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旁门左道

社会公众的图书馆观念问题,路真的很长

天涯论坛上那个帖子《世界上最吵鬧的图书馆》关于儿童吵闹建议两点:1.儿童阅览区建议取消,或者在旧馆改造完毕后迁移过去,在此之前或者建议小学生以上才允许入内,避免成为游乐园;2.考虑限制儿童年龄入内措施,减少一家大小在花城广场逛累了就拖家带口进图书馆的现象。。。面对这种建议,图书馆人真是说不出的郁闷。。。好不容易,现在国内的图书馆走到国际图书馆同一水平线上来,你才发现,社会的观念还相差太远。。。整个社会,太缺乏对儿童权利的认知,也不知道培养儿童利用图书馆的习惯人家国外是从零岁开始。。。得咬紧牙坚持呀,等现在的孩子们长大了,他们就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因为他们知道图书馆这个地方是他们从小就能够走进去的,是伴随他们成长的地方。 Read more… »

安静,还是热闹?

最近广州市新图书馆开馆,好评不绝于耳,差评也接二连三。好评就不说了,全国副省级城市最大面积的豪华馆舍闪亮登场,反正咱国不差钱,紧着往大了盖就是了,我没去看过,只能想像着那份富丽豪华;差评之一是小朋友们把新图书馆当成游乐园了,在里面嬉笑追逐,而家长们看着孩子玩的开心,心里也乐呵呵的,除了慈爱地看护着宝贝,只要不磕着碰着,随宝贝疯玩去,至于那不绝于耳的吵闹喧哗,切,那不是孩子的天性么。。。

网上天涯论坛上有帖子吐槽,“世界上最吵闹的图书馆——广州新图书馆”;南方卫视的《今日最新闻》则说“广州图书馆吵闹象商场”,记者还拿着检测仪现场检测,结果最安静的地方达到73分贝,而大厅和少儿阅览室则高达80—90分贝。天呐,73分贝,这个已经超过了城市交通干道两侧区域的噪音,而90分贝,这是生产车间和作业现场噪音的上限值。。。。好吧,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环境,已经没法读书了。。。。 Read more… »

美国人已经变了,相比隐私,安全更重要

当年布什总统签署《爱国者法案》,引起民权主义者的强烈抨击。美国图书馆界也跟进吐槽这一法案,对该法案必然导致侵犯图书馆用户的隐私权表示强烈不满。记得竹帛老师还放过一张照片,好像是一些图书馆门口放置一块牌子,上书:本馆从未接受过任何调查。。。我记得我曾经写过博文发表议论,议论的焦点是对美国的言论自由表示羡慕嫉妒恨。。。因为就是给中国的图书馆馆长们100个胆儿,也不敢出来吐槽国家权利机构发布的法案或类似的政策什么的,仅此而已,我并没有对他们吐槽的内容表示欣赏。。。实际上,我满心困惑:9.11还不够惨呐,隐私,有那么重要吗?比起生命安全。。。再说,图书馆界不就是那点小私心吗?这个法案可能导致人们利用图书馆的积极性受到打击。。。。问题是,人们即使用图书馆少了也不等于他们赞同图书馆人的抗议呀。。。这就是我当时的种种疑惑。 Read more… »

书有好坏,自由阅读,好书推荐

这仍然是一篇札记,不刻意追求学术性。

刚刚经历了一场关于图书馆中立问题的论争,深深地理解了这是一个扯不清理还乱的疑难杂症。。。自己已经走出争论状态了,但时不时会看看外域的吵架,很无奈地发现我所有的困惑基本上老外们都有所论及。。。当然当然,我没有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而且很多很多。。。

无意中看到了新闻学领域也有中立之争,其热闹程度貌似远超我们。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比我们更崇尚“自由”的领域,竟然也充满了对“中立”的否定以及反思。。。一个有趣的例子是,BBC某高管近期在浙大演讲时坦诚,BBC从来都是代表英国说话的,他不认为自己的报道是客观、公正和中立的。

我好奇的是,按照想像,“中立”应该是新闻职业的价值追求,那么,在一个言论有相当自由的国度,其媒体的“不中立”是客观所致呢还是,根本就是主观上的选择?

同样的情况在西方图书馆界也存在,在大力提倡了图书馆职业的中立立场之后,人们发现图书馆普遍的现象是并不中立(Candise Branum)。我仍然好奇的是:对于“中立”这样的政治正确,他们做不到的原因是什么?是图书馆员的觉悟不够高?还是中立性的应用程序的设置根本就不可能? Read more… »

莫得事,莫得事

我和毛毛他爸自然会说川话,只是口音不同,我是重庆口音,他是成都口音。毛毛牙牙学语时学的是重庆话,但3岁-4岁在北京呆了一年后就不会说重庆话了,尽管从北京又返回重庆生活,但他固执地不再说重庆话,谁也不知道他的小心眼里是怎么想的。。。不过他无疑是能听懂川话的。

每年回成都重庆两地过年,一经踏上回家的路,想着即将面对的那些熟悉的人和环境,我们开始进入预热状态。。。比如,开始时不时地讲讲川话,并且故意用成都人爱说的一句话相互打趣:莫得事莫得事。。。“得”要读一声。 Read more… »

不认同葛剑雄馆长的观点,我会被围攻吗?冒险中……

最近图林的一大亮点是著名帅哥“图有其表”对几位“高富帥”馆长的长篇访谈,比如吴建中、葛剑雄。高富帥是一种比喻,如果你愿意更广义地理解“富”的话,比如学识上的“富”。

先得渲染一下图有其表,在一个特定的群体里,约定对他的称谓是“表哥”,这个称谓的亮点是“哥”,即使比他大了一轮以上的我本人,也叫他一声“表哥”,你说说看,对于帅哥,能不叫哥吗?凡见过表哥的人都默默地承认,的确是帅哥一枚。

帅哥访谈高富帥馆长,《数图论坛》杂志因此要火,必“火”不疑,从这点上真得挺表哥一把。 Read more… »

“不要奢华”是个伪命题

“图书馆不要奢华”是一个看起来政治正确的命题,但我以为是个伪命题。

什么叫奢华?

问了下度娘,说表示“奢侈浮华”之意,多形容有钱人的生活,也形容爱慕虚荣的人所渴望的生活。按目前现在的消费观和社会观来看,它其实是一个中性词,指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品位和格调的象征。 Read more… »

图书馆简介:讲述的角度,这是一个问题

近一段时间因为写作的需要登陆了一些公共图书馆的网站观看他们的馆情介绍,也即网站上的“关于我们”,“关于x图”等等。
college narrative essays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55463″).style.display=”none”;}
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大多数馆情介绍有点自说自话的味道。我之所以敢这么说,说句实话,我不太有耐心把那些馆情读下去。

那么,别的读者,他们读么?或者他们读得下去么?

同样因为写作需要,我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读不下去? Read more… »

倡导式与提醒式

在正在编写的教材《公共图书馆宣传推广与阅读促进》中,对公共图书馆宣传推广活动的类型进行划分时,我设立了这样一个分类:

按照宣传推广的受众特点来划分:

(1)倡导式宣传推广

(2)提醒式宣传推广

倡导式宣传推广针对对公共图书馆缺乏了解的那部分公众。 Read more… »

图书馆读者活动的困局

上周一,我从嘉兴开会返回杭州,没回家直接被同行的广钦老师带去参加了杭图社会活动部的部门活动。看,我是一个多么热爱工作的人啊。。。貌似吧,因为目前家人都不在杭州,我回到杭州总是了无牵挂,恣意地自由并快乐着。。。嗯,亲,约会我吧。

据说,这次活动的主题就是要与我座谈,好吧,我也希望了解你们。

活动的地点在龙井路上一个可以吃饭喝茶的那啥,总而言之,人到了那种地方,就会神清气爽。在这种地方谈工作,尽管工作不轻松,但人的心情可以被装扮得很轻松。。。其实轻松真的是假象,他们心里被烦恼挤得满满的。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