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一路想

昨天从深圳回来。

之前,去了一趟宁波,具体地说,去了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

宁波大学园区图书馆的颜务林是一个有争议的馆长,至少我听到的,有说他好也有对他有微词的。

一个人在不同人的眼里会形成各种形象,这个毫不奇怪,就像你不能指望世界在每个人眼里都很美好很和谐的一样。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一个馆长的评价有我的角度。

以我的角度,颜务林是一个很好的馆长。

他经常都有让我意外的东西,当然让我“意外”不是什么标准,但我的专业理性能够让我做出判断。比如,这次他对我说,他要做的不是一个图书馆而是一个城市的图书馆,因此必须走出图书馆去办图书馆。

他现在的“一个城市的图书馆”架构是这样的:

以大学园区图书馆为中心馆,形成宁波城市图书馆联盟,这个联盟包括高校图书馆、中小学图书馆、企业图书馆和部分乡镇、街道和社区图书馆等,共计300个成员。300个不是句号,这个联盟还在继续扩展。

其中,跟高校馆的合作,其实是数字图书馆联盟,大学园区图书馆只是承担会长单位的义务。

跟其它类型图书馆的联盟,大学园区图书馆就是真正意义的中心图书馆,它为这些成员馆免费提供自动化系统,培训馆员、调拨图书、开放数据库……

为了完成这样的中心图书馆职责,他把全部的具有正式编制的馆员撒出去,让他们走向社会。

他的图书馆部门设置很另类,比如推广一部、推广二部、城乡部、宣传部、外联部、读者部、阅读学会等等。

其实一个部门,有些是很小的机构,可能只有2个人。

但责任很明确,根据自己部门划分的责任,把市民吸引到图书馆来,把资源通过联盟成员更广泛地利用起来,尤其是把数字资源利用起来。

他们的目标被归纳为“提高三流”——人流、书流、数据流。

今年一年,是他全面实施这一办馆战略的一年,成绩如何呢?

到我去的时候为止,新增有效办证8万个(超过过去几年的总和),网上注册60万个,通过数字图书馆联盟网上传递数字文献80万篇,直接下载文献800万篇。

不得不承认,这个数字是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

我尤其对他们的数字图书馆推广感兴趣,宁波18家高校图书馆,加上科技信息研究院和两家公共图书馆(宁波市馆和大学园区馆),所有数字资源,这是公共财政一笔巨大的开支啊,如何让这笔钱花得有所值,有多少图书馆人在想这个问题并尝试去改变点什么?

60万、80万、800万,这些数据对于一座城市,怎么说都是一个独特的亮点。

然后,我去了深圳,参加公共图书馆研究院的年会及论坛。

年会和论坛同时进行一天完成,图林最勤奋的狗仔队博客沧浪水已有全面的、近乎于官方的报道,我这里就省了,整点八卦。

上午的两个专家报告,李国新教授的《“十二五”中的公共图书馆事业》和吴建中馆长的《拓展图书馆作为社会公共空间的功能》,我下来对国新说,今天吴馆盖过了图林第一铁嘴李国新,不是国新你的报告不好,你的当然一如既往的好,但是吴馆的报告实在太好了,我必须高调地拍个MP。

下午的论坛和年会同时举行,我们几个有报告任务的人就两边兼顾。年会这边,的确有八可卦。

很庆幸有机会领教图林第一愤怒大师黄俊贵先生的风采,黄老以他率直的风格,一上阵就一通猛砖霹雳,先拍《蓝皮书》,再拍李国新的建议和十二五规划,继而拍当下学术界的一些提法如“模式”。我一边聆听一边向qq群发布消息,结果网上一片惊呼:可惜斋主在报告厅当主持人……我发现,不敢苟同黄老观点的人不在少数,但没有人能够像斋主那样迎头亮剑,所以,图林有黄老和斋主,绝对是图林和谐的象征而不是相反,因为在猛砖霹雳之后他们仍然还可以勾肩搭背,这种意气和胸怀,在岭南以外的地方哪里可见?

我在深圳多逗留了一天。

去了宝安图书馆,见到了周英雄馆长,看了他们的分馆。

周馆的帅哥指数:五颗星,算了,别太夸张,4颗星吧。

周馆有一句话让我对他油然产生敬意,在经历了政府不断折腾的“工程”之后,周馆几年前对宝安区政府再次启动的街道图书馆项目提出异议,他说,如果还是这样只有一次性投入而没有制度对后续建设的持续保障,这样的基层图书馆就不要建了,以前投了那么多钱,都是浪费。

这话,如果是我这样的局外人来说,很平常,但让一个馆长去对他的主管领导说,需要有戳穿皇帝的新衣的那个孩子的率直和勇气。

再一次感叹,深圳的区级图书馆,真的很强。

从沧浪水博客转帖一张照片,我和两个在深圳的学生:深大图书馆的陈若韵和深图的倪连红

6 comments:

  1. 小苹果

    我是您的一个小粉丝,也是文中颜馆的粉丝,哈哈,登陆您博客很不容易啊,今天下午又看到了您,非常之亲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