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未分类

踢一把lib2.0的场子

早上醒来,躺在床上看书社会的2.13帖子。。老槐的反思贴让我有话想说,对,踢下场子,不是踢老槐的帖子,是踢2.0的帖子。
 
我赞同云mm的说法,是不是吃盒饭,是不是无纸化不是2.0的本征。。。不太知道会议策划后面的情况,看了老槐的帖子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和这么多的遗憾。。。但会议是给别人开的,我这次真有资格说说参会感受,因为对内幕毫不知情,很纯粹的角度。 Read more… »

轻轻地2一把

轻参会
轻参会的意思是,不深度参与,说白了,就是不出力。
还有,不给任何人添麻烦,轻轻地来轻轻地去。
我突然出现在会场,很多人觉得意外,我为此得意洋洋。其实年会一结束我就默默地订好票了,我从2.0一大会议开始就是代表,以我丰富的革命经验,深知中途脱2将是一大污点,所以,继续2是不二的选择。
我一直喜欢这个会,因为它2。2是一个很小的数字,所以我的感受也很2,也就是说,所有feel都很轻。比如看到不断晃动的年轻面孔,我心里总是会轻轻地舒服一下。听到“亲爱的学颜、2颜”,以及“赖波,我们回不去了”这类小清新的2言2语,就在心里轻轻地会意一下。 Read more… »

雅俗之争,一片混乱

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竹帛老师园子里发生的争论,正巧前天参加上海阅读推广委员会举办的数字阅读推广工作会议,会上也有人对上图因与盛大合作而导致“市民数字阅读平台”上大量网络文学作品充斥的现象提出了质疑,我终于按耐不住要胡说八道了。。。

我总觉得,斋主的回应让很多人不服气的原因是,人们质疑的不是言论自由、权利等这么高深的事情,仅仅是——雅俗问题、善恶问题,一句话,好书与坏书的问题。

呵呵,先放下这个高深的问题,我得理理我脑子里一个很滑稽的怪圈——

谁都知道我朝对出版物的管制是政治大于道德,比起政权这样的大事,大腿、骗术之类就只能在睁眼闭眼之间拉拉松紧带了,不然,还让不让出版社活了?在这样的出版环境下,这个社会的荒谬就以各种方式尽显出来。

正义之士质疑图书馆,那是纳税人的钱,谁同意你们用来买这些下三滥的?

图书馆说,那我还能买什么呢?

政府说,钱花不出去是吧,正好,我这蛋糕不够分,把图书馆的钱减下来吧。

图书馆说,别别,我们的人均藏书量实在是难看呀,国家总还要个脸面吧。

纳税人说,我们缴那么多钱,不好好用在正经事业上,成天拿去三公消费,看吧看吧,图书馆都没钱买书了。

政府说,得,现在老百姓惹不起,文化的确要大发展大繁荣,图书馆的经费还得增加。

图书馆说,哇噻,这么多钱怎么花呢,市面上好书不多呀,再说,还得顾及读者的口味。。。

于是,事情又转回来了。。。

好吧,现在开始说正题。

其实,在图书馆人心里始终有一道坎儿过不去:书,真的没有好坏善恶雅俗之分吗?明明有的呀。办公室的美腿、小蜜是波霸、总裁的兽爱、好色的王妃等等怎么着也算不上好书吧,阅读不是关乎三观的事情吗?每年看着自家图书馆的借阅排行榜榜单,这个职业的从业者忍不住要对自己工作的社会价值画个大大的问号:天呐,搞了半天,我是在伺候人们读这些书哇。。。。

所以,我总觉得在竹帛老师园子里的争论是一团乱麻。。。。或者说,人们心里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是一团乱麻,我承认我也是。。。。

去年的写作正好打量了一段历史,可以拿出来说说。 Read more… »

样书拿到,但是喜悦并不多

年前接到北师大出版社小马编辑的电话,告知样书已经寄出。。。好吧,我淡淡地谢了他。

然后就欢天喜地过年了,就把这书给忘了。

前几天,书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因为忙着去北京,没来得及开封就出发了,似乎我又把它给忘了。
今天无意中看到对了墙角的一包书,好吧,拆开纸包。
其实,这本书写得挺辛苦,原本应该欢喜的,问题是,当我校对清样的时候,就有了很多很多的遗憾。这些遗憾使我心里极为不舒服,这也是我不再对此书抱有热情的原因吧。
我想给自己一个辩解,所以,就把《前言》放出来。。。刚才看了一遍,嘿嘿,还真是娓娓道来呀。。。 Read more… »

有些机会,其实是预谋

去年年底,我说的是刚刚过去的那一年的年底,我正在准备《图书与情报》新专栏——县级图书馆服务创新栏目,在这个栏目里将首先把百县馆长论坛神木会议上的获奖案例陆续发表出来。在写栏目导语的时候,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要梳理一下已经举办了四届的百县馆长论坛。在弄思路的时候有一种文思泉涌的感觉,遂决定整成论文——《“百县馆长论坛”的历史意义》。 Read more… »

那啥,诚品化、样板间……

去年年底在台北时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景点的服务区跟大陆特别像,平房或两层楼的平顶楼房,外墙用长方形白色瓷砖贴面,铝合金门窗,蓝色玻璃。。。房子里面要嘛是卖商品的,要嘛是小食店。。。很不讲究,甚至脏乱差。。。

台北101附近的商圈很繁华,但那种东西打动不了我,我更在乎的是犄角旮旯,哪怕一个小杂货店,一个小食店,都希望能让人感觉到体面以及悦目。

看到台湾这种景象后我开始为一个问题纠结,中国人都这样不讲究吗?以前以为只有大陆这样,归咎于欠发达,而台湾走资本主义道路,比大陆富裕,怎么着都该全民小资了。。。,台湾之行对我打击挺大的。。。。 Read more… »

这不只是一个“温暖”的问题

国内几家公共图书馆日前“亮”了一把,因为他们发起一项新的服务:为返家的民工朋友提供帮助网购火车票服务。

我手头并没有完全的信息,我从微博上知道的第一家这样做的图书馆是陕西图书馆,前天在北京开会时大旗底下告诉我,最先这样做的应该是新疆图书馆。大家凑了一下,现在已经开始了这项服务的图书馆还有:重庆图书馆、浙江图书馆、嘉兴图书馆。

重庆图书馆的动静挺大的,到重庆晚报等当地媒体上高调宣传。 Read more… »

关于那台电脑,我忍不住要说点什么

2008年的志愿者行动,我去了贵州,同组的有范并思、柯平、郭斌、刘炜等诸君。贵州省馆的钟海珍副馆长是个对事业热爱、对现状着急、对工作热心的人。她提前策划了一个副产品——在志愿者行动期间搞一次省学会的学术报告会。

这的确是个机会,反正可以作报告的人已经到了现场,还不止一个,不用另付车马费。

她提前做了预算,其实真的很合算,只需要小小地酬劳一下作报告的人。

被邀请做报告的是三位来自高校教学岗位的志愿者:范并思、柯平和我。 Read more… »

李春们的困境

两周前在文化部文化干部管理学院上课时,走进教室听到有人招呼我,一看是李春,我走上前去与她拥抱。课后我只有很短暂的时间与她交流,最关心的问题是:政府会给她的新图书馆每年多少经费。

李春回答说,还没有说法。。。。政府不吱声,她也没有去正面问。 Read more… »

探访昆山图书馆:实话实说

周六晚上向老公提出周日去昆山逛逛,他爽快滴答应了。上午出发时设置GPS,他问想去昆山什么地方,我答图书馆。他默默滴看鸟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好吧,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只想看图书馆。

对昆山图书馆向往很久了,传说中的昆山,全国百强县排名中经常的位置是第一,想想看它要建图书馆该是怎样的大手笔。

李国新老师在很多场合描述全国县级图书馆的现状时,他最喜欢的手法是对比,把东部最好的县级图书馆和中西部的县级图书馆放在一起,听众看得一愣一愣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