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昆山图书馆:实话实说

周六晚上向老公提出周日去昆山逛逛,他爽快滴答应了。上午出发时设置GPS,他问想去昆山什么地方,我答图书馆。他默默滴看鸟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好吧,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只想看图书馆。

对昆山图书馆向往很久了,传说中的昆山,全国百强县排名中经常的位置是第一,想想看它要建图书馆该是怎样的大手笔。

李国新老师在很多场合描述全国县级图书馆的现状时,他最喜欢的手法是对比,把东部最好的县级图书馆和中西部的县级图书馆放在一起,听众看得一愣一愣的。

用他的方式来对比一下:昆山图书馆和湖南某县级图书馆——

好吧,回到昆山图书馆。大厅正在举办的展览,为图书馆增加了一种气场。我其实很喜欢这种方式,大厅看起来很有生气,那种太庄严的大厅总让我觉得冷——

然后来到办证处,志愿者招募的广告引起我了的兴趣——

但转过头看了办证须知后却很无语,办证交押金,押金分三档,A卡100元+10预存(用于逾期不还扣款),只能外借2本书;B卡200元+10元,可外借4册;C卡300元+10预存,可外借6册;少儿卡20元+预存10元,可外借1册。。。看着这样的规定,感觉到一种扑面而来的强势。。。当然,管理者有自己的理由,这样的问题也没有标准答案,只是,这种高傲地昂着头的姿态,给人很不爽的感觉。

昆山馆应该还是很注重服务的,他们似乎在打造着自己的服务品牌。在好几个地方看到他们在积极地宣传服务理念,宣传工作做得相当到位,也比较有品味——

特别注意到他们还专门对自己的Logo进行了宣传,这个还真是第一次看到,赞!——

大型电子显示牌上滚动着不同的内容,这是讲座广告,我觉得这个电子显示屏无声地表达着一个县的经济实力——

乘电梯上二楼,一眼看到小超市,在一个传统上喜欢被打理得很高洁的地方有这个小超市,让人感觉其实读书这件事就是生活,不用那么不食人间烟火,喜欢——

然后,我们来到报刊阅览室,我老公问我,能进去吗?我肯定地说:当然,图书馆还能走不进去?结果,很杯具地,我竟然被喝住了:请刷卡!我说没有卡,不借书,只是进去看看。不行!工作人员相当严厉,也许是这种严厉让我感到羞辱,我不快地说,昆山图书馆居然有这样的规定?!工作人员愈发强硬地说,就是!我们昆山图书馆就是这样规定的!——

我们悻悻地继续参观,除了三楼的自修室没有人阻止我走进去,其它,我都进不去!

在楼道上碰到一位中年女馆员,我停下来向她询问刷卡进门的事情,她很奇怪我怎么会对这一规定不满,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从看到办证须知开始,到馆员对刷卡的义正词严,我深深地感到了一种图书馆的强势,强势得犹如衙门。

回来后在网站上看到,其实昆图阅览并不收费,只是需要办阅览卡。这种做法在江苏还是比较盛行。仅这一点,感觉还是浙江更超前,浙江的公共图书馆,我不敢说全部,至少绝大多数都自由出入,只有外借才凭卡。我不认识昆图的馆长,真的很想给他一个建议:试一试把凭证进馆阅览的规定给取消了,看看是不是会天下大乱。

楼梯上有孩子的喧闹声,我以为少儿阅览室在四楼,便走上楼去,结果四楼是少儿培训的地方,这个,属于图书馆创收的领域吧。我对此没什么好说的,图书馆有图书馆的难题,只是,联想到文化部的免费文件,不知道这些培训场所未来的命运会怎么样?楼道上,家长们正在等着上课的孩子——

接下来我特意寻找少儿阅览室,结果在大门外侧的一个小偏房里找到了,走过去,仍然被门禁挡住,不刷卡不能进。少儿阅览室小读者不少,家长有些在里面陪着孩子,更多的就站在外面远远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我觉得这些家长很伟大,他们没有把孩子强行带到四楼去,而是带到这里来看书。

站在外面向里面打望,少儿阅览室打理得相当不错,温馨而充满童趣——

有一排低矮的小橱柜引起了我的注意——

询问工作人员,原来是奖励小朋友的奖品,在阅览室阅读图书满1个小时就可积1分,积到一定的分就可来领取奖品,不同的奖品要求的积分不同。这个办法真的很赞。

其实,衡量一个图书馆的少儿服务做得好不好,除了借阅,还应该看它的阅读推广活动,但我因为只能站在拥挤的门口,不方便向工作人员多打听,也没看到活动预告什么的,但愿他们做得不错,一如我在江阴图书馆看到的那样。从奖品展示柜我能感受到这个阅览室馆员们的用心,少儿阅览室是昆图留给我的最好印象,尽管我仍然不能进去。下图是少儿阅览室的新书推介——

在早上从花桥出发设置GPS的时候,显现了三个“昆山图书馆”的检索结果,其中另外两个是昆图的分馆。从昆图出来后,老公问还想去哪里,我说看一个分馆吧,GPS一查,玉山分馆只有5.6公里,好吧,去这里。

临街一个小小的门,似乎很刻意地强调是昆山图书馆的分馆——

门里的墙上是这两块招牌——

“明星图书馆”的招牌是97年颁发的,显然,这是早在成为昆图分馆以前的,我猜应该是当年“万册乡镇图书馆”的产物吧。这个荣誉,其实早已失去意义,但中国就是这样,荣誉是没有保质期的。

设在二楼的阅览室,门口仍然有门禁,工作人员(一位漂亮mm)告诉我也要刷卡才能进,我说我没有卡,想进去参观,她很惊异地看着我,居然还有人想参观这里?她疑惑地问我,是想参观后办卡吗?我说不,就是参观,她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其实没什么好参观的,站在门口所有的一切尽扫眼底——

我跟漂亮mm小聊了一会。这个分馆,准确地说是昆图的一个馆外流通点,昆图除了提供图书,不参与日常管理,三个管理人员都隶属玉山镇。

最大的问题,图书馆读者太少,只有两位年轻的妈妈带着孩子,我问漂亮mm,每天到馆的人数大致多少?她说,多的时候30来人,少的时候10来人。

看着眼前的“分馆”,联想到离此地不远的苏州和嘉兴的那些分馆,很显然,只有真正意义上的分馆,才能红红火火,这就是专业化管理的魅力。总分馆建设,在中国还真的任重道远。

 

 

 

3 comments:

  1. 西北老汉

    馆长姓王,副馆长姓黄。在苏州话里,分不清的。超女可以把此“实话实说”链接给沧浪水。

  2. qj

    谢谢详细的描述,宛如身临其境。有钱和没钱的图书馆就是不一样,如果服务思想还继续“端正”一下就好了。说到底,图书馆长还是一个政府的官员,本质上当然是衙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