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13年3月

雅俗之争,一片混乱

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竹帛老师园子里发生的争论,正巧前天参加上海阅读推广委员会举办的数字阅读推广工作会议,会上也有人对上图因与盛大合作而导致“市民数字阅读平台”上大量网络文学作品充斥的现象提出了质疑,我终于按耐不住要胡说八道了。。。

我总觉得,斋主的回应让很多人不服气的原因是,人们质疑的不是言论自由、权利等这么高深的事情,仅仅是——雅俗问题、善恶问题,一句话,好书与坏书的问题。

呵呵,先放下这个高深的问题,我得理理我脑子里一个很滑稽的怪圈——

谁都知道我朝对出版物的管制是政治大于道德,比起政权这样的大事,大腿、骗术之类就只能在睁眼闭眼之间拉拉松紧带了,不然,还让不让出版社活了?在这样的出版环境下,这个社会的荒谬就以各种方式尽显出来。

正义之士质疑图书馆,那是纳税人的钱,谁同意你们用来买这些下三滥的?

图书馆说,那我还能买什么呢?

政府说,钱花不出去是吧,正好,我这蛋糕不够分,把图书馆的钱减下来吧。

图书馆说,别别,我们的人均藏书量实在是难看呀,国家总还要个脸面吧。

纳税人说,我们缴那么多钱,不好好用在正经事业上,成天拿去三公消费,看吧看吧,图书馆都没钱买书了。

政府说,得,现在老百姓惹不起,文化的确要大发展大繁荣,图书馆的经费还得增加。

图书馆说,哇噻,这么多钱怎么花呢,市面上好书不多呀,再说,还得顾及读者的口味。。。

于是,事情又转回来了。。。

好吧,现在开始说正题。

其实,在图书馆人心里始终有一道坎儿过不去:书,真的没有好坏善恶雅俗之分吗?明明有的呀。办公室的美腿、小蜜是波霸、总裁的兽爱、好色的王妃等等怎么着也算不上好书吧,阅读不是关乎三观的事情吗?每年看着自家图书馆的借阅排行榜榜单,这个职业的从业者忍不住要对自己工作的社会价值画个大大的问号:天呐,搞了半天,我是在伺候人们读这些书哇。。。。

所以,我总觉得在竹帛老师园子里的争论是一团乱麻。。。。或者说,人们心里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是一团乱麻,我承认我也是。。。。

去年的写作正好打量了一段历史,可以拿出来说说。 Read more… »

莫得事,莫得事

我和毛毛他爸自然会说川话,只是口音不同,我是重庆口音,他是成都口音。毛毛牙牙学语时学的是重庆话,但3岁-4岁在北京呆了一年后就不会说重庆话了,尽管从北京又返回重庆生活,但他固执地不再说重庆话,谁也不知道他的小心眼里是怎么想的。。。不过他无疑是能听懂川话的。

每年回成都重庆两地过年,一经踏上回家的路,想着即将面对的那些熟悉的人和环境,我们开始进入预热状态。。。比如,开始时不时地讲讲川话,并且故意用成都人爱说的一句话相互打趣:莫得事莫得事。。。“得”要读一声。 Read more… »

样书拿到,但是喜悦并不多

年前接到北师大出版社小马编辑的电话,告知样书已经寄出。。。好吧,我淡淡地谢了他。

然后就欢天喜地过年了,就把这书给忘了。

前几天,书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因为忙着去北京,没来得及开封就出发了,似乎我又把它给忘了。
今天无意中看到对了墙角的一包书,好吧,拆开纸包。
其实,这本书写得挺辛苦,原本应该欢喜的,问题是,当我校对清样的时候,就有了很多很多的遗憾。这些遗憾使我心里极为不舒服,这也是我不再对此书抱有热情的原因吧。
我想给自己一个辩解,所以,就把《前言》放出来。。。刚才看了一遍,嘿嘿,还真是娓娓道来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