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全国高校图工委的建议

高校图书馆又被媒体曝光,还是出租。。。这次是烟台大学图书馆。

还记得当年“信阳事件”么?几位图林网友对高校图书馆把赚钱的手伸向学生看不过去,在网上写帖子抨击,后高校图工委出面与河南高校图工委沟通,再由两层图工委派人去跟信阳师院校方沟通,校方承诺改善图书馆馆舍条件,馆方承诺取消出租座位的做法,这事,算是有了一项相对圆满的结局。

后来,大家都麻木了,因为信阳的做法绝不是独此一家,高校出租研究室、座位的事情实在太普遍了,见多就不怪了,爱谁谁。。。只是,每每被媒体爆料一次,大家在心里无奈一次,仅此而已。

说句公道话,这几年,公共图书馆的改变挺大的,因为社会公众的权利意识增强,动辄就维权——投诉、向媒体爆料等等,再加上公共馆自身的努力,很多明显有违公平理念的事情,在公共馆正在逐渐地消退,有些馆,发现一点整改一点,不断地变好,再变好。。。我去年参加《中国公共图书馆事业发展蓝皮书》编写,负责的内容包括“媒体视野中的公共图书馆”一章。在搜集媒体对公共图书馆报道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媒体对公共图书馆的批评真的是逐年减少,越来越少。。。顺便再说句公道话,就来自舆论的压力而言,公共馆那真叫如履薄冰啊。。。

高校出租研究室、座位的事情几乎年年都有见报,我很好奇,高校图书馆界,真的就这么坐等媒体一家一家来晒这样的丑事?虽然这样作的高校馆只是部分,但因为高校基数大,所以这部分的绝对数也不是一个小的数目。。。这样一直晒下去,伤不起呀。

每次高校图书馆光荣地上媒体了,面对媒体的采访,图书馆人的解释少不了“为了给学生提供个性化服务”,缓解稀缺资源的分配问题等等。。。晕倒,用钱来打造的服务能称为“个性化服务”?用钱来缓解的矛盾又激化了别的什么矛盾?

对内,高校馆的人总有很多理由——学校不重视,地位低下,员工福利不如其它院系。。。对此,本人表示理解,只是提个建议,即使要改变地位、福利等等老大难问题,总还有个能做和不能作的底线吧。。。这个,大家懂的。。。

所有的潜规则,都有做和存在的理由,而所有的潜规则,损害的都是公众或行业等等的利益,所以,潜规则的理由再大,也不能超越底线。

我都能猜到,很快就有人会通过各种方式来恶心我:你高尚,你不为三斗米折腰。。。但我们要吃饭要供房要养孩子,你给出出主意,高校馆怎么才能改善员工的福利?人人生而平等,在一个学校的锅里吃饭,凭什么别人吃肉我们只能喝汤?

对不起,本人出不了任何高招来改变高校馆的福利,我只知道,就像法律不会因为贫困者为生活所迫的偷盗而网开一面一样,我们,也有不能去碰的底线,天大的理由也不行。。。所以,本人表示,不受理任何“问计”式的讨伐。。。

所以,建议全国高校图工委在界内做点舆论宣传,比如搞点“行业自律”、“服务宣言”什么的,用一种共同的承诺来彼此约束,让大家知道底线在哪里,超越底线的做法应该受到同行的强烈BS。。。不管这有没有用吧,让一种正向的职业价值观能够竖立起来,还是必要的吧。

2 comments:

  1. 超平 *

    转帖微博上对此文的留言:

    此方月:“法律不会因为贫困者为生活所迫的偷盗而网开一面一样,我们,也有不能去碰的底线,天大的理由也不行。。”因为这句话,必须顶一个。

    鬼子-小绵羊:高校图书馆靠这个方式收不到几个钱的,靠这个也解决不了图书馆员的福利,拿这个作为收钱的借口显然是瞎扯。图书馆必须有所作为,才能争取到在学校的地位,有地位了就会自然解决员工的福利问题。

    图书馆员的湖畔阅读: 是啊,公共馆免费了,高校馆还收得起劲呢,还有一个是电子阅览室的收费。这是显示出国内图书馆界的割裂。高校的高级知识分子不会不明白底线,而是在私利的驱动下为之。我们社会没有纠错机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