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德尔菲的名义

社会科学研究的方法貌似没有门槛儿,貌似不经过训练都可以上手,于是,问卷调查满天飞,德尔菲法满天飞,,,,

 我上课的时候总是提醒学生,要从方法设计的角度去理解方法,否则就无法领悟这些方法的精妙。缺乏对方法的敬畏,就会乱用方法,,,

 为了让我这一说法慎密,还得强调敬畏不是盲从,,,,既然是人设计的东东,改进/优化就是永远的追求,,,

 关键是不要低估,比如动不动就简化、改良,,,最初的设计者他们比你傻吗?我这人胆儿小,永远怀疑自己──你都能想到的难道人设计者就没想到?

 对方法缺乏领悟是乱用方法的最直接原因。

 比如方法的适用性问题,在诸多对象的比较中做出选择,这是德尔菲法被运用的一个方面,有人简单理解为“打分”,,,,比较是一个难题,如果不能定量就只能模糊定性比较。而“谁来比较”关系到结果的可信度,德尔菲法的高明此时即可显现,,,,

 比起“比较、评估和选择”,我个人认为该法在“预测”方面的价值和应用的机会要小得多,,,事实也是如此,现实中没碰到过做预测研究的,,,,也许,要找到能够预测的专家太难太难,如果专家的质量不能保证,预测就纯属扯淡,,,,

 实际上,只要动用德尔菲法,“专家“就是一道坎儿,不管是做预测还是做评估,,,,本人两次“被专家”,我都很有自知之明地回绝了,,,

 如果确信有专家群存在,如果是用“打分”来寻求一种结论,也还有一个问题,问题适合用德尔菲法吗?我碰到的情形最让我不解的是,居然不是针对诸多对象的比较和选择,而是针对,,,一个,,,,更让我不解的是,被“打分”的对象还是一个科学问题,比如某理论,,,,

 几年前某校研究生用德尔菲法来评价“抽象图书馆学”,我首先是拒绝了“被专家”,其次,委婉地提醒他们这样做研究不合适,,,,我在给他们的信中说:即使所有人都投票反对或不认同这一理论又能说明什么?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出来──忘了布鲁诺是怎么死的吗?

 前不久有一项很厚道的德尔菲法运用研究──用来评价自己的理论模型,该模型属于一个新的研究──xx学。我在拒绝“被专家”的同时,总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什么时候投票变成了验证理论模型的有效方式?以我的浅见,“理论模型”研究是一个让人很纠结的问题,建一个模型并不是最难的,难的是验证。也许,研究者花在检验模型上的时间和精力要远远超过建模。我从来没听说过可以用投票的方式来检验理论模型,,,,,,

 此文没有任何不善的用意,仅仅是写给我的学生们看的,我想让他们少走弯路,当老师的,这算是本分吧?

4 comments:

  1. 超平 *

    转帖二房的评论:

    书骨精 2010-01-22 21:22
    很敏锐!只是羊屎蛋逗号让人晕。

    lowie 2010-01-22 22:21
    对方法缺乏领悟是乱用方法的最直接原因。前几天参加学院论文答辩,感受也很深,包括对于研究方法和统计方法的选择。举个简单的例子,有个学生做了300多份的问卷,然后做了一大堆的相关分析,我一看进行相关分析的变量都是定类变量,真是硬伤!
    涂鸦板

  2. 太阳雨

    看了李教授的博客,学到很多,特别是关于图情专业的学术研究。
    我是中南大学的学生,有个政府网站评价的研究,其中指标的确定想用到德尔菲法。曾阅读很多李教授或弟子写的这方面的文章,所以李教授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应该不是被专家吧:)),在此想请李教授给予指导,参与我的专家调查,不知可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