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旁门左道

专业话语在权力话语面前的无力与无奈

昨天在上海希尔顿酒店跟美国一公司的副总裁会晤,那人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华人。。。他所在的公司比较NB,而他本人又是搞经济研究的。因为这两个原因,所以有机会参加那种很高级的Party。中午我们共进午餐时,他讲起奥巴马刚当总统的时候,他参加了一次有奥巴马在场的Party。他上台批评了奥巴马的经济政策,为此他的老板大为光火。 我笑着说,你只是让你的老板不高兴,奥巴马对你不会怎么样,其他人也不会对你怎么样。

晚上回来收看了良芝的邮件,她新近完成的一篇稿约,是关于基层公共图书馆的话语建构的。良芝优雅而尖锐地剖析了我国基层公共图书馆话语建构中的种种冲突。这是许多专业人士想说而没有说的话,但向她约稿的编辑部很为难,让她修改。我看的是修改稿,即使这样,我猜测良芝的修改仍没有达到编辑部的期望。我的看法是,除非编辑部放弃这篇文章,学者的立场决定了这篇文章的角度,这是无从修改的。 Read more… »

图书馆的门槛,靠谁来强拆? (二)

就眼下的门槛而言,所有合法性其实有一个共同的理由——便于管理。管理其实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它有很多种解读的角度,比如,为了让其他读者更如何如何,为了让公共资源更如何如何,为了图书馆更好地为谁谁服务。。。“为了更好地。。。”真的是一个魔句,有了它打头,合法性就应运而生。所以,我现在很能理解学生选专业为什么不喜欢“管理”类专业,他们说管理是个虚头巴脑的东东,像空气,它永远在却永远让你抓不着。

便于管理成为图书馆人心中最高的境界,便于管理也是合法性解释的万能钥匙。 Read more… »

图书馆的门槛,靠谁来强拆?(一)

国内公共图书馆一直是有门槛的。

曾经,这个门槛很政治,比如能不能走得进去要看政治背景,即要具有“人民”这一身份。如果你不幸是“地富反坏右”,对不起,你是没有资格使用公共图书馆的。

后来,这个门槛很等级,要具备某种等级身份,比如,中级以上职称、科级以上职务云云。

再后来,这个门槛很铜臭,你得花钱才走得进。

近几年,这些门槛,不能说一夜之间轰然坍塌,但它们的确在慢慢地消失。 Read more… »

我被开花mm专家了

前天接开花mm的短信,说浙江教育出版社旗下的《幼儿教育》想跟我约卷首。

为什么涅?真的没理由哈。

原来,我被开花mm专家了。

她之前为《幼儿教育》写过卷首,里面,我成为指点她的专家。

指出开花mm文中的两个小错误:1. 鄙系的全称是“信息资源管理系”;2. 温州少儿图书馆的绘本阅读活动,当时让我点评的他们用于活动的绘本不是自制的,是《我们的妈妈在哪里》,属于大师级的名作。我向开花mm介绍过自制绘本,那是广州图书馆少儿部的品牌活动项目。

写篇卷首,的确是小菜一碟,所以就允诺了,成文了。过一段时间再放到博客上来。

阅读绘本还是使用ipad

文/王开花 Read more… »

关于职业

职业选择是一个过去现在将来一直纠结人的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现在而今眼目下国人的职业选择我就不赘述了,地球人都知道。但是,在我家毛毛考上大学以后,我给他的建议是:你不适合在政府工作。。。很显然,我是一个很反动的妈妈。  Read more… »

与阿博士聊聊《公共图书馆法》(征求意见稿)

阿华田博士在《公共图书馆法》(征求意见稿)公布后迅速反应,写出了点评。对于他的点评,似乎拍砖多于赞美。我本人也轻轻地拍了一下,提醒他不要太自以为是。后来得知阿博士删除了博文,为什么删除不得而知,但愿不是被导师批评了。

对于这个漫长的立法过程,我一直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当然会关注它,但并不直接参与。间接的参与有两次,一次是参与立法支撑研究中的一个子课题,另一次是前年年会期间参加了一次草案拍砖会。

李国新教授是这部法律草案起草的核心人物之一,我在对阿博士拍砖的时候,没有直接提到国新的名字,只是提醒阿博士,参与立法的人有专家。我想,阿博士至少应该立马想到李国新,如果想到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低估李国新的智商,我想,阿博士应该想得到,最起码,李国新老师的智商不在阿博士之下。  Read more… »

(《中国文化报》约稿)4.23,怎么活动与怎么阅读

4.23这天是一个世界性的以阅读为主题的时间节点,每年的这个时候,世界上的许多人都会把目光投注于阅读。在我国,它也将汇集政府以及出版机构、新闻媒体、图书馆等相关方面的共同关注,一些以促进大众阅读为目标的大型活动通常会在4.23的前后举行。

如果说举办活动的目的是为了促进大众阅读,那么,“阅读”这个关键词如何被凸显出来就尤为重要。 Read more… »

中国的和外国的,差别到底是什么?

每当有人出国或出国后又回国然后撰文描写那些让他们惊艳无比的国外图书馆,我都被他们的文章调足了胃口,因为文章往往很会玩标题党,比如,中x图书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比如,原来图书馆还可以做成这样,比如,看看人家国外的图书馆。。。。

每次,我都期望着看他们将要描述一个怎样的“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和“原来可以“的是怎样,以及人家那怎样的图书馆。。。。

每一次都是失望,他们描述的那些好,在今天的国内并不鲜见,比如时尚且温馨的空间环境,便利的办证程序、网上预约或续借、24小时还书、全城通借通还、各种读者活动、无线上网、流动书车。。。。

写这类文章的人有两类,一类是非专业的,一类是专业的。 Read more… »

哥纠结的不是权利

潘燕桃老师跟她的弟子何燕华童鞋合作的文章《美国图书馆权利案例研究》(图书馆建设,2011-1)写得不错,资料翔实,对于了解相关背景很有帮助。比较起来,我的确更喜欢读这种故事性强的文章。

一篇文章让人在阅读后想说点什么,说明文章从选题到论证都很有意思。

文章讨论了与“图书馆权利”相冲突的两个法案,一个是《儿童网络保护法案》,另一个是《爱国者法案》。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