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有好坏,自由阅读,好书推荐

这仍然是一篇札记,不刻意追求学术性。

刚刚经历了一场关于图书馆中立问题的论争,深深地理解了这是一个扯不清理还乱的疑难杂症。。。自己已经走出争论状态了,但时不时会看看外域的吵架,很无奈地发现我所有的困惑基本上老外们都有所论及。。。当然当然,我没有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而且很多很多。。。

无意中看到了新闻学领域也有中立之争,其热闹程度貌似远超我们。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比我们更崇尚“自由”的领域,竟然也充满了对“中立”的否定以及反思。。。一个有趣的例子是,BBC某高管近期在浙大演讲时坦诚,BBC从来都是代表英国说话的,他不认为自己的报道是客观、公正和中立的。

我好奇的是,按照想像,“中立”应该是新闻职业的价值追求,那么,在一个言论有相当自由的国度,其媒体的“不中立”是客观所致呢还是,根本就是主观上的选择?

同样的情况在西方图书馆界也存在,在大力提倡了图书馆职业的中立立场之后,人们发现图书馆普遍的现象是并不中立(Candise Branum)。我仍然好奇的是:对于“中立”这样的政治正确,他们做不到的原因是什么?是图书馆员的觉悟不够高?还是中立性的应用程序的设置根本就不可能?

总而言之,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对中立或推崇,或反思,或质疑,各种声音不绝于耳。这一现象让我觉得特别过瘾,一个原本就不简单的问题,一边倒的声音会非常无趣。

这就是我喜欢的世界,有人推崇的观点,质疑的声音,它们的并存,就构成了这个让人玩味的世道。

————————————————-  该死的分割线  —————————————————

我不理解为什么自由阅读一定要以“书无好坏”为前提,抬个杠吧,既然中立,就应该是,承认有坏书且尊重有人对坏书的需求.

无论如何,我都觉得有个逻辑很奇怪,即 “书无好坏”是上位概念,而下位概念则包括“好书推荐”。。。

用《金瓶梅》来证明书无好坏成为一个近乎于真理的例子,好吧,这个例子有一定的代表性,但不能代表所有,老外也举了另外的例子:宣传种族灭绝的书是不是坏书?宣扬以破坏环境为代价来发展经济的书是不是坏书?

旧金山图书馆的选书标准就是一个充满了偏见的好书选择标准,瞧瞧吧:艺术上的高水准、文学价值、地方利益、技术水准、表述质量、作者的声誉和重要性(普遍的和本地社区两个方面)、准确性、权威性、客观性、专业性和大众媒体的评论、思想的原创性、长期价值、公众需要、和原有馆藏的关联性… 

—————————————————-  该死的分割线  ————————————————

我发现,中立是一件特别不容易玩好的事情,暄喧宣的博文《三个故事  一条宗旨 ——阅读自由随笔》用奥巴马的演讲来证明图书馆的中立。。。但是,奥巴马是一个政治人物,他有着明显的政治倾向,狠不中立。用他的观点来证明中立,感觉有点怪怪的。。。看到他赞扬图书馆人保护用户隐私,我很好奇,他当上总统以后是怎么面对《爱国者法案》的呢?实际上,在美国图书馆界,也不乏对图书馆界抗议《爱国者法案》的质疑。不少人提出,在恐怖主义不能被有效抑制的今天,阅读自由、个人隐私与生命安全哪个更重要?Hauptman有句話说的特别有味道:图书馆员不只是对读者有责任,同样对社会也有责任。Hauptman70年代做过一个测试,向13个图书馆员询问“如何制作一个炸药包来炸毁一幢郊区的房子”,结果所有的图书馆员都提供了相关的信息。David McMenemy问,在恐怖主义被日益关注的今天,图书馆员还能淡定地在这样的咨询面前继续保持中立吗?图书馆的服务策略是不是需要作出调整?进入21世纪后,对中立的质疑,比较多地提到一个词——冷漠,中立被认为是图书馆职业的一种超然于社会现实的冷漠(Alison M. Lewis)。

正因为中立太不容易玩了,所以一些对中立的质疑非常尖刻。比如,Lewis认为,《The Library Bill of Rights》规定了一些不可能的目标,在这些规定面前图书馆员注定是失败的,像“各种”、“从不”、“总是”、“所有”等等提法,因为过度的泛化而导致不真实。。。呵呵,Lewis实在是太愤青了,他认为一些已经被科学证明是错误的东西,根本不配拥有平等分享有限的图书馆资源的权利。

—————————————————–  该死的分割线   ——————————————

中立之争,真是一个各种观点纠结的阵地,我在这篇博文里不可能述及全部,漏掉的精彩观点不计其数,比如,“自由阅读”的底线问题,比如青少年阅读问题(我意外的是,很多国外学者并不把青少年阅读作为中立的例外)。。。。还有,很重要的,图书馆职业的专业逻辑与社会的交互问题,Wayne Wiegand有句話特别有意思,这个职业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立的话语和逻辑,但社会却并不认同。Nalse前不久介绍了美国图书馆界讨论的图书馆与社区的沟通机制,我觉得这一做法或说法的出现并非空穴来风,一定有其背景。

最后,表明一下态度,我赞成徐雁教授的观点:自由阅读,经典推广,但我觉得略作修正后更能代表我的观点:书有好坏,自由阅读,好书推荐。

 

0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