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3年5月

美国人已经变了,相比隐私,安全更重要

当年布什总统签署《爱国者法案》,引起民权主义者的强烈抨击。美国图书馆界也跟进吐槽这一法案,对该法案必然导致侵犯图书馆用户的隐私权表示强烈不满。记得竹帛老师还放过一张照片,好像是一些图书馆门口放置一块牌子,上书:本馆从未接受过任何调查。。。我记得我曾经写过博文发表议论,议论的焦点是对美国的言论自由表示羡慕嫉妒恨。。。因为就是给中国的图书馆馆长们100个胆儿,也不敢出来吐槽国家权利机构发布的法案或类似的政策什么的,仅此而已,我并没有对他们吐槽的内容表示欣赏。。。实际上,我满心困惑:9.11还不够惨呐,隐私,有那么重要吗?比起生命安全。。。再说,图书馆界不就是那点小私心吗?这个法案可能导致人们利用图书馆的积极性受到打击。。。。问题是,人们即使用图书馆少了也不等于他们赞同图书馆人的抗议呀。。。这就是我当时的种种疑惑。 Read more… »

书有好坏,自由阅读,好书推荐

这仍然是一篇札记,不刻意追求学术性。

刚刚经历了一场关于图书馆中立问题的论争,深深地理解了这是一个扯不清理还乱的疑难杂症。。。自己已经走出争论状态了,但时不时会看看外域的吵架,很无奈地发现我所有的困惑基本上老外们都有所论及。。。当然当然,我没有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而且很多很多。。。

无意中看到了新闻学领域也有中立之争,其热闹程度貌似远超我们。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比我们更崇尚“自由”的领域,竟然也充满了对“中立”的否定以及反思。。。一个有趣的例子是,BBC某高管近期在浙大演讲时坦诚,BBC从来都是代表英国说话的,他不认为自己的报道是客观、公正和中立的。

我好奇的是,按照想像,“中立”应该是新闻职业的价值追求,那么,在一个言论有相当自由的国度,其媒体的“不中立”是客观所致呢还是,根本就是主观上的选择?

同样的情况在西方图书馆界也存在,在大力提倡了图书馆职业的中立立场之后,人们发现图书馆普遍的现象是并不中立(Candise Branum)。我仍然好奇的是:对于“中立”这样的政治正确,他们做不到的原因是什么?是图书馆员的觉悟不够高?还是中立性的应用程序的设置根本就不可能?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