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界与学界,永远的江湖

学界和业界有一个共同的江湖,在咱这里,这个江湖叫“图书馆和图书馆学”;在“法”那里,他们的江湖叫“法律和法学”;在新闻那里,他们的江湖叫“媒体与新闻学”。其它还有“医院和医学”等等。还有一些疑似江湖,江湖形态不明确,如“学校与教育学”、“企业与管理学”等等。

自打人类有了江湖,最经久不衰的玩法就是玩征服,最被推崇的技法就是“互不买帐法”。

互不买帐在大多数情况下以“姿态”呈现,而当姿态向动作漂移一点点,就足以酿成风浪。比如中图学会理事长的“枪口说”(这里)和竹帛斋主的火爆回应(这里)。

这种状况在许多江湖都存在,我说的是互不买帐的技法。曾经围观过其他江湖上一个大牌记者对同一个江湖的学界大腕儿的严重BS:丫X某某是贵圈大腕儿?整个一傻逼嘛居然还博导!

“互不买帐法”业界比学界玩得顺溜,上例就可为证。

在咱这个江湖,“站着说话不腰疼”是一著名论断,另有“何不亲自到图书馆来作个现场示范”、“从没在图书馆干过有何资格研究图书馆学”(绍兴青年论坛某人的发言)、“请教授们先去图书馆实习几个月再来说三道四”(长春年会某分会场上某人的发言),等等,作为业界对于学界的很“场面”的BS,貌似比“傻逼说”和谐但照样有白刃见血之功。

学界对于来自业界的“不买帐”,则往往以一种不屑于沟通的姿态昂扬而去。

玩征服。学者倚仗的武功是“学术话语”,其中“语不惊人誓不休”是最高境界,如近期王子舟老师的“官学”之说;馆长倚仗的武功是“资源与权力”,所以以务实为基调以务虚为包装;一般草民倚仗的武功是“目中无人”,见谁先BS一把,能不能恶心到对方无所谓,先占领心理制高点以便获YY之快感。

阮冈纳赞老师早就指出,江湖是一个生长着的有机体。什么是有机体?不就是谁也离不开谁吗?

学界找业界大佬作客座教授,业界聘学界大牌当首席专家。

某馆长是某教授的弟子,某教授是某馆长的同学。

教授的课题成员有馆长,馆长的工作顾问是教授。

从中图学会到各地方学会,有资源的业界来搭台,有话语的学界来唱戏。常见的生态景象是:年会主席台上一溜烟儿的馆长,作报告的却少不了教授;业界主办的专业刊物,仗着教授们赐稿以为刊物增色,或者叫做提升学术性。

学界和业界也有角色反串的时候,有一年在既有教授也有馆长讲课的场合,我跟一教授耳语:你看,两位教授讲得很实务,两位馆长倒是讲得很理论。类似的情形也见于写文章,图书馆员写文章也有很哲学很理论的足以让教授甘拜下风,比如马恒通,还有当教授以前的蒋永福,等等。

有趣的是,天下江湖各有各的套路,但仔细进去一扒拉,打量一下细节,发现玩法竟然大同小异,比如互不买帐法。咱这江湖,馆长不尿学专业的人,而隔壁新闻传媒江湖,业界大佬声称不必办新闻学专业。

还有趣的是,江湖人际绝对是最怪异的人际,学界和业界在台面上总有要对掐的是非,但酒桌上却是哥们儿。

我们每一个人,一边行走于江湖一边纠结于江湖恩怨,另一方面却享受着江湖人际的温情侠义。有一年去北京开会,前一天参加了老同学的一个由企业界人士形成的聚会,我深感孤独,深感局外,深感话不投机半句多。第二天赴会,回到江湖,所有的谈笑都是那么的入味和心领神会,我在心里感叹,回到江湖,真好!

4 comments:

  1. 超平 *

    转帖书社会对此文的评论:

    tsingove 10小时前
    水将涸,鱼相濡与沫。一鱼云,与其相濡与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方言 9小时前
    江湖女侠,西湖派浙大堂女堂主,独门绝技超平脚,独家拳法:明知故问拳!独家兵器……?

    云影 8小时前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远洋过客 8小时前
    有意思。

    花花花花 5小时前
    江湖江湖,有江有湖,本是同水生,相汇才是王道!

    中隐于市 5小时前
    但凭此文,即可确立博主的江湖地位。几时不想练了,还要有个金盆洗手的仪式才行。
    我对图书馆这个江湖的理解,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即相对“庙堂”而言,业界学界其实都是江湖,同样的“处江湖之远”,还要忧国忧民忧天忧地。
    这个行业“居庙堂之高”的地方似乎不多,当年的文化部图书馆司可以算一个,现在只是一个处了。所以,大家其实都是在江湖上混。

    老槐 3小时前
    优秀的馆长和优秀的学者从不进入“互不卖账”的行列。有谁看过杭图深图苏图的馆长说教授脱离实际么?有谁看过李国新于良芝不尊重图书馆员么?

    rizhaokfc 3小时前
    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F00Z 1小时前
    图书馆学终于进入江湖时代了。其实美国图书馆界也有类似的争论,只是不具有那么多的中国特色。业界努力实践,学界在业界实践基础上做研究,引导行业的发展。有失败有成功,但是从不会各自我行我素。成果有目共睹,AACR2->RDA; Google books->Hathitrust,整个“江湖”是良性循环。我不怕得罪人,我们这里业者中急功近利现象严重,学界中沉不下去的情况较为普遍,呈现恶性循环。开会轰轰烈烈,学术论文夸夸其谈,只求自圆其说,不求实际效益。误导的问题时有发生。学界不引导业界,业界得不到学界的支持,这就是我们的江湖的现状。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图书馆界停留在第三世界水平,我们不能怪政府,不能怪钱少,不能怪政策。还是自己身上找原因。我不是想要分裂图书馆界,不是要破坏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和谐局面,唯一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开始警觉我们是不是在走下坡路!我是不是太认真了?抱歉!

    57分钟前
    博主,牛!

    Keven 54分钟前
    ——F00Z: 图书馆学终于进入江湖时代了。其实美国图书馆界也有类似的争论,只是不具有那么多的中国特色。业界努力实践,学界在业界实践基础上做研究,引导行业的发展。有失败有成
    如果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应该说现在走在“上坡路”上更公允些,不管学界业界,都努力“互操作”,过程虽然曲折,取得的进展却也有目共睹,影响到了政府的政策制定和决策,这其中馆长教授都有功劳。
    现在的问题是偶尔分赃不匀而招致口水大战,以及方向趋势把握上的失衡或失误,该看到的没看到,有些地方走得过快过头,业界还缺乏信任和沟通机制,缺乏行之有效的操作平台。当然这也不是仅仅我们一个行业有的问题。

    F00Z 43分钟前
    ——Keven: 如果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应该说现在走在“上坡路”上更公允些,不管学界业界,都努力“互操作”,过程虽然曲折,取得的进展却也有目共睹,影响到了政府的政策制定和决策,这
    上图上海有你们几位撑着,尚且是上坡状态,其他很多馆不容乐观。

    Keven 37分钟前
    ——F00Z: 上图上海有你们几位撑着,尚且是上坡状态,其他很多馆不容乐观。
    恐怕不能这么说。杭图、苏图、深图、莞图应该说都比上图做得好。

    乔木 31分钟前
    都是自我感觉太好了——名人制造了几句名言,有了几个捧场的,就自恋得不得了。实际上,学界懒得评点者居多,业界懒得理会者更多。

    F00Z 27分钟前
    ——Keven: 恐怕不能这么说。杭图、苏图、深图、莞图应该说都比上图做得好。
    同意,业界以他们为代表,我担心的还是学界和业界的结合上,上图是最强的?

    Keven 23分钟前
    ——F00Z: 同意,业界以他们为代表,我担心的还是学界和业界的结合上,上图是最强的?
    也未必。一来槐师是上海的,更是全国淫民滴;二来上海跟北京一样,业界受学者的影响程度恐怕还不及中小城市。

    F00Z 17分钟前
    哈哈,你本身就是学界业界的结合啊。

  2. CQR

    哈哈,丫总算明白了,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要不鸟谁!存在,必有其道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珍惜每一个江湖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