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宅女出门

哥卖的不是包包是文化

在进入主题之前,先记叙一下11、12两天的经历。

早就应承了文化部文干院的邀请于12日去上课半天;早几天就订好了11日17点从上海虹桥机场飞往北京的机票。

11日下午15:30到达虹桥机场,迎面而来的信息是:由于北京雷雨天气,所有飞往北京的航班延误,起飞时间待定。。。。据说,从中午以后就没有航班起飞过。。。。我崩溃了。。。。

我迅速作出决定,与其半夜到达北京,增加文干院接机的难度,搅和得自己睡不了觉影响第二天上课,还不如改乘动车睡个安稳觉。。。。 Read more… »

一路走来一路想

昨天从深圳回来。

之前,去了一趟宁波,具体地说,去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

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的颜务林是一个有争议的馆长,至少我听到的,有说他好也有对他有微词的。

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眼里会形成各种形象,这个毫不奇怪,就像你不能指望世界在每个人眼里都很美好很和谐的一样。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一个馆长的评价有我的角度。

以我的角度,颜务林是一个很好的馆长。

他经常都有让我意外的东西,当然让我“意外”不是什么标准,但我的专业理性能够让我做出判断。比如,这次他对我说,他要做的不是一个图书馆而是一个城市的图书馆,因此必须走出图书馆去办图书馆。

他现在的“一个城市的图书馆”架构是这样的:

以大学园区图书馆为中心馆,形成宁波城市图书馆联盟,这个联盟包括高校图书馆、中小学图书馆、企业图书馆和部分乡镇、街道和社区图书馆等,共计300个成员。300个不是句号,这个联盟还在继续扩展。

其中,跟高校馆的合作,其实是数字图书馆联盟,大学园区图书馆只是承担会长单位的义务。

跟其它类型图书馆的联盟,大学园区图书馆就是真正意义的中心图书馆,它为这些成员馆免费提供自动化系统,培训馆员、调拨图书、开放数据库……

为了完成这样的中心图书馆职责,他把全部的具有正式编制的馆员撒出去,让他们走向社会。

他的图书馆部门设置很另类,比如推广一部、推广二部、城乡部、宣传部、外联部、读者部、阅读学会等等。

其实一个部门,有些是很小的机构,可能只有2个人。

但责任很明确,根据自己部门划分的责任,把市民吸引到图书馆来,把资源通过联盟成员更广泛地利用起来,尤其是把数字资源利用起来。

他们的目标被归纳为“提高三流”——人流、书流、数据流。

今年一年,是他全面实施这一办馆战略的一年,成绩如何呢?

到我去的时候为止,新增有效办证8万个(超过过去几年的总和),网上注册60万个,通过数字图书馆联盟网上传递数字文献80万篇,直接下载文献800万篇。

不得不承认,这个数字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我尤其对他们的数字图书馆推广感兴趣,宁波18家高校图书馆,加上科技信息研究院和两家公共图书馆(宁波市馆和大学园区馆),所有数字资源,这是公共财政一笔巨大的开支啊,如何让这笔钱花得有所值,有多少图书馆人在想这个问题并尝试去改变点什么?

60万、80万、800万,这些数据对于一座城市,怎么说都是一个独特的亮点。

然后,我去了深圳,参加公共图书馆研究院的年会及论坛。

年会和论坛同时进行一天完成,图林最勤奋的狗仔队博客沧浪水已有全面的、近乎于官方的报道,我这里就省了,整点八卦。

上午的两个专家报告,李国新教授的《“十二五”中的公共图书馆事业》和吴建中馆长的《拓展图书馆作为社会公共空间的功能》,我下来对国新说,今天吴馆盖过了图林第一铁嘴李国新,不是国新你的报告不好,你的当然一如既往的好,但是吴馆的报告实在太好了,我必须高调地拍个MP。

下午的论坛和年会同时举行,我们几个有报告任务的人就两边兼顾。年会这边,的确有八可卦。

很庆幸有机会领教图林第一愤怒大师黄俊贵先生的风采,黄老以他率直的风格,一上阵就一通猛砖霹雳,先拍《蓝皮书》,再拍李国新的建议和十二五规划,继而拍当下学术界的一些提法如“模式”。我一边聆听一边向qq群发布消息,结果网上一片惊呼:可惜斋主在报告厅当主持人……我发现,不敢苟同黄老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但没有人能够像斋主那样迎头亮剑,所以,图林有黄老和斋主,绝对是图林和谐的象征而不是相反,因为在猛砖霹雳之后他们仍然还可以勾肩搭背,这种意气和胸怀,在岭南以外的地方哪里可见?

我在深圳多逗留了一天。

去了宝安图书馆,见到了周英雄馆长,看了他们的分馆。

周馆的帅哥指数:五颗星,算了,别太夸张,4颗星吧。

周馆有一句话让我对他油然产生敬意,在经历了政府不断折腾的“工程”之后,周馆几年前对宝安区政府再次启动的街道图书馆项目提出异议,他说,如果还是这样只有一次性投入而没有制度对后续建设的持续保障,这样的基层图书馆就不要建了,以前投了那么多钱,都是浪费。

这话,如果是我这样的局外人来说,很平常,但让一个馆长去对他的主管领导说,需要有戳穿皇帝的新衣的那个孩子的率直和勇气。

再一次感叹,深圳的区级图书馆,真的很强。

从沧浪水博客转帖一张照片,我和两个在深圳的学生:深大图书馆的陈若韵和深图的倪连红

年会的“脸”在悄悄地变

无论是中图学会的年会还是地方学会的年会,好多年似乎都一个模式:大会主旨报告若干,分会场一两个主旨报告加上论文作者若干上台读论文。

我个人,对这种模式有点腻味。所以去年今年全国年会上我们分委会承办的分会场都没有邀请论文作者读论文,也不邀请大牌作主旨报告,去年是出版社社长与图书馆馆长的“PK”,今年是案例研讨会,感觉效果很好。 Read more… »

观世博趣味札记

去,还是不去,不是问题的问题


我相信很有一部分咱国人民为此纠结过。我的纠结不算大,上海的世博会基本上可以算着是家门口的事情。

我不是喜欢扎堆儿的人,如果世博不在长三角,而且是除杭州以外我最熟悉的上海,其它任何地方我可能都不会动心。

当然,也因了毛毛的一句话:还是去吧,政府花了咱纳税人这么多钱,总还是要去验收一下的。。。他可真会算帐,咱去验收还得花自个儿的钱涅。

去内蒙之前就买好了来回动车票,因为足够早,顺利买到了一等车厢。这个”一等“,只多10元,相当于”头等舱“,想想看飞机的嘴脸,一等车真的很美好。但我发现,很多人都跟我一样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沪杭动车一等车往往先卖完。

住宿


咱的六六同学(别误会,是学生不是同窗)真的很贴心啊,早早的就主动打来电话问是否帮我订宾馆。好的呀,我索性省心了。

咱也不铺张,就经济连锁酒店吧,六六同学选了离她家离地铁站都很近的龙阳路锦江之星。我啰哩啰唆地说这些,是想说咱住的地方比较远离闹市,照理说,价格不会太离谱,结果,平时不到200元的标间已然涨到439元(还是优惠价)。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内蒙印象

其实对内蒙没有什么印象。

16日在赤峰机场降落后,被直接接到市中心的黄金大厦入住,期间只是在晚饭后沿着宾馆门前的大道遛弯儿数百米。培训结束后就离开了,回程虽然途径呼和浩特机场,但这相当于没去过。

这里说的印象是一些非地理上的印象。

那些名字特别难记,我费了好半天劲终于学会了一句问候语:360(你好!)。记住了一个人的名字:阿拉坦仓(内蒙大学图书馆馆长)。记住了了一个地级市──乌兰察布(李国新的家乡)。记住了一个县级市──霍林郭勒(因为两位热情而纯朴的女馆长)。

当然,还留下了一些向往,比如呼伦贝尔大草原。

在内蒙的志愿者行动,我很难用成功或者失败来概括,一言难尽。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内蒙古站最强悍的总结

跟李国新在一起的时候总要相互八卦,一般来说他决不是我的对手,经常被我八卦得落荒而逃。

李国新虽然八卦水平不行,但整个总结发言之类的绝对强悍,总能一展北大教授的大牌风范。

也许因为内蒙是收官之行,不仅仅是今年志愿者行动的收官,也可能是历时5年的中国图书馆学会志愿者行动基层馆长培训的收官,他好像是特别用心地写了一篇总结发言。今天下午的结业仪式上,我相信所有的人,包括所有的参加培训的馆长、所有的志愿者,内蒙古自治区图书馆的领导,还有,赤峰市的一位美女副市长,都被他强悍无比的发言给深深地震撼了。

我希望留下这篇发言,算是留作纪念,也希望能够与大家一起分享志愿者行动被李国新教授概括出来的所有精彩。

经过三天紧张的讲授、讨论、交流,“全国图书馆志愿者行动——内蒙古自治区公共图书馆馆长培训班”即将结束。今年的志愿者活动在福建、广东、浙江、江苏、辽宁、内蒙古6个省区进行,参加培训的总人数有660多人,我们内蒙古是60人左右。与今年其他5省区的志愿者行动相比,内蒙组有三大特点值得一提。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完成内蒙收官之战

所有的课程上完了,结业式也做了,跟学员也合影留念了,甚至,还跟几位学员出去不太奢侈的FB了,互相敬了酒,说了很多图书馆以内以外的话。。。

明天打道回府,因为航班的原因,得到夜里11点左右才能到家。我出发去内蒙前假惺惺地对老公说不用他来接,我自己打的回去,老公则老老实实地说那怎么行,当然得接了。 Read more… »

2010年志愿者行动──到内蒙赤峰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第一次踏上内蒙的土地,之前,也几乎没有接触过内蒙图书馆界,他们似乎很少参与国内图书馆界的活动。

培训放在赤峰进行,赤峰有机场,但航班极少。杭州到赤峰没有直达航班,需中转,中转最佳地方当然是伟大的首都了。而北京到赤峰的航班每天一斑,于是,所有的志愿者成员及参加开班仪式的领导都在同一时间在首都机场集合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