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机会,其实是预谋

去年年底,我说的是刚刚过去的那一年的年底,我正在准备《图书与情报》新专栏——县级图书馆服务创新栏目,在这个栏目里将首先把百县馆长论坛神木会议上的获奖案例陆续发表出来。在写栏目导语的时候,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要梳理一下已经举办了四届的百县馆长论坛。在弄思路的时候有一种文思泉涌的感觉,遂决定整成论文——《“百县馆长论坛”的历史意义》。

曾经,中图学会有三个全国性会议品牌,即年会、青年论坛和百县馆长论坛。。。现在剩下两个,还会不会有新的,这个我猜不到。

对“百县馆长论坛”,我难免会有一份稍许特殊的感情,四届会议我参加了三届。错失第一届是我永远的遗憾,当时秘书处邀请我来着,我拒绝了,因为跟上课时间冲突。。。。其实这个不是理由,真正的原因是,没有对这个会议找到感觉,当时的我跟整个学术界惊人地一致:没有把县级图书馆放在眼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也算原因的原因——会议地点在河南林州,就是著名的红旗渠所在地,我当时觉得太麻烦了,灰机不能直达,还要转长途汽车啥的。

在这个会议的同时,举行了长三角城市图书馆论坛,就在家门口,我去参加了。后来卓连营告诉我,他们在林州遥望着我们,觉得这是两个世界,我们这边,玩的是富人俱乐部,而他们,不说了,你懂的。

其实,没有参加过首届百县馆长论坛的人是不会懂的,那次会议,整个氛围,用两个字来形容决不夸张:悲壮。

为什么会悲壮呢?

之前,就是那次会议的三个多月前,李国新赴湖南衡阳调研的结果经《中国青年报》报道后,舆论一片哗然。县级图书馆生存困境浮出水面,“人吃书”与“书吃人”成热门词汇。到了会议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尤其是贫困地区的县馆馆长们挡都挡不住地集体倒苦水。他们没见过什么大的场面,大多数是第一次参加全国性会议,下意识地把学会当成中央级的主管部门,把学会管理层和与会专家当成钦差大臣。在他们看来,总算有“上面”的人来面对面地听他们诉说了……

据卓连营说,筹备这个会议最大的困难是资金,因为必须解决相当部分参会代表的路费和食宿费。正当他们为经费犯难的时候,《中国图书馆学报》前主编李万健老师建议他们去找常州春晖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正和先生,张先生曾经是图书馆员……然后,他承诺资助5万元。我摘录一段张先生在会议上的发言吧:

我从事图书馆工作20年,参加过省级以上各种图书馆会议不下30次,但这次会议给我的心灵震撼最大。一是北大李国新教授报告中关于县图书馆的振聋发聩的统计数字和部分县馆令人心酸的照片;二是湖南衡阳县县馆刘向阳、安徽金寨县县馆吴建国二位馆长艰涩而近乎悲壮的发言。……本来会议给我的半小时是用于推介我们春晖图书馆系统软件的,但我觉得如在今天这种会议上谈商业和技术问题,就与会议的气氛不协调了。

在写作《“百县馆长论坛”的历史意义》一文的时候,根据资料,我想当然地以为当年策划这个会议是因为李国新的调研,以及调研结果发布后的媒体关注。幸好我采访了会议的主要策划人卓连营,才知道完全不相干,学会秘书处策划这个会议要早得多——一年多以前就开始了。

我严重好奇了,好端端地,怎么就想到了要搞这么一个会议呢?策划这个会议的时间是2004年,在那个时候的中国图书馆学界和业界,几乎没有人把县级图书馆当作一盘菜呀。。。。

有各种原因,我想,最大的原因是当时的策划者的那种草根情怀……

如果把04-05年发生的事情串起来,我发现了一个让我很振奋的事实:预谋。

2004年下半年,李国新的衡阳调研和中图学会秘书处策划“百县馆长论坛”几乎同时进行,但这个,不是预谋,他们有着各自的或偶然或必然的那啥,我把这归结为:灵感的产生或许是偶然的,但眼睛朝下看,这是必然的。

李国新完成报告后不久,中图学会申请了中国科协乌鲁木齐年会一个分会场的举办权,于是,就有了预谋——让李国新到分会场上去做主旨报告,报告的内容就是他的调研,同时,联系《中国青年报》派记者跟随采访。后面的事情,就是结果的如期显现——记者根据李国新报告的内容写成的新闻报道在《中青报》头版登出后,立即引起舆论哗然,据李国新的学生的统计,在短短时间内,国内外300多家媒体做了报道。媒体们的跟风报道主要有三类:一是转载;二是评论;三是深度的专题讨论,如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工人日报、解放日报、东方早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网易等都做了深度专题讨论。

再后来,2005年8月,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主编的《互联网舆情[2005]231期》转载了调研报告的主要内容,李长春和陈至立阅后,先后作出了批示,要求文化部研究解决此问题,于是就有了文化部“援助贫困地区图书馆计划”的出台。

我在《“百县馆长论坛”的历史意义》一文中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李国新和学会秘书处为全国的县级图书馆制造了一个改变命运的契机——让县级图书馆的困境浮出水面,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从而导致国家决策层着手解决县级图书馆的问题。

 

4 comments:

  1. 图家小工

    终于又读到了李老师的博文!所以成为超平的粉丝,是因为内心深处一直被超平的
    侠骨柔情感动着。

  2. 云影

    身处高校馆,难以体会基层公共馆的种种艰辛。但同在图书馆这个行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谢谢国新,谢谢超平。祝愿中国的图书馆事业能蒸蒸日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