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你到底在怕什么?

在我接受中小学教育的年代,师道尊严是被打倒的,奇怪的是,学生并不真正不尊师,至少在我这样循规蹈矩的学生眼里,老师还是老师,路上碰到总还是有礼貌地跟老师打个招呼,对大多数老师,从心底里还是尊重的,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老师面前造次。当然,背地里给不喜欢的老师取个绰号这类事也干过,毕竟本人也不大可能超脱于那个世道。

上大学以后已是拨乱反正的年代,尊师重教被大力提倡。老师在我们心里相当神圣,当然讲课讲得不好的老师也会遭到抱怨。抱怨归抱怨,该尊重还是尊重。

后来自己当上了老师,没有指望得到尊重,混在学生中间可以佯装同龄人,如果还指望师道尊严,我自认为那是不识时务。

慢慢地我长了年龄,而学生,在老师面前永远是不长的,所以我就由同龄人长成长辈了。作为长辈的老师,开始受到我认为理所当然的尊重。

直到有一天,一个电话里的一声怒吼,我才惊觉,原来还可以这样当学生,原来老师不过如此。那些表面的尊重,竟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电话那头一声怒吼:“李超平!你什么意思?!搞那么多人不及格?!”(所谓那么多人,也就那么5、6个吧,按比例不到20%)。

尽管我不卑不亢地回复了那声怒吼:“你搞错了吧?不是我搞了那么多人不及格,是那么多人没有考及格!那张试卷,有评分的标准。”

那通电话令我终身难忘!它几乎改变了我对师道尊严的所有期待。从那以后,不管碰到多么无礼的学生,我都见惯不惊。

比如,在校园BBS上,学生对给分严格的老师会使用这样的词汇──变态,人品很差。我听说后,淡然一笑,网络语言么~~

再比如,我也会劝告学生自己完成作业/ 文章而不是到网上去荡一篇。但我已经不会像远洋老师那样正气地劝导,而是带着一点点“痞“劲儿。我会说,想想周森锋市长吧,没准你们也有飞黄腾达的一天,别给自己留下污点,不要抬高自己的道德成本。

对于分数,我会对学生说,在现行制度下,我不得不讨好你们,但请你们心里要有分寸,这个分数,不是你们的真实水平,千万别自欺欺人。

本系一位研究生去年暑假到台湾大学去访学,旁听了同专业的研究生课。回来后说,台大的老师要求超严格,讨论课如果发现谁没有事先准备,当即宣布该生这门课挂了。。。我听了后想:“哇,这真太酷了。”我知道我们这里的老师不可能这么做,为什么不可能?你要说我们在怕着什么肯定不会有人承认,谁怕谁呀?我们会找一大堆理由来解释对学生不能这样。要我说句心里话,我还真羡慕这样当老师,可是我不敢,分明,我是害怕的。当然,也有我不怕的时候,比如自己的研究生。去年和今年,都有研究生在论文阶段被我骂,被我反复折腾,但到后来,她们都在获知外审成绩后或毕业典礼上给我发来情深谊长的短信。我相信不经历那番折腾,就不会有真正的收获时的喜悦。

我琢磨过我的怕和不怕,说说不怕吧,因为研究生论文要匿名外审,而且是三个评审。我的不怕有个很正当的理由:如果不严格要求,外审通不过,怪谁呢?

再来说我的怕,其实不用多说,正如我在给学院管教学的领导的邮件中说过的一句话:不能把压力交给老师个人而应当交给制度,交给老师个人的结果就是逼良为娼。

当下这个社会,一个老师要承受莫名其妙的一些压力,前不久,我收到中国政法大学郭世佑教授的一条短信,真是匪夷所思啊──

短信收到,但很抱歉,既然阁下也是高校中人,当知并非人人都能欣赏要分之举,看来你对在下并不了解。不知你从哪里打听到在下的电话,吾等素来对学生一再放宽,尽量过关,说不定你点名的那个学生也能过关,说情要分则是另一回事,不予考虑,不论熟稔之师友,抑或陌生如阁下,均不例外,请谅。在下自量渺小,拯救不了这个以和谐包装的糜烂的世界,却也不愿参与任何有损于教职与学府尊严的活动,不愿说一套做一套,愧对学生、社会与良知,还请另找高明。但愿这不是哪位民商法学院学生想出要分的主意,他或她应当知道要分行为的非正当性与法律职业伦理熏陶的重要性。郭世佑谨复。

一看就明白,这短信背后发生了什么故事。看看吧,老师们都退到哪里去了。

Comments are closed.

  1. 冷凝管

    上海庄华电热暖通设备有限公司 (上海奉贤庄行电热厂) 前身为上海庄行电热厂,始建于1984年专业生产各种型号散热器,容器式电加热器,防爆型电热管,LT型热交换器各种型号散热器件,尤其是最近新研制出双金属扎片式翅片管空冷器,以独特技术深受客户的青眯,我厂曾先后多次被评为先进企业“重合同,守信誉”单位。热交换器是用于热风采暖、空调、冷却、除湿、烘干等工程。适用于蒸汽或高温水加热空气,通入盐水或低温水可以冷却空气。它在工矿企业,轻工造纸、化工、国防、纺织、电力、乳品、陶瓷、医院、剧场等各领域的空调系统中得到广泛应用。本厂是专业生产热交换器的全民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