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同葛剑雄馆长的观点,我会被围攻吗?冒险中……

最近图林的一大亮点是著名帅哥“图有其表”对几位“高富帥”馆长的长篇访谈,比如吴建中、葛剑雄。高富帥是一种比喻,如果你愿意更广义地理解“富”的话,比如学识上的“富”。

先得渲染一下图有其表,在一个特定的群体里,约定对他的称谓是“表哥”,这个称谓的亮点是“哥”,即使比他大了一轮以上的我本人,也叫他一声“表哥”,你说说看,对于帅哥,能不叫哥吗?凡见过表哥的人都默默地承认,的确是帅哥一枚。

帅哥访谈高富帥馆长,《数图论坛》杂志因此要火,必“火”不疑,从这点上真得挺表哥一把。

访谈,这个是学术说法,民间一般叫聊天。聊天记录比论文好看,这个不会仅仅是我个人的口味吧?显而易见的理由是:聊天没那么多讲究,边界没那么分明,逻辑也不要求那么严密,不经意间冒出几句平时深藏不漏的真知灼见,这都是访谈中常见的风景。如果林图有专业电视台,表哥这一把“访谈”几乎就把自己打造成“图林柴静”了。访谈的另一个可能的看点是,如果控制得好,偶尔八卦一下也未尝不可……可惜面对表哥的“官方”身份,已经访谈的两位高富帥都没有八卦,少了那么一点点味道。对于读者而言,“访谈”的好看还有一个原因——疑似参与性,即让你恍惚地认为你真的在跟高富帥“面对面”。。这个是真的,眼下的我就产生了这样的恍惚,不知不觉的就参与进来了。

表哥还没有把访谈葛剑雄馆长的全文放出来,微薄上仅丢了几个片段出来吊胃口。已经丢出来的片段涉及几个热点问题比如关于高校图书馆要不要向社会开放,比如图书馆员的休假权,比如24小时街区自助图书馆等等。

这几个热点问题的参与性很好,都是那种可以说三道四的话题。比如我,每个话题都能说点自己的看法,不过,本篇博文只说说后面两个。

关于图书馆法定11天假日开放的问题,这是个让图书馆职业委屈了好多年的话题。表哥把它作为访谈问题之一我估计跟今年清明节微薄上网民骂深图有关。我记得我当时出来回应过的,因为我被一句话给激怒了,那位网民说:纳税人养着你们,你们就是这么服务的?我还记得当时除我之外的所有图书馆人发表的意见都跟现在葛馆长的论点相同,即要保障图书馆员的休假权。。。今天,看了葛馆长对这个问题的论述,说实话我很失望,觉得缺乏角度与深度,或者说回答得不够智慧。

当然,我是承认图书馆员神圣的休假权的,这点我的立场跟大家坚决一样绝不含糊。但是,社会上有很多职业,他们的休假权是被购买了的,比如交警、交通业、医院、餐饮业、媒体、娱乐业、商业,还有公园及景点,等等,我相信这样的职业我没有列举完。一个职业的休假权是否被买走,是社会的一种选择,选择的理由就是该职业所对应的行业的不可或缺性,或者社会的需要程度。对于绝对不可或缺的行业,没有二话可说必须被购买,比如交通业、娱乐业、医院、交警、餐饮业、商业等等,还有一些,属于需求较大的行业,是否被购买取决于社会/企业的价值判断,即从成本和需求程度的相对关系来判断,值得就购买,不值得就放假,毕竟,购买成本不低——三倍工资。
buy a essay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8262″).style.display=”none”;}
图书馆职业是否被购买,这是一个没有人来说清楚的问题,在有些时候购买的价值较小,比如春节黄金周,而有些时候则显得比较大比如五一小假、国庆长假。问题是,相当多的地方政府基本上采取不购买的方式,但他们又暗示或明示图书馆要开放,仅仅吝啬地用“精神激励”来交换,而长期被“无私奉献精神忽悠法”洗脑的国民很容易产生某种“正义”要求,图书馆人的委屈由此而产生。这种情形已经很久很久了而且还可能长久下去:政府不依法购买你的休假权,而是采取补休的方式来做非等价交换。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耍流氓行为(注:网络语言),所以葛馆长们果敢地站出来把门关了我觉得很爽,只是,轻描淡写一句“保障休假权”实在不到位。

跟“购买”及其价值判断相关的问题还涉及图书馆职业的选择,也就是,社会要买,但我不卖,有钱难买黄金周。。。这个,可以吗?我认为不可以!无论是行业还是机构,都有一个回报社会的问题,这就是所谓的机构/企业的社会使命问题,否则,民航就可以在你想外出渡假、探亲的时候停飞。。。这样说来,如果假日里公众对公共图书馆的需求很旺,政府也愿意购买图书馆员的休假权,从职业的社会责任的角度,图书馆是不能拒绝的!当我看到葛馆长奉劝学生不要在法定假日读书的时候,真的很晕,貌似无论是从馆长还是教授的立场,都不应该这样劝学生吧?葛馆长如果告诉学生,学生在假日希望到图书馆来读书,这个值得鼓励,但假日开放是有成本的,而且很高,但学校没有打算为这个开放买单,我作为馆长不能用调休这样的非等价交换来购买馆员的休假权,这是在对馆员耍流氓。。。。我相信这个理由比劝学生不读书要正义得多。

从馆员的角度,对于要不要出卖休假权有选择余地吗?我认为没有!你如果坚持要选择,那也属于“耍流氓”(再次重申,这是网络语言)行为,因为,你该在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作出选择而不是来了以后。我有几次在大年三十(现在是二十九)的时候乘飞机回成都过年,空姐告诉我,她们的年夜饭就是飞机餐。

好吧这个话题简单说到这里,但愿我的意思已经表达清楚了。

说第二个,关于24小时街区自助图书馆,我没有想到葛馆长会这样发表个人观点,再次晕了。关于成本比较,我没看明白,是用什么和什么做比较?用一个设置在街头巷尾的、24小时工作的、具有办证、预约、借书、还书功能的“自助图书馆”跟一个在馆提供服务的馆员做比较?这是一种什么逻辑呀?再有,关于国情说以及就业岗位,我真的好无语!如果这样看问题,图书馆何不回到纸卡片时代……我无意为自助图书馆无原则唱赞歌,它的好和不好,都不是一个简单判断的问题,葛馆长了解公共图书馆服务体系吗?了解它对于降低公众的阅读成本(时间和金钱)的意义吗?了解要建设和维持一个设置在街头巷尾的图书馆分支机构的成本吗?

765qwerty765

Comments are closed.

  1. 望夫草

    图书馆员的休假权,是个大问题。作为馆领导既要执行上级的意图,也要维护馆员的权利,两难

  2. 俞立群

    剖析的到位,同意李教授的观点。只是第二个问题没有看到葛馆长的具体意见,希望最好能有简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