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图书馆:霸道

重庆大学或许还不能被划进中国最牛大学的行列,但在重庆生活过的人都知道重庆大学是怎样的一所大学,它绝对比你想象的更强,它聚集的那些人,它的历史、它的传统,让我不得不说——霸道。

霸道是一句重庆流行语,是一个感叹词,当要表达对某事或某人的赞叹,就说“霸道!”,“好霸道呀!”“霸道惨了!”

以我对重大人的了解,以及从新涯那里得知的重大图书馆的大手笔折腾,去年我力荐杨新涯到杭州2.0会议上来做报告。结果怎样呢?霸道!

不能说没有私心,我跟新涯有师生之缘,我特别希望他的报告能够成功,所以一直对他盯得很紧,新涯总是说“李老师你放心”。

在2.0风生水起的当口,正值重大图书馆新馆建设和更换系统的时期。今天来看彭晓东、杨新涯他们当时的抉择,我们可以说他们是顺势而为,但是,真的这么简单吗?难道不需要眼光和胆识?

我注意到每次新涯讲起重大图书馆2.0整体方案时,总是从同一个基点出发:资源、管理、服务,他把三者的关系理解为“三位一体”,并以此作为构建现代图书馆运行机制的基点。

归纳起来,国内图书馆2.0的推进按照两种模式进行,一种是将web2.0的技术元素嵌入到现有的图书馆系统中来,另一种就是重大模式,即构建图书馆2.0整体解决方案。老槐把前者叫做轻应用,那么后者就是重磅应用了?对重磅应用的疑虑在于,系统开发商是否靠得住?新涯他们也想到了风险,“如果公司方(重庆亚德科技有限公司)今后因为不可预期的原因,不再进行图书馆软件开发,将向图书馆提供全部开发文档和源代码。”

在这次会议之前,我跟新涯在QQ上有过交流,他告诉我他们的进展,列了9条。我看了一下,有关他们系统构建与完善方面的进展有4条,其他则是重大2.0系统的推广。推广,这不仅仅是推广系统,其实也是在推广2.0,比如重庆市教委决定在重庆大学城采用该系统,还比如成都方面的大学、研究机构,外省的机构等等,都已经有了合作意向。

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这次新涯没有突出他们的进展,直到今天我才有机会跟他讨论。

东西太多了,要讲明白得有半天。他最后和彭馆长商量后决定把重点放在宣传重大图书馆上面。这就是为什么他今年的报告没有去年精彩,因为他在讲理念。

我不能说他是错的,在他看来,2.0的要害问题是理念。我把这个翻译成“明确要做一个什么样的图书馆,然后根据理想去找到需求,再然后借助技术去形成想法”。但是,讲故事的人,是讲自己想讲的还是别人想听的?只讲理念,就是一个只有开头的故事。

我的失望是受了台大图书馆林光美馆长的刺激,当她BS我们的“光讲大道理”时,我对她说,等会听重大图书馆的报告吧,他们做的不错,下午听清华、厦大等的案例报告吧。但她说下午的她听不了,而不幸的是,上午我推荐她听的重大的报告却又是在讲大道理。

我居然还这么幼稚,这几年看2.0会议,大多是台湾方面的风头胜过我们,我今年多么期待向他们展示——我们也很霸道。

Comments are closed.

  1. 云影

    其实清华做得挺不错,只不过这次他们只讲了一个点,如果能将其余几个应用也多着点笔墨,我觉得并不比台大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