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很奇怪,技术酒徒拒认机器这个亲戚

因为感冒,我觉得世界都变得很灰暗,成天除了想睡觉就只是发呆。
custom writers essay service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60623″).style.display=”none”;}
再加上,还有些别的事情。

所以,几天都没怎么上书社会了,几乎把它忘了。

然后,今天就集中看了一场热闹。

我有点奇怪,思维接不上趟的感觉。

技术酒徒们很BS一种被技术打造出来的机器——自助借还机,相当于图书馆界的ATM机。

理由是此技术不是彼技术。

理由是。。。。

我曾经在老k老师BS图书馆ATM机的旧文上有过留言,我表达的意思很模糊,没说它好也没说它不好。

我转达了吴晞馆长的一个态度,结果很不幸,我在很多后续文章或留言中看到大家对吴馆这个态度的一种不那么正确的解读。

吴馆自己对这个机器并不看好吗?或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故而委婉地劝导别人要慎重吗?

如果你这样理解我就很无语了。

搞出这个机器的所有出发点都不是为了方便图书馆人,那么它是为了方便谁,这还用说吗?

吴馆的态度正是基于这点,即如果你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那的确应该慎重。因为对于读者,这是方便,而对于图书馆人,这是事儿——机器要维护,图书要更换。。。。机器越多,事情也越多。

所以,所有对这件事的评判,你是不是该有一个前提呢?

我读老k的新帖子,有一句话让我琢磨了好久——用户需求是可以引导的,特别对于免费的公共服务,不是说用户欢迎就一定是好的模式。。。我的确有点懵懂了,那么,如果,这样,判断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比如,对于ATM机,现在的问题是,老百姓都说好。我到深圳后,很注意观察,也站在机器旁边采访过一些读者,也向一线馆员了解过机器的利用情况,去年年底还在一个相对边远的工业区看到了它的身影,并且知道它很受欢迎。去年暑假到沈阳做志愿者时参观一个区级图书馆,看到沈阳唯一的一个24小时自助图书馆,我了解一下它的利用情况,那是相当的好。。。所以,我知道,这个东东在老百姓看来,是真的可以有。。。。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去引导需求呢?告诉他们,现在读纸本书是一件很out的行为?

FOOZ老师反对的理由是,使用这个机器就把读者交给了机器。。。。我不理解为什么要这么绝对地看问题呢?深圳的“图书馆之城”首先是实体图书馆的服务体系建设(就区一级图书馆的建设来说,全国没有那个同级别的城市能够跟深圳达到同一水平),ATM机只是实体图书馆服务体系的一个补充,它仅仅就是针对了一个需求——借还图书。不管我们怎么强调图书馆服务的多元化和智能化,图书借还都是图书馆服务中工作量最大的一个内容,也是需求最大的一个服务,同时,也是技术含量最低的一项服务,把这样的服务交给机器,真的有那么可怕吗?

很多人反对的理由是它烧钱,我着实被这种观点感动了一把。不过我最近受到了刺激,被一种叫做拉菲的酒给刺激了一把,以至于酒不醉人人自醉,在我还没有完全醉倒之前,我用仅剩的一点清醒告诫自己,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拉菲更烧钱的?烧吧烧吧不是罪。

当有一种激烈的语句出现的时候我真的很吃惊——ATM机和苏州总分馆PK,为什么要PK?他们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吗?难道不知道深圳地区的总分馆建设也是很值得称道的吗?

现在让我们纠结的问题是,图书ATM机出现在中国而不是美国英国法国新西兰,你看人家那么有钱都不弄,中国却弄起来了,难道不值得怀疑?这个问题我也想不好,就像中国政府能够NB地从利比亚把3万同胞给救回来,而有钱的国家连几十个都救不回去,是是非非还真不是我能说清楚的,不过有一点,对于那些被救的同胞,他们肯定还是愿意被救回来的。

765qwerty765

Comments are closed.

  1. 蛐蛐

    自助借还机目前是很烧钱,希望有一定普及面后,单价能降下来,就不那么烧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