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次面对“政府工程”

刚刚做完了四个“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的文章,连同自己写的一篇近7千字的评论文章,花了我差不多半个月时间。今天终于发给编辑部了。

文章做得很累,四个示范项目发过来的文章都齐刷刷的象公文,把我晕死了。。。

花了功夫,还是有收获,总算搞清楚了这些示范项目做了什么事情,有了什么成效,以及。。。问题!

犹豫再三,有些话还是想说,忍不住啊。。。

成效就不说了,真的有成效,这个我坚决要承认,但是,难道那不是应该的吗?国家花了大把的钱,不就是做事的吗?

所以,还是说问题吧。。。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希望这钱,花得更正确一点。。。小草民就这点德性,把钱看得重。。。

四个示范项目的城市:克拉玛依、攀枝花、铜川和衡阳。。。其中,我先后去过两个城市:衡阳和克拉玛依。

我想说的其实是一种担忧,尽管这种表达可能会引起不快。

服务体系问题,一到基层就难,这个已经是老大难了。近几年,江浙以及广东部分地方开始在制度设计上花功夫,所花的这些功夫其实就是要摆脱那种“关了建、建了关”的怪圈。这样在制度上去琢磨还真的有变化,我是说这些花了心思的设计比如嘉兴、苏州、禅城等等,因为它们针对的是那些很关键的问题。。。其实也可以把所有的问题归结成一个问题——可持续。

我一直觉得可持续包含两个方面,一是你试图建的那些体系,它可以持续下去,地球人都知道这需要源源不断地花钱,资源更新要花钱,维持一定水准的服务要花钱;另一个是,那些建起来的东东,分馆也好,服务点也好,它能有足够的吸引力。

前几天看到的消息是,广东吧好像,那些街道和社区建起来的东东不怎么受人待见,人们,还是去了书店。。。

在一个多元化选择的社会环境里,人对“消费”或者“享受”什么的,要求越来越高,我很德性地把这叫做:追求一种品质。这一点,不去想透的话,决策者就走不出“有”的观念。。。

问题是,在政府的考核体系里,“有”至今还唱着主角,于是,一间屋,数百本书或者好一点的有数千本书(话说,其实数千本书并不多,对于一个公共服务设施而言),十来种或者再多一点的杂志,再有N种报纸。。。这样的服务设施,我不知道除了大伯大妈天天去那儿打发个寂寞之外,还能吸引谁?

在克拉玛依短暂的两天里,顺道去看过一个街道图书馆。。。几乎座无虚席,我能确定那不是摆拍,作为跑过不少江湖的人自信还是有这点眼力。。。我打量了一下,那个街道图书馆以我挑剔的眼光(我貌似属于比较挑剔的人),觉得能接受那样的品质:足够大的场所、舒适且略带温馨的环境、足够多的资源,有基本的靠近专业的管理与服务,还有足够长的开放时间。。。对了,很重要的一点——它有一定量的儿童读物。。。看着那些坐在地上看书的孩子和蹲在书架前找书的孩子,真的很希望这种情景能够持续——在他们的生活中,有一个随时可以去的、称得上是图书馆的地方。。。。

当面对汇集到我手里的几篇示范项目的文章,我确信要达到我在克拉玛依那间街道图书馆看到的情形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还远远谈不上品质,现在做的大多数情况还是只做到“有”这种程度,而这“有”还不见得可持续,至少,我没看到可持续的那啥。。。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会不会造就新的大跃进?在某些示范项目里我看到了当年浙江“东海明珠工程”的翻版,比如没有将资源购置费纳入制度性保障我又看到了熟悉的“以奖代拨”,我太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忘不了当年看到那些个“东海明珠”产品时的郁闷,我可以说真话吗?“东海明珠”那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泡沫工程啊。。。我不是没根据地说的,N年前,我跟杭州政协前副主席Z先生一同走乡串村地调研过,我们看到的事实就是:名存实亡。。。在浙江省的一次馆长培训上,我在讲课中报告了我们的调研结果。。等我讲完,一位文化厅的官员(我的学生)告诫我:话不能那么说。。。。

我承认没有学会话要怎么说。。。我倒是越来越明白一件事:现实总是很轴的,不搞工程/项目吧,有些地方就永远没有变化的可能或可能性很小或变化来的太慢。。。搞吧,超越地方经济状况地搞(工程或项目总也摆脱不了这种搞法),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一次一次地重复东海明珠。。。。

zp8497586rq

Comments are closed.

  1. 图家小工

    说出了心里话!可是……总不能把所有的文化官员都撤换掉吧。在他们的运作
    系统里面内,只认同睁眼瞎一样的总结和数字,类似于“全覆盖”之类的。专业的
    评估在他们的系统内只能死亡。这个关系到公务员的命运啊,都说真话,都讲专业,
    还有官员的活路吗?

  2. 匿名

    李老师,我个人百分百支持您的观点!感觉这就是中国特色,好多项目说上就上,
    效果如何,上了再说。

  3. 孤独常乐

    其实很多工程,对于政府而言,出发点绝对是正确的,阳光的,但是为何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呢,主要还在于执行者,管理者。只有把好中国特色的脉,又有政策的支持,还必须有魄力,才能把工程干实了。
    说着说着感觉有点在写报告,但是作为基层实施者,还是很感慨,没有对症强制下药真是浪费人力物力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