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2.0有关的和无关的

2.0是一个大筐筐  

你一不小心就能碰到这样的说法,这显然是一种揶揄,2.0是一个大筐筐,什么都往里装,概念炒作。

换一个角度看,2.0是一个大筐筐也没什么不妥。如果不局限于博客、RSS、wiki、、标签……,其实图书馆2.0就是一种依托于技术而实现以用户为核心的服务模式。难道它不是大筐筐吗?

重庆2.0会议上的案例时段,会里会外广受好评的清华的窦天芳老师在作报告时特意说明他们并没有搞2.0,我这样理解她的意思,资源集成是远早于2.0的一种概念/技术,他们的探索或许也早于2.0之前,清华也不想刻意去证明他们就是在做2.0,但在这个2.0的会议上,窦老师的报告是让所有人感兴趣的报告,一点点都没有受到“2.0心态”的抵触。这个跟……形成对比,还不说明问题么?

新涯在讲述重大的整体系统时,为什么总是强调2.0是一种理念?如果非要拿某个定义去套,也许有人会怀疑重大搞的是2.0。前年厦大会议最出彩的地方是主题提炼,即“变”——升级你的服务,这对2.0的理解和概括都堪称经典。如果深刻理解了“变”,理解了升级服务,那么,清华的资源集成也好,重大的整体系统也好,统统都可以放进2.0这个大筐筐中去。

按照这种理解,2.0会议就是一个交流平台,就像云影mm说的那样,不讨论2.0也行。这个会议对于一帮技术酒徒和人文烟鬼,它已经是一个精神家园。

我之前说的以后不再参加2.0会议,不是我的热情已经不再,只是觉得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结果却受到了keven强烈的BS,我反省了一下,决定收回我的这个决定,继续2下去。

 

学生们 

 

这次重庆会议,我的意外收获是见到了好几个意想不到的学生。在第一天的晚宴上,碰到了重庆大学图书馆的另一位副馆长——汪培术,87级的。大会的一个小小的娱乐项目——抽奖,我是一等奖(奖品是一台数码相机)的抽奖嘉宾,幸运的得主走上台来对我说:李老师,我是你的学生。这个女孩我还真的想不起了,但我还是很开心地拥抱了她。晚上吃火锅时,几个男孩子走过来敬酒,竟然,都是我的学生!87级的蒋波,现任重庆理工大学图书馆副馆长;92级的安东,现任广州药学院图书馆信息部主任;96级的姜波,现任暨大图书馆馆长助理;97级的麦林,原来是厦大技术部的干将,现在去了流通部;98级的张涛,现在广州商学院技术部;00级的钟远新,现任暨大图书馆技术部主任。当然还有重大图书馆副馆长杨新涯。其实钟远新我没有教过,但他还是要认我,我就冒为人师了。

晚饭后在江边闲聊,他们讲现在的工作和生活,讲当年的学生生活。我深感意外的是,他们都感念着当年的专业学习带给他们的种种。我深感欣慰的是,他们都对图书馆这个职业有着一种归属感,并喜欢这份工作,还有,他们在单位所得到的认同……

我现在最后悔的是,为什么没有跟他们合一张影,光顾着聊天去了。

那就在这里祝福他们吧,祝福他们继续享受工作的快乐,继续怀念当年的美好,继续幸福地生活并保持同窗间的情谊……

这是学生时代的新涯

今天的新涯。看到岁月痕迹了吧? 

 

 隔膜 

到渝州宾馆报到的那天晚上,我参加了一个小型的晚宴。一桌人,除了我之外清一色来自高校馆。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孤独感,这让我很吃惊。猛然想起,这几年我大多数时间跟公共图书馆在接触,高校馆的接触很少。重大彭晓东馆长对我说,你们学术界跟图书馆界接触很少啊。我说,也不是,我个人跟公共图书馆接触比较多。后面的对话我就不说了……,感觉是,高校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之间有着一道很深的鸿沟。

在我自己的园子里,我就说点大实话吧。早几年,公共图书馆普遍很弱势,缺钱、缺人,我指的是强人、能人,所以,高校馆多少是有着优越感的,一方弱势一方牛势,自然就有隔膜,慢慢地,公共图书馆形势好起来,当然这主要是指大馆,馆长手里钱多起来了,资源多起来了,门下强人能人也不少了,所以,公共馆的馆长们也开始牛起来了。这样,大家比赛着牛,隔膜也越来越深。

如果我的观察有失准确,那就找点证据吧。

去年在吉林做志愿者,得知吉林省学会组织高校馆长到基层去调研公共图书馆现状,高校馆的馆长们面对基层公共馆的窘况大吃一惊,即使是同在一个省内却从未了解过基层公共馆的状况……可见,隔膜的确是存在的。

2.0会议的“红船”是公共图书馆(上图),当第二届由厦大主办时,印象中公共馆来参会的不多,第三届由我们系主办,因为我们是中性的,所以公共馆来参会的多于厦大会议,而今年的重大会议,公共馆来的人又很少……

我还观察到的一个现象是:高校馆的馆长之间很熟悉很哥们,公共馆的馆长之间也很熟悉很哥们。

这种隔膜不能打破它吗?谁来打破呢? 

要不要被收编?

 

关于图书馆2.0会议要不要收编于中图学会是一个有分歧的问题,有力主收编的,也有反对收编的,我基本上赞成收编。

仅从操作上,每年的会议需要策划主题并联络主办单位,甚至是不是每年要开,这需要有人来操持,现在以前,都是一些热心人凭着革命的觉悟在这里操持,这是否具有可持续性我深表怀疑。

还有,尽管会议的影响力在逐年扩大,这从参会人数可以证明,但参会的人群还是比较集中,影响面还需要扩大,这个,难道不需要找到组织依托组织吗?

反对收编的理由之一是想保持这个会议的草根性,这个,当然也很重要,2.0的探索者都是草根。重庆会议的PK时段,有很多人都离场了,留下来的,我估计都是草根,那一张张年轻的面孔就是证明。我的学生张涛后来对我说,即使大家都离场了,我们这几个人都会坚守到最后,要对小钟他们支持到底。

但是,官方性和草根性是必须兼顾的两种因素,2.0离开了官方是成不了事的。

至于八卦,这个,似乎也很重要。一飞在PK的最后的八卦提问让一干人兴奋不已,我心生感慨,到底是年轻人啊,好羡慕~,官方,容不下八卦吗?

2009年图书馆2.0重庆会议系列博文到此结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