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2.0 重庆会议杂记

 一开始,承办者——重庆大学图书馆很担心开的不是2.0是寂寞,但结果却是:开的不是寂寞而是热闹。来了300多人,有50余位馆级领导。

会议最大的遗憾,从形式上看是没能现场直播。办2.0会议的人,都把这个看的很重,是啊是啊,2.0会能不2.0吗?所以重庆大学图书馆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会场什么的都顺利搞定。但人算不如天算,事到临头了,人家宾馆通知说,有中央领导来了(据说是温总),事先确定的会场要另作安排。作为资深菜鸟,我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场换了直播就黄了,可能跟设备有关吧。报到那天晚上,几个2.0名人像报告灾难一样互相通报:不能现场直播了!

从内容上看,此次会议的遗憾跟前两次一样,台湾的报告继续在内容和形式上绝对压倒咱们这边。台大图书馆的林光美馆长,用并不张扬的语调讲述着台大图书馆的2.0进展。在会场,我碰巧跟林馆长邻座,从台上下来后她温柔地对我说:你们是不是很爱听我们台大的这些内容?我们的内容是实实在在的,不像你们尽讲大道理。我无语。。。是啊,2.0会议都开了四届了,咱们怎么还停留在讲道理的水平上呢?我甚至觉得来赞助的几个商家的报告都更有听头。

其实重庆大学图书馆的2.0应该是很有实际内容的,但报告没有出彩,也就是说其精彩程度远不如去年杭州会议。照理说,经过一年的推进,重大图书馆2.0进展很大。我琢磨了一下,发现是报告的方式有问题。台大林光美馆长的报告是告诉听众“我们做出来了什么”,而新涯馆长的报告是“我们的思路”。在会议上的报告,“思路”显然没有“结果”让听众有感觉。

一个新的发现是关于屁屁踢的,林光美的屁屁踢给人视觉上的享受,对比之下,咱们的屁屁踢显得很寒碜。对于屁屁踢,我这次意外的收获得益于跟loen的聊天,关于画面,关于屁屁踢的误区,他给了我很多启发,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用这种观点再回忆会议上的屁屁踢,这才发现了咱们跟台湾的差距。顺便再说一下,我还由此联想到国图、上图的宣传视频,几年前当我一一获得了国图、上图、香港中央图书馆和澳门中央图书馆的宣传视频后,我发现了我们和港澳的巨大差别,怎么说呢,我们的,像新闻联播,他们的,像可口可乐的广告——很炫。站在读者的角度,看咱们的宣传片想打盹,看人家的,就恨不能赶紧冲进图书馆去。

再回到会议上。下午的报告时段是几个案例报告。比起上午的报告,可听度大大提高。不过,因为有上午林光美的报告做对比,感觉上我们的2.0还只是小打小闹。

最后的“赢在2.0”时段,是6位入围的征文作者PK,最终的胜利者暨大钟远新获得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我参与了入围论文的评选,也是PK时段的主持人。坦率地说,论文质量整体很不怎样,研究论文极少,观点论文占了绝大多数。我不理解的是,都是年轻人,英语都不错,却少有人检索国外文献,少有立足于研究现状的问题研究。6位入围者中的华南师大的杨涛,可能是唯一提交研究论文的,尽管论文水平还有待提高,但我本人非常欣赏这样的研究,哪怕还做得不够好,但这个起步是重要的。只有选择了做研究论文,你才能去对研究背景展开调研,才能策划研究角度,才能设计研究过程,才能通过研究而获得结论。而不是通篇都是“我认为”。顺便善意地玩笑一下,上午的某个报告中,“我认为”大约以每5句话2次的频率出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学会用事实和证据代替“我认为”呢?

会议期间人们问得最多的问题有:老槐为什么不来?本次会议是不是2.0的最后一次?

老槐为什么不来我回答不了,但据我所知,Lib2.0会议还会继续办下去,明年的主办单位正在协商之中。

我希望2.0会议还将继续下去,2.0不是概念,它不应该以“热点”的方式迅速冷却。这次有50多位馆领导到会是一个好的征兆,不管馆长们是不是真正在关注会议的内容,他们能够到会就表明他们并不想放过这个2.0。听不少人抱怨领导不关心技术因而也不关心2.0,自己只好躲在一边郁闷。我不知道到底是领导不关心还是我们没有用具有实质意义的东西去引起领导关注,哪怕是一个设想或方案。我联想到我们在公共图书馆领域经常倡导的理念:有为才能有位。相当多的公共图书馆馆长都在抱怨政府不重视图书馆,但有些馆长除了抱怨还是抱怨,有些馆长一边抱怨一边折腾,终于折腾出一点动静来了,政府眼睛一亮发现好东东了,你不让他重视图书馆他都不干。

估计明年我不会参加2.0会议了,对于一个资深菜鸟,我已经对2.0表达了我的热情和期望。这里再表达两点愿望吧:希望明年的2.0在会议形式上继续2下去,即一定要现场直播,不能视频直播文字也行,这样使我等可以继续关注2.0;希望明年的2.0会议在内容上能够更加优化,主旨报告多一些现状研究和趋势分析,案例报告多一些实质性进展。无论是主旨报告还是案例报告,能不讲道理就尽量不讲道理,报告人脑子里一定要绷紧一根弦:关于2.0是什么的问题,基本上,地球人都知道了。

Comments are closed.

  1. 图林老姜

    寿乡衮讷斋先生
    【宋】吴龙翰
    当年河岳已储神,理乱分明关一身。
    瑞应麟书知孔子,恩光凤诰见庚申。
    世臣乔木苍苍日,驿使梅花岁岁春。
    笑指紫阳山作寿,会看重庆喜尤新。

  2. 图林老姜

    10月28日凌晨近3点,杭州文晖路半道红桥的桥面路段自来水管错位,自来水大量上涌,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文晖中学一楼的8间教室被淹;周边180多户居民停水7个多小时;周边的饭店无水下锅,只卖出了5块钱的蛋炒饭……
    更为严重的是,因为事故发生在城西的交通要道上,昨晨早高峰,城西一带遭遇大堵车。不仅文晖路、莫干山路、湖墅路堵得要死要活,就连中河高架上的车流也一度堵得不可开交。很多人的生活因为文晖路上的水管错位发生了变化:有的人堵得时间太长,不得已在高架桥上小便,有的因为公交车堵在高架上,为了不影响上班,浩浩荡荡下车健步走……
    经历过早高峰的阵痛,人们都在为晚高峰担心:交警部门搬来钢板应急,晚高峰过后再继续维修。来自交通部门的最新消息称:道路要完全恢复正常,至少要等到30日。
    文晖路今年5月份才整治一新,竣工验收。这条“新”路为何如此脆弱?为什么水管会错位?为什么小小的事故要维修那么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