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愤怒必须表达

在最近书社会的学术论争中我一直在打酱油,原本以为还会打酱油下去,把争论留给别人,我只需要学习就行了。

但是看了图谋先生的大作,我不能继续打酱油了!

褚树青的被围观的确是一个意外,这个话题早在两年前就被记者报道过,这一次通过微博而广泛传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上帝给予图书馆行业的一个机会——把图书馆人近几年的努力和这个职业的变化呈现在社会面前。

少有的,社会如此被图书馆人所感动,有网友喻之为“寒冬里的一抹温暖“。

图谋的大作是另一个意外,一个图书馆人,跳出来跟这个职业最基本的正义/价值观,跟社会普遍的对公平、平等、正义的期待唱反调,这个意外,它的强度超过了第一个意外!

图谋的大作里充满了对乞丐的不屑,因为被丐帮强行乞讨过,因为女伴花容失色了,影响了图谋高贵的心情,以至于他对容忍乞丐存在的城市和商场“印象甚差“。

我想起白岩松在节目里说的话,你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啊,就觉得自己变得那么高贵了?

可惜,这个社会就是有丐帮存在,甚至有职业丐帮,他们没法顾忌图谋先生高贵的心情。

不管他们是不是身体残疾、衣衫褴褛、精神不正常、举止不文明,只要是一个活着的人,他都应该得到尊重,他都有基本的权利,这个,是文明社会最起码的教养!

褚树青们秉承《公共图书馆宣言》的基本理念,保障每一个人,无论身份、社会地位等等,利用图书馆的权利,所以他们不仅尊重丐帮入馆阅读的权利,还把书主动送到监狱,这些个被全社会一直叫好的美好的职业理念,竟然被图谋讥讽为“忽悠”甚至恶毒地贬斥为“胡诱“,我,实在是出离愤怒!

鉴于图谋身为图书馆人却公然践踏图书馆职业的尊严,丧失基本的人文精神,我仅代表我个人,羞于与此君为友,将其立即从“我的好友”中删除。

为了方便大家围观图谋先生的大作,特贴于此。

有一种忽悠叫图书馆向乞丐开放

http://opinion.voc.com.cn/article/201101/201101241632046967.html

2011124日《华声在线》

图谋

关于“图书馆向乞丐开放”最近成了网络热门话题,图书馆界部分专家异常兴奋,然而作为一名图书馆员,也作为图书馆用户,笔者认为这是一种“忽悠”,其实质为“胡诱”。

乞丐是什么?乞丐(beggar)就是以乞讨为生的人统称为乞丐,也叫“叫花子”或作“叫化子”。“乞丐的群体结构十分复杂,其中确实有因为肢体残障,失去了劳动能力;或是家庭破败、贫病交加、完全失去生活依靠的人;或是孤苦弃儿,鳏寡无依,只得靠人施舍赖以为生者。此外,还有许多游手好闲的无赖流痞,他们好吃懒做,充杂其间,成为惰民一族;更有些流氓痞棍、逃犯流贼混杂在内。还有奇怪的现象,一些农村中的农民,在冬闲无事之时,全村成帮结伙地外出乞讨,赖以增加收入,竟也成了传统惯例。若逢早涝年景,乞者更众。”

笔者稍稍回顾了自己生活中见识过、且有所印象的乞丐,大概有数十人之众。简易的运用二分法大致可为:精神正常的与精神不正常的、残疾的与健全的、年老的与年幼的、肮脏的与破旧但不肮脏的、长期的与临时的、固定的与流动的、无文化的与有一定文化的、真的与假的……

笔者所在馆前些年的一次出游,中午被带到江苏某地级市位于市中心的大商场。商场内乞丐甚多,无论走到哪都有乞丐相随。同行的一小组,有位同事拿另一女同事开玩笑,对一乞丐说女同事有钱,跟着她就行了。果然,该乞丐执着地跟了好久,女同事给了乞丐一点钱寻求解脱,一会功夫,围上来好几个乞丐,那女同事吓得花容失色。同行几人皆惊恐,匆匆离开商场。多年来,我一直很惊诧:商场竞如此包容?!作为一个游客,多年来,我对该市的印象甚差。

回到“杭州图书馆向乞丐开放遭投诉”及馆长对此表示“我无权拒绝他们入内读书,但您有权利选择离开”一事,诸多解读是不靠谱的,“别出心裁”、“别有用心”之余是娱乐。根据杭州图书馆“服务公约”,其“服务理念:奉行普遍均等、惠及全民的思想,向各类人群提供‘平等、免费、无障碍’的图书馆服务。服务对象:杭州图书馆向所有在杭州市工作、学习与生活的个人、机构、团体提供服务。 ”我不知道杭州图书馆除了这类“公约”,有没有“入馆须知”文本,国家图书馆入馆须知明确要求:“注意仪表着装,请勿穿汗背心、趿拖鞋入馆。”,类似这样的约定,大多数馆都有,不仅在入馆处醒目位置张贴,网站上亦会明示。乞丐进入图书馆并非毫无条件,是在遵循“入馆须知”这一必要条件下进行的。面对用户的投诉,用户的投诉纯属“无理取闹”?馆长的回答真的高明?作为普通用户,我会“自然地”联想到“霸王条款”一词,奈何,奈若何?

苏州图书馆邱冠华馆长“参加苏州三馆(文化馆、美术馆、名人馆)新馆开馆仪式,遇到许多熟人,有些人说起昨天看到电视采访,称公共图书馆的理念很给力,社会需要平等,而还有的则悄悄地问:图书馆真的随便乞丐进出还提供服务?我汗!”最后“我汗!”让人莞尔,我的理解是:不好说,说不好,不说好。图书馆向乞丐开放,要知道,给公众的印象具体化就是:图书馆真的随便乞丐进出还提供服务?乞丐的第一要务是乞讨,假如乞丐“随便进出”,随便乞讨,图书馆将是怎样的景象?

“奉行普遍均等、惠及全民的思想,向各类人群提供‘平等、免费、无障碍’的图书馆服务。”,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不存在那样“理想的”服务。过去、现在及未来,图书馆的服务是因时而变、因需而变,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图书馆向乞丐开放”个案并不具备说服力,厚此薄彼、顾此失彼皆不可取。子曰:过犹不及。

7 comments:

  1. 竹帛斋主

    斋主在书社会中早已留下了遗言,告别了。不想再去说太多的坏话,好在那里是一个封闭的会社,不会对世人如何看待图书馆人产生任何实质性影响。图书馆的可悲实质上是图书馆人的可悲!

  2. 路人

    敢问尊敬的李超平教授,你可否做个志愿者从你的讲台走下,到图书馆外借服务部门向大家现身说法究竟该怎么在现实中给乞丐提供图书馆服务?期待着你把你的理论变成实践,变成可操作的指南!图书馆事业的发展需要你这样呐喊的人付出对广大普通馆员有示范意义的实践!

  3. 图家小工

    有很多事情争论起来真是很没意思。专家学者为了维护公共图书馆职业的尊严,为了争取公共图书馆发展的空间,已经做了很多很多,包括利用各种机会向掌握着文化权力的阶层宣传公共图书馆存在的价值等等。我们行业中人怎么还可以这样无动于衷呢?

  4. 超平

    转帖书社会对此文的评论:

    qinghu 2011-01-25 03:00
    说实在的,我在心底是鄙视乞丐的,可有的时候发现自己其实也在乞讨。另一种让我痛恨的人是骗子,可我们或多或少的都骗过。跑题了。

    春天氧气 2011-01-25 07:35
    为来馆读书的人提供‘平等、免费、无障碍’的图书馆服务是图书馆员责无旁贷的义务.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的帮助是善良人的基本道义.
    可是中国的现状,很多乞丐是假乞丐真骗子,特别是来馆的小偷,明明知道他是小偷还要为他提供服务真让善良的图书馆员内心割裂.
    槐师和明师一看就是性情中人,因一篇文章就把朋友拉黑变成陌生人甚至敌人,不与往来,因为觉得他”公然践踏图书馆职业的尊严”;而我等小小图书馆员,内心虽然痛恨小偷骗子,个人觉得他们公然蔑视人类道德良知视法律为儿戏,还得为他提供平等热情的服务,不能把他们拉黑,变成陌生人或者敌人,看来小图书馆员们比专家学者们更有成神的潜质.

    明知故问 2011-01-25 08:38
    (春天氧气: 为来馆读书的人提供‘平等、免费、无障碍’的图书馆服务是图书馆员责无旁贷的义务.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的帮助是善良人的基本道义.可是中国的现状,很多乞丐是假乞)

    人和人的关系有多种,不是朋友也不一定是敌人,陌生人可能更是常态,你不可能把所有的服务对象当成朋友,是不是朋友不应该影响你对他提供平等友好热情的服务。
    律师为罪犯提供辩护,明明知道其是罪犯却还要煞费苦心地为降低对其处罚的程度进行辩护,这是文明社会对人权的基本保障!
    医生救治一个杀人犯也必须基于职业良知而全力以赴,明明知道其是杀人犯却还要挽救其生命,这是文明社会对人权的基本保障!
    ……

    bluers 2011-01-25 09:15
    (明知故问: 人和人的关系有多种,不是朋友也不一定是敌人,陌生人可能更是常态,你不可能把所有的服务对象当成朋友,是不是朋友不应该影响你对他提供平等友好热情的服务。
    律师为罪)
    如果说律师为罪犯提供辩护,那只能说是他的职业道德让他这么做,收人钱财为人消灾而已,律师职业的存在应该是为了更好的利用法律,这点上本人和rainzen观点相同
    图书馆员的义务是:为来馆读书的人提供服务,前提是读书。现状是乞丐也不纯粹是真乞丐,还有乞丐帮,乞丐团伙,所以还得考虑下限制乞讨行为,真正让他们享受到读书的乐趣。
    很赞把书送到监狱的行为,很赞为社会提供公开公平的服务,但图谋先生的文章未尝不是一种预先的警醒。LZ还是冷静下来思考怎么避免出现图谋先生文章所述的情况,让图书馆真正的成为严冬中的一抹暖色吧。

    xiansheng 2011-01-25 09:27
    民?主?自由?

    明知故问 2011-01-25 09:57
    (rainzen: 律师不是为罪犯辩护,而为法律辩护,确保法律不被滥用。)
    那么,法律又是为了什么?也许你会回答:为了社会的公平与正义,那么,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又是为了谁?我们真的可以忽略个体的人?

    中隐于市 2011-01-25 10:22
    君子和而不同。争论可以,绝交则不必。
    社会包容,不仅仅是对制度和当权者的要求,也是对社会每个个体的要求。我们既然欣赏“有身份的人”和乞丐一起在图书馆看书,为什不能容忍不同意见的人同处书社会呢?

    春天氧气 2011-01-25 10:32
    律师为罪犯提供辩护,医生救治一个杀人犯,这些一点也没有错,因为罪犯和杀人犯变成了他们的服务对象和病人。假若辩护对象和病人正要对律师和医生的服务对象及其他们本人实施犯罪,你会认为律师和医生还会帮助服务他们吗?
    我是一名图书馆管理员,来我馆的读者我会对他们提供相应的服务,但是如果他们来馆的目的是乞讨,偷东西等,我会让他们离开,目的就是为了保护我的另一些服务对象。

    图林老姜 2011-01-25 11:02
    (中隐于市: 君子和而不同。争论可以,绝交则不必。
    社会包容,不仅仅是对制度和当权者的要求,也是对社会每个个体的要求。我们既然欣赏“有身份的人”和乞丐一起在图书馆看书,为什)

    xiansheng 2011-01-25 11:31
    (中隐于市: 君子和而不同。争论可以,绝交则不必。
    社会包容,不仅仅是对制度和当权者的要求,也是对社会每个个体的要求。我们既然欣赏“有身份的人”和乞丐一起在图书馆看书,为什)
    为什么不能容忍明师的愤怒?绝交是可以的。对君子?和?同?理解是不一样的。我们对价值的判断是不一样的。

    中隐于市 2011-01-25 11:40
    (xiansheng: 为什么不能容忍明师的愤怒?绝交是可以的。对君子?和?同?理解是不一样的。我们对价值的判断是不一样的。)
    正因为不一样,才需要包容呀。
    图谋是谁我不知道,但肯定既不是陈水扁,也不是本拉登,怎么就不能容呢?
    西哲有言: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同样坚决地捍卫你表述观点的权利。这点是社会民主的基石。

    xiansheng 2011-01-25 11:46
    我说的也是容。。。。

    明知故问 2011-01-25 14:08
    (中隐于市: 君子和而不同。争论可以,绝交则不必。
    社会包容,不仅仅是对制度和当权者的要求,也是对社会每个个体的要求。我们既然欣赏“有身份的人”和乞丐一起在图书馆看书,为什)
    我并非不容忍与他共处书社会,只是不再是好友。所谓朋友,只有志同道合才能成为朋友。

    阿里巴巴 2011-01-25 14:29
    (明知故问: 我并非不容忍与他共处书社会,只是不再是好友。所谓朋友,只有志同道合才能成为朋友。)
    等气消了,再做好朋友,哈哈

    xiansheng 2011-01-25 14:35
    (明知故问: 我并非不容忍与他共处书社会,只是不再是好友。所谓朋友,只有志同道合才能成为朋友。)
    “同门曰朋,同志曰友。”既不同门,也不同志。。。朋友还是免了,邻居是要的。

    明知故问 2011-01-25 17:40
    (中隐于市: 正因为不一样,才需要包容呀。
    图谋是谁我不知道,但肯定既不是陈水扁,也不是本拉登,怎么就不能容呢?
    西哲有言:我坚决反对你的观点,但同样坚决地捍卫你表述观点的权利。这)
    我似乎没有妨碍到谁的权利,我只是不与其做朋友,仅此而已。

    catwizard 2011-01-25 20:24
    (春天氧气: 律师为罪犯提供辩护,医生救治一个杀人犯,这些一点也没有错,因为罪犯和杀人犯变成了他们的服务对象和病人。假若辩护对象和病人正要对律师和医生的服务对象及其他们本)
    不知道褚馆长哪里说过让乞丐进馆乞讨?

    明知故问 23小时前
    (春天氧气: 律师为罪犯提供辩护,医生救治一个杀人犯,这些一点也没有错,因为罪犯和杀人犯变成了他们的服务对象和病人。假若辩护对象和病人正要对律师和医生的服务对象及其他们本)
    建议你把相关信息做个调研。

    leonz 23小时前
    顶一下楼主愤怒的表达。
    我只想再次重贴楼主的两句话:
    “图谋的大作是另一个意外,一个图书馆人,跳出来跟这个职业最基本的正义/价值观,跟社会普遍的对公平、平等、正义的期待唱反调,这个意外,它的强度超过了第一个意外!
    图谋的大作里充满了对乞丐的不屑,因为被丐帮强行乞讨过,因为女伴花容失色了,影响了图谋高贵的心情,以至于他对容忍乞丐存在的城市和商场“印象甚差“。
    —- 重贴这两句的原因是我在槐师”郑重声明“贴子后的评论几乎是同样语意的表达,在这再次表示强烈赞同。

    随风潜入 22小时前
    馆员失去理念,职业将会怎样?连“普遍均等”、“平等、免费、无障碍”都成为嘲讽的对象,难怪博主愤怒。如果对图书馆向乞丐开放作“忽悠”文中那样的理解,这个图谋的理念停留在30多年前。

    删除 回复 举报 西北老汉 21小时前
    bluers: 如果说律师为罪犯提供辩护,那只能说是他的职业道德让他这么做,收人钱财为人消灾而已,律师职业的存在应该是为了更好的利用法律,这点上本人和rainzen观点相同
    图书馆员
    谁最先使用了“乞丐”一词?电视上,褚馆用的是“拾荒者”。
    谁假定拾荒者进图书馆就是为了拾荒?如果一个人的社会身份是公民,经济状况一无所有,靠拾荒卫生,但他今天进图书馆就是来看书,你还要考察他是真拾荒者或是假拾荒者?一个简单的个体行为,居然能考虑出那么多的社会动机来,还真的“汗”一次了。

    西北老汉 21小时前
    (春天氧气: 律师为罪犯提供辩护,医生救治一个杀人犯,这些一点也没有错,因为罪犯和杀人犯变成了他们的服务对象和病人。假若辩护对象和病人正要对律师和医生的服务对象及其他们本)
    改变讨论的话题了。

    peade 11小时前
    乞丐,作为一种身份而言,和拥有其他身份的人,一概在图书馆一致对待的。对于图书馆这种公共场所,对特定的一些行为进行限制也是需要的。但应该尽可能的降低这种限制,以便于所有人使用图书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