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英博

直到今天,我心里仍然放不下英博,心里有一个结解不开:这个女孩怎么着也该活着呀,她要是还活着该多么好……

是叶鹰发邮件告知我们这个消息的,我给他去电话,一听到他低沉的声音,我知道幻想破灭了,这个可怕的消息是真的……

我给倪连红打电话,她已经得知噩耗,她一听到我的声音就嚎啕大哭,不停地问我:“李老师,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除了哭,我们什么也说不了。

这样的情形,我没有再给万春荣打电话。两天后,她给我打来,她没有像红红那样撕心裂肺地哭,很克制地哭,同样让人难受……

我在当天晚上写了悼文《悼英博》,我想在第一时间表达我的哀痛。

第二天我去上课了,回来后看到英博的本科同学陶岚的两封来信,她在信里说:“李老师: 您好!今天我们北师大02级信息管理的同学全都被您博客上一篇关于周英博的日志震惊了……因为只有从您这儿一个渠道获得的消息,我们都祈祷,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您也是得到了别人的误传。 李老师,我们很想知道您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是否可信。您只有详细地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判断消息的真实程度 ……”,我心里想,傻孩子,这是什么事儿啊,不经证实我怎么能随便写……

随后,春荣和红红都分别用文字表达了她们的哀思。

万春荣——

亲爱的,也许你真的是太优秀了,优秀到大家都抢不到你,所以你去了美丽的天国。我知道你很多美丽的梦想还没有来及实现。我也知道你在任何地方都会追求完美一如既往。想念我的时候,就来吃我为你买的早餐,放在清晨最晶莹的露珠里,或者到我的梦里来跟我讲讲你的“白马王子”……

倪连红——

我还记得你自行车的样式,指甲油的颜色,记得你临睡前打开的日记本,放在床头的小桌子,珍藏着你送我的耳环, 还在听着你爱唱的歌,用着你推荐的软件,……你怎么就这么离去了呢? 博博,愿来生我们还能相遇,还能做最好的朋友,还能一起学习,一起卧谈,一起欢笑。亲爱的博博,愿你一路走好!

接下来,英博的本科同学通报了最新情况:英博的父母于11月29日由首都机场启程去美国。英博同寝室的几位同学一起到机场看望了英博的父母。英博的父母打算把英博留在美国……英博的同学写到: “就当是英博在那个美丽的地方读书,工作,结婚,生子,非常幸福的过着平常人的日子。。。让她成为我们心中一个美丽又遥远的寄托。。。“

英博在美国的同学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说: 英博的父母今天已经到达,在UIUC熟识英博的同学和朋友们会轮流陪伴英博父母,帮助他们办好英博的后事……

12月3日晚8:30,浙大信息资源管理系举行了周英博追思会,大家围坐在一起,让我恍惚想起她们毕业时的情景,不同的是,不再有欢笑,只有哀痛和哭泣……

英博的本科同学制作了一个纪念视频,从大学到研究生,每一张照片,记录了英博灿烂的笑,记录了她人生最美好的年华……

12月5日,在UIUC,英博的葬礼在教堂举行,同一天,英博的大学同学在北京为她举行追思会……

UIUC为英博有一些捐款,但英博的父母没有收。英博的父母经济状况并不太好,英博在美国主要靠奖学金和助教等收入来维持学习和生活。最后,用这笔钱建立了一个周英博基金,用以帮助中国留学生……

12月9日,英博的父母将回国,英博的大学同学们已经安排好接待……

红红在qq上告诉我, 浙大的同学跟北师大那边的同学准备以后排个表,轮流探望和联系英博的父母。

看到书骨精的一条微博“ 打算在明年1期学报空白位置摘录网上关于追思周英博的文字……”我很意外,由衷地感谢《大学图书馆学报》编辑部的这个决定。这个专业的大牌杂志能够为一个在美国研习图书馆学的学子的意外逝去表达一份爱,这份感动让我永远铭记……

英博,既然我们留不住你,就放你走吧。你放心,我们不会忘记你,对于浙大的师长和同学,你用两年的时光为我们留下了一个永恒的笑容……

英博,走好,在那边,好好的……

Comments are closed.

  1. libseeker

    通过系列悼念文字,读到一种朴素的、诚挚的、浓郁的师生情,同窗谊。《大图》记载这段“史实”,颇具意义。逝者安息,生者节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