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毛毛他妈

美丽的风景不需拍照

昨天下午是省学会学术委员会分主任副主任会议,一改往年只在浙图会议室开会的风格,昨天FB了一下下,到岳庙边上的华北饭店开会并吃饭。

开车进去的时候,坡路很陡,我心里小有点发慌。晚上离开的时候我对粟慧mm说,其实这种路在重庆很寻常,可是,我自打开车,就是在很平坦的路上行驶。

知道华北饭店的特点了吧,就是山脚下,对面就是西湖。

开完后被要求留下吃饭,饭饭时间未到,便到会议室的阳台上打望,太吃惊了,这家饭店居然占据了这么好的位置。

我觉得,可以打望西湖,是这家饭店留给我的所有美好印象,其它乏善可陈。 Read more… »

柔软

孟京辉廖一梅郝蕾等等都成了一种符号,文艺而震撼。
cheap custom essay writing service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1079″).style.display=”none”;}
他们要带着《柔软》到杭州大剧院来演出两场,

一两个月以前媒体就开始造势。

我真的是一个耳根子很软的人,人家一造势我立马被吊足了好奇心,一边策划观看一边期待。 Read more… »

可遇不可求

最近懒于更新博客,因为打不起精神,打不起精神的原因是感冒。
essay writing services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98760″).style.display=”none”;}
感冒发生之前跟毛毛通电话,他说感冒了,我让他吃药,他不屑地说感冒哪儿用得着吃药啊

真的很奇怪,我接着就感冒了。在我被感冒折磨得很难受的时候我就会有奇怪的想法,如果那天不跟毛毛通电话会不会就不会有这个感冒呢?

—————————分割线——————————————————————

有一件事情总是让我很纠结,我不喜欢看到公共场所那些不文明的举动,经常会忍不住去干预。

但似乎这并不是好的方式,因为身边的人总会阻止我。

不久前在朋友家喝茶,在坐的有一位灵隐寺的师傅。

我问他会不会去干预别人的不文明举动,他说不会,只是在心里可怜他/她。

问题是,如果人和人之间没有心灵感应,你在心里再怎么BS他有什么意义呢?

对于我,问题是,世界那么大,你管得过来吗?

我现在用这个说法终于把自己给管住了。

——————————————————————————————————————

程焕文把立人图书馆的创始人李英强邀请到广州去了,会安排他做一场报告。

在业内,程焕文是一个敢想敢说也敢做的人。

我还没有想好怎么捐助立人图书馆,其实是在观察,

我不希望再看到一个昙花一现的私人乡村图书馆,那个实在太浪费表情了。

——————————————————————————————————————

群里一位大家很喜欢的小盆友要结婚了,十几个人凑份子给他买礼物。

我很喜欢这种温情,很网络又很传统。

那十几个人分散于全国各地,我觉得不能光说不做,就自荐做了操办人,并用最快的速度买了礼品——红色的双立人珐琅锅。

这个锅,它实在太惊艳了,我发现自己真的是很会买东西耶。

很纠结的是,我会在杭州交给他,而他,却要拎着回广州。

那只锅,实在是有点重。

好吧,小盆友

不这样,你怎么能深切地深切地感受到大家伙儿沉甸甸的祝福呢?

——————————————————————

这只锅,引起了很多人的心潮起伏。

绝对是诱惑呀,它对于家庭煮妇们。

买不买?买不买?

游园小盆友说他也想要,

可是,你已经错过机会了呀,

机会,懂么,就是什么都凑到一块,挺自然的就成了。

所以机会,真的是可遇不可求。

——————————————————————————

我以前感冒的时候都是把感冒药和抗生素混搭着吃。

因为总把喉咙的干痛当成是炎症,担心影响正常上课。

最近两次感冒坚持不吃抗生素,

终于发现,感冒是感冒,炎症是炎症,各是各。

但医生,他们似乎不这样看。。。

我周三去学校上课,出门后发现忘了带草珊瑚含片,

到学校后冲进校医院去找医生配药,

我明明说了是感冒引起的喉咙痛,医生还是问我是否要抗生素。

我很想知道,医生自己感冒的时候都吃抗生素吗?

765qwerty765

到底是谁的科学素养差

前面写自制面条一文,我发布了自己的实验结论,即没有任何添加物的切面不可燃烧。有网友纠正说,面粉是碳水化合物,可以燃烧。我回复说,这已经转移话题了,我们讨论的不是碳水化合物是否可燃,而是切面是否可燃。

我自制的面条属于切面,这是习惯用语,中国人都知道。所谓切面,就是不是挂面,也就是没有经过挂晒干燥的脱水过程,也就是面条含水量比较高,湿湿的,吃起来比挂面口感好。

面条门让人惊异的就是切面燃烧,人家那个话题一出来就说清楚了,燃烧的是切面,而且更加令人惊异的是,那个从农贸市场买来的切面可以像引线那样燃烧,照片上能看到火苗。

我学过四年化学,虽然大多数都分别还给无机化学、有机化学、分析化学、物理化学、物质结构等等老师了,但碳水化合物可燃还是知道的,同时我还知道在含水量较高的情况下,碳水化合物不易燃。所以一看了那个视频,就毫不犹豫网购了压面机。 Read more… »

我的实验证明:没加胶的面条不可燃烧

作为家庭煮妇,我长久以来对一日三餐的打理已经形成定式。早餐是专门的套路,一般是牛奶+鸡蛋+中式或西式点心,周末或节假日则换换口味,自制汤圆或自制八宝粥。中餐基本不做,大多数时候是我一个人在家,随便凑合。晚餐是一天中的正餐,会用心去做。

周末或节假日是需要解决家人的中午饭的,我一般偷懒,用快餐打发,通常是中式面条或通心粉。

看吧,说到正题了。我是想说,面条对我们家还是很重要的,虽不是天天吃,但一年积攒下来也吃下去不少塑料袋。

对于面条加胶,我宁可信其有。虽有官方媒体出来辟谣,说杭州的面条尽可放心吃。但让我们放心的理由却一句不提,一句经过检测100%合格就想蒙混过关, Read more… »

妈妈汤圆

我发现,人对自己家乡的口味十分固执,且近乎盲目崇拜。

每次去温州,虽有官饭,但总有朋友要想方设法请我FB一次。我不缺FB饭,但乐于跟朋友聚会,她们每每点了好菜,就自豪地对我说,李老师快吃这个、快吃那个,一圈下来,心满意得地再来一句:温州吃的东西最好了(言外之意哪儿都赶不上)。

碰到武汉人,说起热干面的劲头,那真是天下无敌的美食。不过,我还真的很喜欢吃那个东东。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