的心,游历所到之处,必拜访当地的图书馆。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马克思当年常去的大英图书馆,也不是有着中世纪藏书的牛津、剑桥大学图书馆,而是曼城市中心的视觉障碍图书馆。在那里,我偶遇了一位盲人作家,至今仍能清晰回忆起和她愉快的交谈以及随之而来的感动。 Read more… »

我为什么要粉大叔

哪个大叔?

等会再讲,先绕个圈子。

用很亲情的称谓来称呼一个实际上跟自己有距离的人,这个现象很网络也很好玩。

它显示出一种年轻的欢乐和优越感,也是一种网络时代的温情和礼遇。

比如犀利哥、凤姐、根叔。。。。

这样一来,一个出名的大叔,就不难理解了。  Read more… »

偶尔的闲暇不是罪过

浙大人不怎么敢张扬自己生活中的闲暇状态,那个,跟世界一流的目标太不和谐了。

你看到的每个人,都在那里忙碌着忙碌着。。。

好吧,领导的意图是看得懂的,为了早日世界一流,总是要有所牺牲的。

比如,闲暇时光。

人的杯具在于,你难免有欲望。

有些欲望其实很美好,比如,走到外面去,踏一踏秋色。

昨天,昨天的昨天,还有今天,据说还有明天。

天高云淡,温暖如春。

尽管是晚秋。

我没怎么费劲就说服了自己,出去走走。

老公不在家,不需要动员谁,抬腿就走。

车送4s店做保养连带补漆,好吧,小区门口就有直达西湖的公交。

不用纠结停车的问题,小小的装一下:这真是一件轻松无比的事情啊。

来到西湖,首先,抬头往往天空,这本该是一件多么平常的事情啊。。。。

然后,开始边走边打望。。。。

继续打望。。。。

有很多人用单反一动不动地拍着这些残荷,据说这是一种美,为什么呢?你懂吗?

其实,可能真的很美耶。。。。我暗自作出一个决定,等我退休以后,一定要整一个准专业入门级的单反,时不时地到西湖来文艺一把。。。。

据说,喜欢老房子的人就属于文艺一族。。。

为什么人们不说:秋天来了冬天还远吗?

秋天萧瑟的街景,让人从心里泛起文艺的情绪。。。。

好吧,沿着这条路一直走,走回家。。。。那不太可能

馆长之死

我认识的基层公共图书馆馆长中,来自图书馆事业欣欣向荣地区的馆长都显得精明能干、有想法且相当自信,你在他们身上全然看不到自卑、弱势这样的影子,我跟他们接触的时候心里对他们大多怀着一份敬意甚至崇拜。

而图书馆事业相对低落的地区的馆长,他们自然缺少了一份自信,更容易看到的是谦卑。因为其工作仅仅是维持着一种基本的生存状态,不死不活,看不到希望,他们多少有些心冷甚至麻木。但就是在他们中间,有一些馆长却给了我一种意外和感动,他们很另类地显现出一份乐观和不甘心,还有一种执着,这些,在打动我的同时也让我有几分心酸。 Read more… »

眼见为实:中国第一乡村图书馆

关于我们看到的是不是中国第一乡村图书馆我们也有所讨论,虽然没有人有这个把握肯定它就是,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承认没见过比这更大更好的乡村图书馆。

有老先生纠正说,乡村图书馆和村级图书馆是两个概念。

当然,不过我们似乎并不想分得那么清楚,这个号称村图书馆的,实际上它的存在已经不仅仅是一个村的范围和概念。

这个村,叫永联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