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地2一把

轻参会
轻参会的意思是,不深度参与,说白了,就是不出力。
还有,不给任何人添麻烦,轻轻地来轻轻地去。
我突然出现在会场,很多人觉得意外,我为此得意洋洋。其实年会一结束我就默默地订好票了,我从2.0一大会议开始就是代表,以我丰富的革命经验,深知中途脱2将是一大污点,所以,继续2是不二的选择。
我一直喜欢这个会,因为它2。2是一个很小的数字,所以我的感受也很2,也就是说,所有feel都很轻。比如看到不断晃动的年轻面孔,我心里总是会轻轻地舒服一下。听到“亲爱的学颜、2颜”,以及“赖波,我们回不去了”这类小清新的2言2语,就在心里轻轻地会意一下。
报告们
既然是轻参会,就可以专注于听报告。我把报告分为两类,一类是高大上,一类是2系。高大上的报告自然非朱强和keven的莫属。我觉得在图林,朱强跟吴建中属于同一流派,我偷懒用几个关键词来概括吧:内容高端,信息量大,姿态绅士,师奶师姑师妹通杀。keven的报告一如惯常,他永远把一只iphone最新款很不厚道地轻轻地放在你面前,也不管你是否买得起,但欲望却被他吊起来了。。。至于2系报告,我认为它们的精彩率高达90%,就我个人而言,被杨佳mm迷住,为新涯自豪,被丫枝打动,欣赏李馆长的大气和睿智,喜欢常薇mm的小清新。
分会场只听了老槐操持的网络图书馆学会场,进去的时候我先声明:我是来听会的不是来踢场子的,老槐居然很2地说不踢场子就赶出去,哇塞,一沾上2,人就变得自信满满了,好吧,适当踢场子是2的特色,没有人踢场子的会议是不够2的会议。一问报告提及了我不知道的一段历史——当年学网删贴事件,在报告时段结束的时候我就拿这个题材踢场子了:删贴事件令人震惊,给网络图书馆学留下了不可挽回的损失,幕后的黑手是谁?谁应该承担这个责任?请书骨精老师回答。。。哪知书老师说这个问题对他毫无压力,因为,是临时工干的。。。。
网络图学分会场的报告人都属于女小2和男小2,除了晶一mm。总的来说,女小2比男小2口齿伶俐,但男小2的内容组织得更有味道。一问、游园和图情牛犊三位男小2,我觉得牛犊小2比较有上升空间,因为他属于罕见的不怯场、口才好的男小2,一般来说,男性图书馆员只要口才好当馆长的可能性就比较大,不信你看看,男图书馆员那么稀少,但男馆长却多且个个都是好口才。可能有人会用书骨精作反例,他的闭幕式总结做得那么精彩,足见其非凡的口才,为什么头发都白了还没当上馆长涅?其实大家都搞错了,书老师的口才并不好,他是照着稿子念的,他是文笔好对吧。
小感悟
1.Lib 2.0会议一定要亲自去。是的,资料是开放的,报道量也特别大,很多人觉得不必亲自参会。恭喜你,答错了!keven的开幕式致辞现场版跟他后来发布的文字版还是很不一样的,内容是差不多,但他现场的发言很机智,还有一些口水话,所以有一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文艺感,看文字版木有那种感觉。书骨精的会议总结一定要现场听,他的文字和他的声音以及现场的气氛形成了一种特别的2系风格,你即使没有笑出声音来你的笑声也在肚子里打转转。
2. Lib 2.0会议是技术的会议,尽管这次是泛技术,但技术仍然是主旋律。我这个菜鸟之所以敢去混,主要是它所讨论的技术属于轻技术,轻技术在学术会议上的现身,往往是故事化的,参杂着人文的东西,让你觉得那是可接近可玩味的技术。说到技术,我得多扯几句,新涯报告里有一句话,说技术的确是因为服务而存在的,我知道这句话来源于他的导师竹帛老师的著名排比句——王妃婢,前不久这排比句又一次在广东省年会上被高调宣扬。技术为婢,其逻辑是:技术因服务而存在,这个嘛,也对,但却忘了另一方面,婢,意味着被支配,意味着从属,但是,技术的逻辑却相当NB,它并不只是受到支配,它常常按照内在的逻辑演进,甚至去主导服务和改造服务。我喜欢2.0会议的缘由也是这个,技术的被张扬,让你觉得它改变了太多的东西,比如网络图书馆学,比如一种新型的服务文化,比如一种新的职业思维,甚至行业人际关系。
3. Lib2.0会议有一种其它任何会议所没有的温情,这是一种草根世界的温情。场面上的高富帅一般都是互相礼遇,只有草根之间,不用隔着一层什么,他们肆意地张扬情谊。我到会的时候,也张扬地跟所有熟悉的朋友拥抱,茶歇时与成都医学院的美女馆长在洗手间邂逅(很抱歉不知道名字),她说早上看见我跟很多男士拥抱。我没法跟她解释,因为她显然还不适应这种2式温情。
另一个2.0
我没住会,因为成都电子科大老校区离我婆家仅3站距离。
这次回去,给婆婆带去一只我换下来的note2。我真不是要这么土豪地换手机,如果专门给她买手机,她会很不爽的,但如果是用儿女们淘汰的手机,她就很开心。回家的第一天,我帮她倒腾了通讯录,并安装了她需要的软件。第二天继续教她熟悉手机,顺便也让公公玩一把,我教他用手写发短信,他一下子就学会了,这让我跟婆婆很受鼓舞,立即决定这只手机转移给公公。。。这里有个情况,我公公很快就要满82周岁了,以前也是搞地质研究的,好象是地质力学方面吧,但他楞是学不会发短信。这让我深感人生的悲凉——上年纪后智力退化是如此的可怕。当公公用note2把短信发出去的那一刻,我立即明白了,障碍不是别的,就是他那个老式诺基亚手机的九宫键。。。好吧,说换就换,我立即把公公的sim卡换上去,倒腾好通讯录,我开始一一教他使用,从打电话、发短信到上网。。。我帮他开通了微信,第一个加了我婆婆,然后让他发人生的第一条微信——发给他老婆,他问我写什么呢,我随口答:什么都行啊,比如我爱你。。结果,他真的就写了:亲爱的老伴儿我爱你。。。我笑喷了。。。然后我教他百度,查的第一个词条是“老姜”,哈哈,我公公姓姜。。。。
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和我老公天天跟公婆整微信,一会文字,一会按住说话,还搞了一个多人聊天。。。俺82岁的公公和80岁的婆婆也2.0啦。。。。
结语
这次会议,我认为是lib2.0 会议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这是足以让人欣慰的。因为,我们可以不空谈理念了,这后面的支撑是来自实践界实实在在的进步。
在网络图书馆学分会场,我在手机上用截屏的方法做了一个大大的流泪表情,这是我送给这个分会场的评论。我的感受是这样的,十年的网络图书馆学竟然有如此浓厚的沧桑感,主要是因为网络世界是一个很不厚道的世界,它极其残酷地提醒所有人:你已经太老了。。。。
zp8497586r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