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碰到权重就非得层次分析法吗?

做完论文的研究生答辩了。

即将做论文的研究生开题答辩了。

本科生马上也要答辩了。

这一段时间主要忙乎答辩。

在研究生论文答辩和开题答辩中,我都不依不饶地指出了层次分析法使用不当的问题,甚至还跟同系另一位老师发生争论。

在争论中我总是笨嘴笨舌,只能静下来用文字来表达。

现在研究生做论文,实证研究似乎是基本的,否则怎么办呢?难道还能要求他们做思辨型的理论研究?

社会科学领域的实证研究,类型似乎也比较有限,面向实际的研究选题,你不能是做个方案、形成个思路什么的,总得有个需要研究的问题和成型的研究结果。我本人比较喜欢的选题类型有:针对某个现象去发现规律,或者对某个问题弄一个模型且能够验证或实验,或者从技术上完成对某个问题的解决,等等。这类选题对学生研究能力、知识背景有一定要求,不是每个学生都能做的。最不喜欢的选题是对策研究,一般我会反对自己的研究生做这类研究,除非能拿出有说服力的研究方案,不过,到目前为止没有碰到过。现在研究生做评估研究的比较多,虽然这不是我喜欢的研究类型,但我能理解他们的选择并接受它,我国现在的研究生培养模式走的的学术型路子,按照学术论文的要求,毕竟评估是一个有明确研究问题和研究结果的东东,而且有一定的学术空间(即可以让研究生把论文做得学术一点,这也是无奈之举)。

做评估类的研究,无外乎两个内容:形成评估的指标体系,找一个对象实施评估,这基本上成为这类研究的套路。

指标体系并不好做,指标体系形成的依据是通常的拦路虎,其次是指标权重的分配,说到底,权重分配是个价值确定问题,不可能脱离主观。

在我们系大力倡导实证研究的科学性和客观性的背景下,研究生都学会了动用工具。比如,形成指标体系时用德尔菲法(我不赞成研究生用这种方法,即使是导师的面子,我也不相信专家会保质保量地填答问卷)以把矛盾转移给专家; 另外,权重分配的时候动用层次分析法。

但很少看到对层次分析法的使用是正确的。

层次分析法是一种复杂问题的决策方法,复杂有多种情况,层次分析法面对的“复杂”是多目标决策,即多目标下的对象的排序。因为在介绍层次分析法的教材上用“权重”来指代排序,所以很多学生就简单地理解为层次分析法就是计算权重的方法,自己既然面临解决权重问题,当然就非它莫属了。

他们丢掉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层次分析法解决多目标决策。因为当多个对象需要排序时,在不同的价值标准下就有不同的排序结果,就好像对同一个事物的看法会因人而异一样。

学生构建的评估模型里,并没有多目标决策,往往是一个目标下对应几个指标,也就是说,指标的排序不存在多维度判断,你只需要在一个目标下两两比较就行了(当然谁来比较也是一个问题,这里不讨论),所以,他们根本没有用到层次分析法却背了个名,我认为这极不严肃。

有2个问题需要厘清:

1. 层次分析法一定要设计一个三层次模型,但你设计了三层次模型不等于就是层次分析法了。模型的结构必须是这样的关系:准则层代表着不同的价值,指标层的所有指标必须在每一个准则下进行排序,然后再总排序,也即综合排序。

2. 不是你构建了多少个判断矩阵,并且对每一个判断矩阵进行了计算就是层次分析法了,矩阵在这里只是一个提供两两比较的工具。

我必须坚持方法使用的正确性,也不认为这是瞎较劲,这是对自己教学的一种维护。

Comments are closed.

  1. 梦系天涯

    为了写毕业论文,拜读过几位图书馆学研究生的论文,他们都是用层次分析法来分析并解决问题的。当时就感觉有点点不对劲(虽然我对层次分析法毫无所知)

  2. jz

    那老师在做研究生论文时,还有没有什么确定权重的好方法呢?我最近也比较困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