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也奢华,这不是罪

跟杭图褚帅哥树青馆长结伴赴京参加李国新教授的重大社科项目的开题论证会及文化部的另外两个会议。好吧,说正事之前先八卦一下,赶在开题论证会开始之前向国新表示了一下祝贺,我说怎么有来参加你的婚礼的感觉呢?
adobe creative suite upgrade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16574″).style.display=”none”;}

国新的项目与本文无关,跳过。
晚餐时,某教授很有心的拿出最新一期的「图书馆报」递给树青,第二版上一篇特约评论员海粟的文章「造价高与现代化不能划等号」,该文不点名地把杭图作为反面例子晒了一把。
杭图太奢华,首当其冲的,是音乐图书馆的豪华音响设备。我指着文中的一句话问树青这你说的?树青说怎么可能!海先生引用的话是:图书馆对外宣称,该设备是“全球仅有的两套设备中的一套”,另外还有一句不打引号的话是:其连接用的电线的芯丝都是纯金打造的。
写评论员文章不是论文不必基于实证也可以不那么严谨比如不给出处,但靠谱还是要的吧,既然给了引号,这话出自谁人之口总该交代一下吧。你可以道听途说,人可以途说道听,那都没关系,谁还没个茶余饭后之余扯八卦的时候,问题是,当你到媒体上正而八经地说事的时候,或许该对道听途说的信息求证一下,尤其是打了引号的话。。。。
好吧,是不是纯金,是不是两套之一,这不是问题的要害,要害是奢华不等于现代化,朴素不等于落后,但首先要满足基本需求,于是,海先生认为在有读者坐地上的情况下就不应该放沙发。我看到这里有点犯晕,这个,是神马逻辑呀?如果撤掉沙发换硬板凳后还是有读者坐地上那是不是还得继续把硬板凳也撤掉?改成“生产队里开大会”的排排坐长条木凳?当然,可能排排坐的硬木凳也不会入海先生的法眼,海先生欣赏的是民国时期的桌椅——“在图书馆里摆设有几套民国时期的桌椅”据说这会让图书馆看上去既现代化又传承了文化。我不太懂古董市场的行情,不知道几套民国时期的桌椅价值几何?还有,我原来以为自己对现代化的定义还是基本清楚的,但真的没从民国时期的家具里看到现代化的影子,是在哪儿呢?
这个世界到底是方的还是圆的,如果仅从个人体验来说,的确是见仁见智的。
比如,关于高级音响的线芯的问题,的确参金参银,但在音响制造业看来,参入部分贵金属是为了提高线芯的传导性,但在海先生眼里就成了“纯金打造”的奢侈品。
比如,海先生问为什么不用买高级音响的钱去购买更适合大众使用的“价格适中”的那啥呢,我立马想到了劳苦大众们成天挂在耳朵上的那啥,是啊,一套世界顶级音响得多买多少的“价格适中”啊。但在杭图看来,为什么老百姓就永远只能挂个低档耳机欣赏音乐呢?他们苦哈哈的干一辈子也买不起世界顶级音响,现在有政府买单,让他们也可以坐在杭图的听音室欣赏世界上最顶级的音乐会,凭什么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绝伦的东西要永远跟穷人绝缘呢?报个数据吧,2011年,杭图的Hifi室共举办了139场音乐欣赏会,参与人次为13900。这些音乐欣赏会是面向市民的,打电话报名即可。
中国的老百姓真是好老百姓,挺能为政府分忧的,象海先生这样的,主动要求不吃大鱼大肉,有碗稀饭就咸菜就很好了。我大概算一小撮坏老百姓吧,看着“三公”心里不爽,所以举双手赞成政府把“三公”的零头挪出来给老百姓整点豪华设施,因为上帝没有规定“奢华”不属于屌丝。不过尽管上帝一直强调人生来平等,但金钱和权力的游戏规则总是把奢华分配给了少数权贵和钱贵,幸好人类发明了公共图书馆这另外一种游戏方式,才使得穷人有了享乐的机会。作为坏老百姓,我想对褚树青们说:这豪华音响太TM的爽了,这松软的沙发太TM的舒服了,就是,这给老百姓的奢侈品太TM的少了,欢迎你们多去跟政府游说,多到政府那里去挪用一点”三公“的零头,让老百姓在享受奢华的时候不用那么排队,让更多的劳苦大众开心地说一句: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美好!
765qwerty765

Comments are closed.

  1. 朋友

    近一两年,《图书馆报》正在变成“批判图书馆报”。卖书的单位和买书的单位观念总是不一致。

  2. 一问

    《图书馆报》这种做法,和花边八卦报何异哦?再发这种脑残的社论,拜托改名吧,别玷污图书馆三个字!

  3. keven

    媒体可以有观点,但不能建立在虚假事实基础上,这是最起码的。对这种媒体全球通行做法是要求其纠正并道歉,否则就控告其损害名誉。

  4. 图林人

    谈几点看法:
    1. 一个行业容不得有批评的声音,这个行业还有希望吗?《环球时报》还说这个社会是多元的社会和不同的价值取向。不同的人有不同看法,很正常,有理可以说理。
    2. 谁能肯定奢华音响钱是从“三公”中省下来的?公车、公费出国、公款吃喝的费用会因为购买音响而减少?真是太天真了!如果这样的话,三公问题早解决了。唯一能肯定的是百姓的血汗钱!
    3. 按老百姓应该享受奢华这一政治正确的道理来推,杭州至少还要再购100套音响设备,全中国至少要购100000套,也许你的收入高,可是难道你难道不知道中国的人均GDP在世界排名一百以后?大部分杭州人月工资是多少?还处在人口红利时期,我们的养老钱马上就不够了?
    4. 我不相信普通大众能听出这套奢华音响和一般影院音乐会音响之间有什么大的差别。这好比一般听众有多少能听出家庭音响和专业音响之间有多大的差别。关键的问题是,就算有较大差别,所花的钱是否物有所值?
    5. 图书馆在购买奢华音响前,开过听证会听取读者的意见了吗?凭什么为纳税人、读者做奢华的主?
    6. 现在,请公开音乐图书馆中所有音响设备的购买价格或市场价格。
    7. KEVEN的说法,看似有理,实则不妥。如果一定要百分百不差丝毫,那么世界上除了唱赞歌的媒体外,还能听到什么?当然,我不是说媒体可以故意建立在虚假事实上。你能证明作者故意说谎?我发誓我也听业内人士说过这是“全…最顶级的二套之一”,不过另一套在中央音乐学院。你不会要来和我打官司吧?
    7. 我理解人总是喜欢听赞美的声音,我也是。批评和怀疑别人容易,要接受怀疑和批评总是难。但理智告诉我,没有怀疑和批评,往往更危险。所以,我欢迎大家批判我的说法。

  5. 回图林人

    估计你不是图林人,而是图书馆报人。
    问题不在于容得容不得批评,而在于图书馆报的评论对中国图书馆行业的总体状况把握不准,近乎闭着眼经说瞎话。中国图书馆的问题是水平远不够高,而不是奢华。
    图书馆行业不需要这样的图书馆报。建议中图学会会员联名吁请中图学会解除和图书馆报的合作!

  6. 图林人

    致《回图林人》:
    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估计是错误的。
    1. 不能信口批评别人闭着眼睛说瞎话,自己在那里瞎估计。
    2. 或许海粟在有些细节上有出入(谁叫你图书馆不在网页上公开表明?),但我认为根本不影响文章的定性论述。因为无论是世界顶级的二套之一还是国内顶级的二套之一,对于我家里的hi-fi音响来说,我看不到世界和国内之间有什么太大的差别。注:本人是HI-FI的火腿。希望你能看懂我的注释。
    3. “中国图书馆的水平远不够高”,您这句话对中国国内图书馆界的杀伤力要远胜于海粟,远超过《图书馆报》。请您学习官方和学会的文字。
    4. 我以为图书馆行业需要《图书馆报》,若有可能,还希望出现更多的不同声音的报纸,您可以办,超平老师也办,这样才对图书馆行业有好处。从某种意义上说博客也是一种传媒,您不会要连超平老师的这个博客平台也取消,或者不准我在此留言吧?那是一言堂,中华民族已吃够了这样的苦。

  7. 图林人

    答李老师:
    您不会真以为那些豪华音响最初就是专为大众买的吧?您在杭州,内情应该比绝大多数人更了解。其实,一直以来我都很尊重李老师。

  8. 杭图人

    呵呵,不知道图林老师所指的内情是个啥西。照您的说法,那些豪华音响如果不是专为大众所买,那么按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难道是专为领导所买吗?作为一个杭图人,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您,来音乐馆的领导们,都是因着陪同相当级别的其它领导而来,他们才没时间专门前来细细品味呢。倒是开馆近四年来,音乐馆举办的数百次的活动,让数万计的杭城市民聆听到了那些天籁之音,并且在专业馆员的引导下,领略到了这些顶级音响的与众不同。在这里,我也向您发个邀请,欢迎您来杭图音乐馆,那些纯净之音一定可以让您心态平和,神清气爽。

  9. 超平 *

    关于高级音响购买内幕的种种传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只能这样说,这个政府的公信力已经降低到冰点,无论政府做了什么“好事”,都会被质疑其动机,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官员们是为了老百姓做了该事情。不过,关于传说,我的看法是,如果某领导真的是为了满足自己对音乐的爱好而买了这高级音响,就凭他顶着个全杭州人民都认识的面孔隔三差五的跑到杭图来听音乐,除非他脑子进水了,正常情况下这绝无可能啊。这两年我也没少好奇地打听过,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这样告诉我,某领导从未自己或与家人来过杭图,除了极为有限的几次陪同重要客人在这里短暂的停留。
    我不敢说知道所谓内幕,但杭图策划建音乐图书馆的过程还是略知一二,这是在新馆建设过程中参观香港中央图书馆的音乐图书馆而受到的启发,以及杭州民间NB人士张某在各种场合BS杭图的音乐设施不如他一个“私人图书馆”,抱怨政府不为老百姓创造这样的条件,这个,算是一种刺激吧,呵呵。。。

  10. 图林人

    感谢杭图人和李老师的说明。呵呵,杭图人没有李老师爽快啊。
    谣言怎么会漫天飞?无非就是因为不够透明。我想《图书馆报》的文章、所有的评论、交流、包括你们的回复都是在增加透明度。且不管程度如何,指向如何,这都是有益的。
    一个如此巨额的购买奢华品的公共财政决策,不管其理由是否为老百姓,无论是出于某一个人的喜好、还是某一个人受到的启发或者是某一个人的刺激, 关键看公众有没有足够的知情和参与。
    非常感谢杭图人的邀请。既然已经买在那里,我希望不是作为特邀,而是作为一草根,能随意地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在开馆的任何时候,不出示任何卡,能自由地走进任何一个专业听音室。听后还希望能随便借走室内陈列的一些DG、EMI…的唱片。我还想说,如生活一般,音乐有不同的类型和风格,杭图也不要指望每一个听众都“心态平和”。还有,什么是“天籁之音”,不同的耳朵自有不同的感觉。不然,还真是太外行了。

  11. 孤独常乐

    因为超平老师的博客,俺特地把《图书馆现代化不等于奢华》这篇文章看了遍,有几点想法和大家交流下:
    作为一名普通读者,我参观过杭图,也在音乐厅内体验过震撼的音视觉享受,可以很肯定的说,如果我是杭州人,我想我会经常去听那里的音乐会。
    作为一名图书馆人,我对杭图是无比的羡慕的,无论优雅的阅读环境或者欣赏环境,单从读者服务而已,也是折服的很。
    这就够了,不是么?!
    对于浙江省,对于杭州市而言,他们的经济实力在全国都是排名靠前的,所以有这样的经济实力来为图书馆,为本地区的读者提供奢华的服务,而且也基本满足了读者的需求,甚至于优于需求了。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那些所谓的内幕对于目前的社会效益啥都不是,只是捕风捉影而已,无需深究。
    但是,文章的作者本意应该是:图书馆界不应当过多得倡导奢华,而应首要考虑读者的需求。这其实是不矛盾的。杭图的做法不能在全国各地照搬,应当根据各地的经济状况,读者素质等各方面因素因地制宜,当然,最关键是以读者需求为需求,而非表面追求所谓奢华或者攀比。

  12. 图林人

    补充一下:第二段开始“谣言”应该改为一个中性词“传言”。如果按习惯,凡是没有得到官方证实的都称为“谣言”也未尝不可,在中国,不少谣言是能得到最后证实的。所以,孤独常乐女士/先生所说的“无需深究”这种态度,我感到非常诧异,莫非您不是生活在中国?难道凡事只看结果不看过程?换句话说,做好事慈善帮助他人,我可以抢劫你?
    呵呵,我还有一个请求,请杭图人一定实事求是地回答,我提出的希望,在杭图能实现吗?

  13. 图林出了“奢华哥”

    图书馆即便真是“奢华”点也没什么,毕竟是老百姓人人都可以随便进的地方。哥说叫“奢华”,俺说叫“全体人民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中国的图书馆离“奢华”还差得远着呢!
    杭图有“奢华哥”所说的“奢华”一面,杭图也可以做到把90%以上的面积用于公共服务,杭州乃至全国的图书馆都这样就好了。

  14. 图林人

    充满感情色彩的宣泄口号我还真懒得理睬,我的时间很宝贵的。只关注杭图人实事求是的回复,请李老师帮忙催呀。

  15. 图林人

    楼上,等不着“图林人士”,且演绎一下您的观点。
    “世界上最美妙绝伦的东西要永远跟穷人”贴近””
    当今最昂贵的车是什么车?F1赛车,一台造价在七八百万美元以上,那可是最快的车,图书馆是不是就要购买用来接送读者来馆?是不是就要专门为图书馆建一个F1跑道?
    HI-FI的顶级产品,就像F1赛车一样,那是专业级的。穷人坐F1赛车,意义是什么?要搞搞清楚!

  16. 沉默的多数

    楼上的真矫情。
    世上有许多事情是做不到的,如下酒楼免费;但有的通过努力可以办到,如图书馆免费。
    音响由市民共享,就是可以实现的,为啥就不能做?和七八百万美元的F1有个鬼关系!
    不喜欢“老娘们儿”式的言论。这里绝没有歧视中老年女性的意思,而是指那种喋喋不休还自以为得意的嚼舌头式的腔调。不值得回应这样的说法。

  17. 路人

    1.这些音乐欣赏会是面向“市民”的。
    2.凭什么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绝伦的东西要永远跟“穷人”绝缘呢?

    市民=穷人吗?
    2011年,杭图的Hifi室共举办了139场音乐欣赏会,参与人次为13900。
    不知其中穷人几何?

    没必要玩概念来激起盲目的“劫富济贫”情绪

    其实用一个简单的说法就很清楚:
    花同样的钱
    是买一碗燕窝还是买一堆白馒头
    对不同需求的人群而言
    见仁见智
    一碗燕窝对于饿着肚子的人
    最多是图个新鲜而已
    千万别说这就是特地为他们买的

  18. 沉默的多数

    楼上的燕窝比喻不准确。燕窝不能共享,你吃了我就没有了,因此应该多供应馒头给穷人。文献资源可以共享,音响设备可以多次利用。富人欣赏了,也不影响穷人再利用。这就是图书馆应该的做的,不能算奢侈,更不是罪。说得政治一点儿,就是保障群众文化权利。

  19. 路人

    “燕窝不能共享,你吃了我就没有了,因此应该多供应馒头给穷人。”
    —-我的比喻中,燕窝能共享,馒头也能共享,只是面向不同的需求。
    “这确实是图书馆应该的做的”,诚然。
    但是,其中的”燕窝”也确实能算奢侈,这无须讳言。
    就如同高价收藏的古籍一样看待,不必由此大谈“保障群众文化权利。”
    不要忽略最重要的:
    千万别说这就是特地为”穷人”买的!
    难道非得如此,奢侈就师出有名了?
    把人分为“穷人”、“富人”的对立,可能远远偏离了图书馆的宗旨!

  20. 图林人

    答“沉默的多数”:
    有二个核心问题:
    1. 如果价值千万元的音响由馆长私人掏腰包,或者说哪个民营企业家赞助,不是来自公共财政,那么,别说是千万元人民币,就是亿万美元那么贵,没有什么好多说的。但既然是公共财政支出,哪怕是所有读者共享,决策者自己没有享用,图书馆这样做是否合适,自然值得推敲。这个政治道理一定要拎得清。
    2.对于大多数非专业耳朵,用顶级专业音响奉承,是否理性?购买一般的高档音响能不能满足读者的需求?这是一个技术问题,不是政治问题。
    到底是谁在一味地矫情,想通过对读者的深情厚意来突破理性思维?要和我辩论,还是先请从政治上和技术上正面回答,请保持客观、理性,千万不要只会煽读者的情,这里没有什么读者会来访问的。
    其实,为百姓买顶级音响,不过是个幌子,主要是用来烘托彰显图书馆自身多么高尚伟大。
    最近好像得什么奖项了吧,这个奖项的代价真不小,沉甸甸的。

  21. 路人

    乞丐曾经是图书馆炒作的热点,借以炒作出名,其实是件子虚乌有的事,音乐设备同样用来炒作,学术界的一些人拿点好处帮助炒作,不问真假,只图名利!图书馆还是踏实的做点事,玩虚的持续不了多久!好歹也文化单位的人,保持了盖有的文化素养!

  22. 图书馆人

    图书馆界的责任好重大哟,图书馆人一直以来都是默默的做事,低调的做人,
    以致“路人”的文化素养还比不上乞丐,乞丐还知道去图书馆学习,怎么“路人”
    就不知道呢?

  23. 匿名

    说别人“假冒”,说别人无知,说别人不知道学习,说自己默默做事低调做人、还自吹自擂的说骄傲,别玷污了“图书馆人”这个名字!或许是某“中层”吧?

  24. 图书馆人

    呵呵,“图书馆人”是广西灵川县图书馆文晓云。超平教授和褚馆长都不认识什么
    文晓云,但是只要是真正的图书馆人,都不允许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诋毁我们的超平
    教授和褚馆长!

  25. 图林人

    对于我提出的二个核心问题,“沉默的多数”沉默了。
    广西灵川县图书馆文晓云馆长:你不具体回应我的观点,却说我无知、假冒,怎么看都有文革扣帽子的遗风,欢迎你进一步发扬文革的辩论遗风,和我辩论。只要不扣帽子,不打棍子,理性客观,真理总是越辩越接近。另外,李女士和褚馆长不认识你,你也不能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们认识你啊!

  26. dzbai

    图林人”希望不是作为特邀,而是作为一草根,能随意地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在开馆的任何时候,不出示任何卡,能自由地走进任何一个专业听音室。听后还希望能随便借走室内陈列的一些DG、EMI…的唱片。”估计这个要求高了些,对中国图书馆来说还真没有哪个馆
    有如此财力,毕竟是发展中国家吗!当然我希望杭图走得远些,毕竟有好开端呀!
    “我还想说,如生活一般,音乐有不同的类型和风格,杭图也不要指望每一个听众都“心态平和”。还有,什么是“天籁之音”,不同的耳朵自有不同的感觉。不然,还真是太外行了。”
    又不是你的个人听音室,干吗要求人家如此专业吗,大多数感觉不错就达到为读者服务
    的目的了呀!
    希望图林人别滥行个人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