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纸质阅读与数字阅读之争

为完成一篇约稿,很认真地关注这场争论。当然,实际上我一直都在关注,而为写作的关注,貌似感觉不太一样。

显而易见有两个阵营,我指的是坚守纸本阅读和追逐数字阅读的不同人群;另有中间派,他们不排斥数字阅读,但也喜欢纸本阅读,我本人属于中间派。

我观察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 诸如“走进数字阅读时代”、“从纸本阅读到数字阅读”这样的表达,往往会遭致纸本派的质疑甚至反对,他们担心这种表述会向社会传递一种错误的信息,即纸本阅读已经被数字阅读所取代,或者他们反对用这种表述来暗示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他们认为事情并不是这样。

还观察到了另一种现象,争议的双方在坚守自己的信念的同时都有一些强加给对方的东西,以至于每个阵营都有了由对方贴上的标签。我们很容易猜到这两个阵营各自的标签是什么,比如纸本阅读派,他们的标签是:保守的文化信念、低效率、对新技术的无知等等;而数字阅读派,他们的标签是:低下的文化品位、浅阅读、差的阅读体验等等。

从这些标签上,我们看到了隔膜。两个阵营争议的持续不止跟对话方式有关,实际上,争议发生在不同的理性框架下。纸本阅读派的一方,他们立于文化与历史理性,尽管他们会下意识地不去正视阅读方式变迁本身所蕴含的历史必然性,而只是强调即将面临的文化丢失;而数字阅读派的一方,他们更多地关注技术带来的新体验和快感,关注一种不可逆转的趋势,或许,他们的确不愿意踌躇于文化的复杂性之中,甚至把不得不丢失的东西看成是一种必然。 正是由于双方的理性框架的不同,造成了一个现象,当争议发生的时候,沟通和相互理解远远少于相互埋怨和不屑。

在两个对立派的争议中,我在心里偏袒数字阅读一方,因为,纸本阅读派赋予数字阅读派的那些标签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比如,认定数字阅读是浅阅读(leon老师认为深阅读浅阅读是伪命题),浅阅读的下位标签则是浏览式、随意性、跳跃性、碎片化,这一点我无论如何都没法接受。因为从个人的体验来看,我也有拿着纸本书快速、跳跃地阅读的时候,而所谓碎片化阅读,很多时候可能是由于时间的碎片化造成的。另一方面,我个人所获得的很多知识、愉快的阅读经历,相当一部分都来自电子文本,我发誓,那些内容没有因为是数字化的就变了味。

直到昨天,我看到一篇数字化的文章(哈哈):Resisting the Kindle(链接) ,我感觉自己被某种东西打动了,leon和keven两位老师认为这么旧的文章你干嘛那么激动,是的,观点没有什么新意,但文章的情绪很好,在BS数字阅读的时候没有那么无厘头。联想到看到的其他人的类似观点,我发现,坚守纸本阅读,BS数字阅读的人,通常从两个层面来形成他们的观点,一个是个人的阅读体验,另一个是社会的文化传承。

看了这篇文章后,我开始了例行的下午茶时间。我每天下午很讲究地喝茶,用很装B的茶具,还常常变换着茶叶的品种。当小小的茶杯被我握在手心里的时候,当茶叶的馨香弥漫在口鼻之间的时候,我突然理解了对纸本书无比眷恋的人们。

Leon在讨论这个话题时曾经问过一个问题,我们读书,读的什么?在昨天之前,我毫不犹豫地回答是“读内容”。就是这个读内容,其实构成了我个人对争议的基本立场,既然是读内容,纸本书和电子书,有什么区别呢?

我们喝茶,喝的是什么?茶?如果是茶,盛在什么容器里,不都是茶吗?比如装在纸杯里?装在塑料瓶里面的各种茶水也不都是让你补充了水分吗?

我有一套佛山的朋友赠送的茶具,茶盘是一片荷叶——翠绿欲滴的荷叶,茶托是一枚枚细小的树叶,也是翠绿欲滴的模样,托在托碟上的茶杯,就是绿叶上的一滴水珠。我每次用这套茶具喝茶,都喝出浓浓的绿意来,很享受。

我有一个朋友,是虔诚的佛教徒。她去台湾旅游,带回几样僧人手工制作的茶杯,我看着她手捧那些别样的茶杯,我知道,姐喝的是一种滋味,一种意境。

那是由茶、水、温度、杯具、姿态、心境等等构造的一种那啥,好吧,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一些装模作样的人,因为这样的装,使人组成的世界多了一种状态,人因而变得——绷住了,少了一些本能的粗鄙。

曾经看到过一个老外从阅读体验的角度看纸本阅读和数字阅读,他很强调纸页的质感,他认为这是阅读的一部分。

如果我能理解喝茶的那种感觉,为什么就不能去理解他们对纸本书的狂热和眷恋呢?

这其实就是我想表达的,双方太多的对立,是造成争论不休的原因。试图去理解而不是简单地给对方贴标签,或许讨论的程度就不一样了。

除了阅读体验,另一个层面就是社会的文化层面,这个问题太复杂,其实我还没有想透。我想,这是一个无法忽视的现实,如果将来纸本书真的退出历史舞台,的确意味着一种文化的消失,不仅仅是那一本一本的书,而是一种文化,那是在一个漫长的历史中沉淀下来的东东。

但我会很迷茫,因为keven和leon都认为社会的发展不仅仅是只做加法,必要的减法还是要做滴。真的吗?

但有一点我坚信不移,就是纸本书和纸本阅读不是依赖于保护就能坚守地盘的,没有力量可以退却数字浪潮的冲击。

保护,不能保住地盘,所有的对数字阅读的诋毁、不屑,都像遗老遗少的酸腐一般让人心生同情,同时也会觉得可笑。但是,保护是必要的,只不过保护的是一种文化而非地盘。

如果看不到出版形态发生革命性变革的可能性,当革命真的到来的时候,那才是真正的杯具。与其这样,还不如想想,应该形成怎样的商业模式来给纸本书留下一片生存的空间。这,比哀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要有意义得多。

最后,我想傻傻地提一个问题,纸本派BS数字派木有文化,想想纸本阅读文化的产生背景吧,既然如此,难道将来就不能形成数字文化?

 

2 comments:

  1. 图家小工

    作为一个图家小工,看着图家起劲的数图热情,老是忐忑,在数字时代人们还会象纸时代那样依恋图书馆吗?
    有人说图家的数图热情就是为了让人们依恋依旧。可是,很多情形是,内容变了真的会导致容器的消失啊。
    折腾数字的人家太多太多了,图书馆需要这样起劲吗?

  2. 超平 *

    转一下keven和leon两位大牛在微博上对本博文的留言:

    keven1w 不错的小文,旗帜鲜明的骑墙,相信能得到90%的中间派。然而leon之所以说这是伪命题,是因为Y一代根本不这样看问题,虽然很精英,但视角已作古。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存在数字阅读和传统阅读的对立,纸本可能会是一个选项,但从几分之一,到几百分之一,直至成为拍卖行里的供品,人们偶尔谈论,但敬而远之 (9月15日 22:01)

    奇正童话 很想拍砖啊,但无处下手,因为连墙角都找不到。我能看到的墙角影子是赞同变化的,这我同意。没有变化就不是文化,那是僵化。明师说得很对,固守传统纸本者通常从个人的阅读体验与社会的文化传承来说事。前者与个人的文化记忆有关,它不太会成为新一代人记忆的基因。世界就是在一代代人的记忆更替中前行 (9月15日 22:4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