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那台电脑,我忍不住要说点什么

2008年的志愿者行动,我去了贵州,同组的有范并思、柯平、郭斌、刘炜等诸君。贵州省馆的钟海珍副馆长是个对事业热爱、对现状着急、对工作热心的人。她提前策划了一个副产品——在志愿者行动期间搞一次省学会的学术报告会。

这的确是个机会,反正可以作报告的人已经到了现场,还不止一个,不用另付车马费。

她提前做了预算,其实真的很合算,只需要小小地酬劳一下作报告的人。

被邀请做报告的是三位来自高校教学岗位的志愿者:范并思、柯平和我。

这个报告会的内容当然不能与志愿者行动的讲课内容一样,对于我们来说,需要另外准备。——这是钟馆长要付给我们酬劳的理由。

我们原本可以心安理得地收下酬劳,1000元每人。

但我们不想这么做,因为不想给志愿者行动带来任何副作用,况且还是在经济欠发达的贵州。

我们面对贵州基层公共图书馆事业的惨状,做出了一个颇具煽情效果的决定:用这笔钱去弄一台兼容机,捐给一个县图书馆。

潜意识里,我们似乎希望能够打动一些人,比如那些能够掌控图书馆事业命脉的人。

3000元应该弄不起一台低配置的电脑,我告诉钟馆长如果不够我们再捐。但钟馆长没有让我们再捐,而是她自己捐还是由省馆补足,具体的我不清楚。

最后我们选择了捐给罗甸县图书馆。

有几个理由:

1. 这是一个名存实亡的县级公共图书馆,因为已经有N年没有获得1分钱的购书经费,已经丧失了作为公共图书馆的功能;
2. 这个图书馆的馆长对公共图书馆的现状很无奈、很痛苦,她跟一些显得麻木的馆长不太一样,她让我们感动;
3. 这位馆长是一位残疾人。老范私下对我说,但愿这台电脑可以让杨馆长学到一点可以谋生的技能。

 

闭幕式上举行了捐赠仪式,杨春燕馆长含着眼泪说了感激的话,台下来自省内各地的基层馆长们都陪着流泪,里面很多是大老爷们儿。

一台电脑,这算不上什么值得渲染的捐赠,但那种场景和氛围让人终身难忘。所有的人,心里洋溢着一种对这份事业的揪心,甚至有些悲壮。

那一年到贵阳,是我自1988年底调离贵阳后首次回到这个曾经生活了6年的城市。城市的巨变让我没有那种由衷的欣慰,因为虚浮的繁荣后面,是基层图书馆事业惨不忍睹的现实。一个不能给老百姓的基本文化权益提供保障的繁荣,不可能让人产生认同感。

我觉得很可悲,当年的离去,是因为无法与当地的人文环境融合,尽管我是那么喜欢和留恋花溪;再次重返故地,面对它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仍然因为这种“人文”的因素而无法认同。

但这个地方,一定会融入我太多的情感,因为那6年不是普通的6年,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年华。我几乎是怀着对自己青春年华的怀念来感念这个地方的。

今年因为中图年会,我再次踏上了这块土地。在出发之前,意外地从姜火明记者那里获得一个消息:当钟馆长一年之后因工作去了罗甸县图书馆,发现那台电脑并没有在图书馆,而是被县文广新局占用了。

到贵阳后,我专门找到姜火明,询问那台电脑的最后下落。姜火明说,被钟馆长谴责后,文广新局回复说已经把电脑给了图书馆,但钟馆长说,她没有在图书馆看到电脑的影子。

年会期间,图林某朋友有机会跟贵州省文化厅厅长一起开会,他把电脑事件告诉了厅长。朋友对厅长说,事情虽小,但性质恶劣。厅长当即表示要追查。

其实,对追查的结果我表示不抱任何希望。很大的可能,县文广新局会一口咬定已经给图书馆了,早就给了,从未占用过,而图书馆也会被迫说的确给了。。。给了还是没给,其实今天已经没有意义了,那台电脑或许已经都无法使用了。

让我们寒心并愤怒的是,其一,这是在欺负一个残疾人;其二,从文广新局对这台电脑的作为,可见他们是怎样在“支持”自己应该支持的图书馆,作为他们属下的图书馆将会是怎样的境况,一切自在不言中。

 

5 comments:

  1. 教授您好,我是罗甸县文广旅游局办公室小岑

    教授您好,我是罗甸县文广旅游局办公室小岑,今天看见您的博客,您对我们基层图书馆的关注和关心,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关于您所写的《关于那台电脑,我忍不住要说点什么》可能与现实有点误会,现说明如下:
    一、2008年,此电脑经我局原副局长黄宝甸同志从贵阳拿回,当时就拿给县图书馆使用至2010年12月底已无法正常工作,目前电脑仍在县图书馆库房。
    二、在2009年9月,我局新任局长卢云同志上任后,经多方筹措,在2010年、2011年两年均从上级部门和县委、县政府协调资金解决了图书经费5万余元和办公设备(投影仪2台、电脑35台、办公桌椅39套、文件柜5张等),电脑不仅能保证工作的正常,还对外进行了免费开放,创新了新时期图书借阅工作。
    三、2008年至今,由于组织需要,我局图书馆馆长先后更换了3人,在设备移交时,只注重设备类型、数量等的交接,没有说明设备的来源等,导致现任馆长不知道其中一台电脑是您们几位教授捐赠,意识上只认为是上级主管部门送的。
    今天虽然我被局领导批评,并责令追查微博反映的情况,并将事实对外公布,如与微博所说的一致,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责任。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作为图书管理的工作者的我们,深感欣慰,在电视、电影、网络冲击之下,至少仍有您们高知识分子在关注、支持和鼓舞我们,仍有您们在重视着“老、少、边、穷”一线图书工作者。
    在此,我恳请您们几位教授,继续关心和支持我们,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们对我们的期望,继续为西部边远山区文化事业发展作出我们最大的贡献,并希望您们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临指导工作和作客。
    岑武壮
    2011年11月2日
    联系电话:13518544449

  2. 金色刺梨

    唉,图书馆越来越难生存了,别说贵州那个小县城了,即使经济发达的地方也认为图书馆的建设可有可无,现在因为从网上可以轻而易举获得信息,上图书馆的人越来越少了,很怀念我在北京进修那段时间,我们是怀着怎样敬仰的心情走进北京图书馆的。

  3. evonchang

    看到这个博文,似乎晚了一点。
    ————————————————————
    现实的无奈,反衬出图书馆人的理想的可贵,这些现实的改变,正是我们这些人所追求的极致,且看我们这些人能够在我们有生之年,能够将这一状况改变到何种程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