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春们的困境

两周前在文化部文化干部管理学院上课时,走进教室听到有人招呼我,一看是李春,我走上前去与她拥抱。课后我只有很短暂的时间与她交流,最关心的问题是:政府会给她的新图书馆每年多少经费。

李春回答说,还没有说法。。。。政府不吱声,她也没有去正面问。

我太理解这种状况了,地震前的北川图书馆,三个女人一台戏,每年5000元的购书经费。。。李春和她的同事们在地震前是怎样在打拼,我之前的博客已有介绍(这里)。。。。不是说那谁谁不相信眼泪吗?我觉得李春是很清楚这一中国国情的,所以07年在四川的志愿者行动基层馆长培训过程中,她笑眯眯地向我讲述着她的故事,我听得掉眼泪。

今天她还是笑眯眯地继续给我讲故事,这个故事的情节仍然少不了那几个元素:新馆意味着更多的工作,人手紧缺得让人头痛,钱还不知道在哪里,她心里仍然涌动着的对这个职业的那份理想和激情。。。

经历了大地震的九死一生,李春还是那个李春。她高高兴兴地对我说,钱的事情,我先不去找领导说,等我把人气做上去。。。

就这一句话,把我拉回到07年夏天,我知道,当年李春打动我的那些东西,都还在。。。。

好吧,除了这些,李春还能怎么样呢?

我没有去过北川,从西北老汉的照片(这里)上看,新北川,真的很炫;新北川图书馆,炫的炫目。

透过表面的炫,李春的困境除了差钱,还差人。

她想把服务做上去,把量做上去,以此来向政府证明图书馆的价值,以获得拨款。但是做服务,做量,这个需要人手啊。

这是怎样的一个怪圈!

今天上午秦健老师在Skype上告诉我,新北川图书馆太缺人手了。。。。

她和曾蕾昨天去了李春那里,这是早就策划的,我因为20号学校还有本学期最后一次课而未能同行。她们还万里迢迢从美国背了一些书来,前几天秦老师告诉我,虽然来去只有一天,但她们还是希望具体做点什么,比如在北川图书馆里去当几个小时专业馆员。

竹帛老师那里启动了支援灾区的中山大学学生志愿者活动(这里),竹帛参加了新北川图书馆开馆典礼,他应该是太知道北川馆,不,还有汶川新图书馆、青川新图书馆等现在面临的困难。有了中大的学生志愿者团队,这个暑假里几个灾区新图书馆应该会有很多精彩,为李春们高兴。

学生志愿者最多能在暑假期间给灾区图书馆增添人手,一年里的大多数时间,这些图书馆仍然会陷入那个怪圈。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假设365天北川馆都不闭馆,如果每天需要两名志愿者,一年需要730人次的志愿者,再加上汶川和青川,总共需要2190人次的志愿者。暑假的60天由学生志愿者来承担,还剩下1830人次;假设每个人去一周(7天),一年大约需要262名志愿者。

全国所有的图书馆,包括公共馆和高校馆,大家联手支援262名志愿者,每人一周,在暑假以外的时间里去帮助三家灾区图书馆,费用由各馆承担,这个,是否可行?

关键是要有机构来组织,从招募志愿者(馆)到人次的安排,以及与当地联系,等等,这件事情小有点繁琐,但并非不可为。只是,什么机构能够来承担?

zp8497586rq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