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无事生非

又一次面对“政府工程”

刚刚做完了四个“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的文章,连同自己写的一篇近7千字的评论文章,花了我差不多半个月时间。今天终于发给编辑部了。

文章做得很累,四个示范项目发过来的文章都齐刷刷的象公文,把我晕死了。。。

花了功夫,还是有收获,总算搞清楚了这些示范项目做了什么事情,有了什么成效,以及。。。问题!

犹豫再三,有些话还是想说,忍不住啊。。。 Read more… »

草根也奢华,这不是罪

跟杭图褚帅哥树青馆长结伴赴京参加李国新教授的重大社科项目的开题论证会及文化部的另外两个会议。好吧,说正事之前先八卦一下,赶在开题论证会开始之前向国新表示了一下祝贺,我说怎么有来参加你的婚礼的感觉呢?
adobe creative suite upgrade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16574″).style.display=”none”;}

国新的项目与本文无关,跳过。 Read more… »

给全国高校图工委的建议

高校图书馆又被媒体曝光,还是出租。。。这次是烟台大学图书馆。

还记得当年“信阳事件”么?几位图林网友对高校图书馆把赚钱的手伸向学生看不过去,在网上写帖子抨击,后高校图工委出面与河南高校图工委沟通,再由两层图工委派人去跟信阳师院校方沟通,校方承诺改善图书馆馆舍条件,馆方承诺取消出租座位的做法,这事,算是有了一项相对圆满的结局。 Read more… »

晒一晒全国还有多少高校图书馆在出租自习室和研究室

昨天看到了华农图书馆向学生出租研究室的消息,我心里咯噔一下,还以为这个华农是毛毛就读的华农——华南农大,广州的“华农”图书馆的刘馆长我见过,聊过,不像是会这么做事的馆长。再说地处广州,图书馆人的眼界还不至于如此。看了新闻才知道,原来是华中的农。 Read more… »

业界与学界,永远的江湖

学界和业界有一个共同的江湖,在咱这里,这个江湖叫“图书馆和图书馆学”;在“法”那里,他们的江湖叫“法律和法学”;在新闻那里,他们的江湖叫“媒体与新闻学”。其它还有“医院和医学”等等。还有一些疑似江湖,江湖形态不明确,如“学校与教育学”、“企业与管理学”等等。

自打人类有了江湖,最经久不衰的玩法就是玩征服,最被推崇的技法就是“互不买帐法”。 Read more… »

有一种愤怒必须表达

在最近书社会的学术论争中我一直在打酱油,原本以为还会打酱油下去,把争论留给别人,我只需要学习就行了。

但是看了图谋先生的大作,我不能继续打酱油了!

褚树青的被围观的确是一个意外,这个话题早在两年前就被记者报道过,这一次通过微博而广泛传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上帝给予图书馆行业的一个机会——把图书馆人近几年的努力和这个职业的变化呈现在社会面前。

少有的,社会如此被图书馆人所感动,有网友喻之为“寒冬里的一抹温暖“。

图谋的大作是另一个意外,一个图书馆人,跳出来跟这个职业最基本的正义/价值观,跟社会普遍的对公平、平等、正义的期待唱反调,这个意外,它的强度超过了第一个意外! Read more… »

给曾蕾的回帖兼答雨僧

曾蕾,一直不能看你的博客,被墙了,今天大旗给了个工具,才能看到。

我本不想参与讨论,其实我并非不同意keven,甚至也理解他的初衷,我们在群里也讨论过keven的“语走偏锋”。但我在博文里指出的,其实是一种并不合适的情绪,为什么一定要树立一个对立面呢?至少在效果上这不会被理解为是语言风格,不要轻视别人的理解力,什么是语言风格,这是可以分辨的,比如keven很多情绪话的表达我都觉得很好玩,像“用服务代替学术”,这话说的很可爱。另外,我特别不同意雨僧对图书馆服务的狭隘理解,在任何时候,服务的本质都不会改变。当图书馆是一幢大楼的时候,保持厕所干净就是必须(顺便告诉雨僧,国内图书馆的厕所大多数都已经外包给物业公司了,没有外包的也是雇专门的清洁工)。当图书馆不再是一幢大楼的时候,服务也会有它相应的标准。强调技术的重要性并非一定要贬低别的,偏激可以,但我认为偏激和贬低这是两个境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