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曾蕾的回帖兼答雨僧

曾蕾,一直不能看你的博客,被墙了,今天大旗给了个工具,才能看到。

我本不想参与讨论,其实我并非不同意keven,甚至也理解他的初衷,我们在群里也讨论过keven的“语走偏锋”。但我在博文里指出的,其实是一种并不合适的情绪,为什么一定要树立一个对立面呢?至少在效果上这不会被理解为是语言风格,不要轻视别人的理解力,什么是语言风格,这是可以分辨的,比如keven很多情绪话的表达我都觉得很好玩,像“用服务代替学术”,这话说的很可爱。另外,我特别不同意雨僧对图书馆服务的狭隘理解,在任何时候,服务的本质都不会改变。当图书馆是一幢大楼的时候,保持厕所干净就是必须(顺便告诉雨僧,国内图书馆的厕所大多数都已经外包给物业公司了,没有外包的也是雇专门的清洁工)。当图书馆不再是一幢大楼的时候,服务也会有它相应的标准。强调技术的重要性并非一定要贬低别的,偏激可以,但我认为偏激和贬低这是两个境界。

对于技术救图,我的信心没有那么满。美国报业的衰败,仅仅是因为技术的因素吗?在没有看到相关的研究结论之前,我不会仅从技术上找原因,我暂时猜想技术只是因素之一。而如果真的是因为社会技术的进步而葬送了一个行业,我认为那是不可逆转的,包括图书馆。

但图书馆从一开就不是以一个技术产品的身份出现的,图书馆曾经的辉煌(比如唯一的信息中心,还有keven所怀念的曾经的技术辉煌)是因为你是唯一的,没有别的行业在做这件事,或者没有规模化地做这件事。你曾经的领先不是因为你的技术更先进,而是一种没有比较的唯一。现在不一样了,信息服务的本质(信息存贮、组织有序、快速检索)已经被同质化于一个相同的技术平台上,哪怕是技术细节不同,谁会在乎这些细节呢?不管我们怎么不屑google,人家不照样把你的检索系统打得落花流水!还有,google数图的受阻是因为技术不行吗?我悲观地认为,如果google将来能够冲破知识产权的藩篱,技术的图书馆也就气数已尽了。

我说图书馆人玩技术玩不过挨踢,首先你的机制不可能像他们那样聚集最豪华的人才;其次,在经济机制上也不可能像他们那样维持一个创新的激发态;再其次,在上述两个机制下,加上在技术平台上信息服务的同质化,你说,我们真的可以技术救图吗?到现在为止,哪一次技术变革图书馆不是跟在挨踢的屁股后面走?

但我们别忘了一个背景,图书馆从一开始就不是以技术产品的身份出现的,它是制度博弈的产物,比如信息公平制度、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等等。keven在群里说,现在已经有别的保障形式了,好,如果有比图书馆更好的制度形式,图书馆是技术救得了的吗?

所以,”图书馆是否有未来“我不认为只有技术这个单一的预测因素。

但我仍然坚决赞成图书馆重视技术,说的大一点,你得对得起纳税人的钱,说得本位一点,你得给自己争取政治资本,说的颓一点,你不能总让这个行业这么逊。直到2.0的出现,才让我看到了图书馆如何靠自身的力量来改进服务,才看到了在技术环境下图书馆人的智慧可以这样去发挥。但图书馆整体上显得狠不争气,正因我了解国内图书馆的情况,所以我才能够理解keven的偏激。昨天在群里,老槐还对某个技术酒徒说:“有些伤心的是,当年图书馆自动化,OCLC和LC一骑绝尘,这一次(超平注:指云计算)又是他们了。国内有条件的大馆不动,也许要等别人试验出结果来后,才能跟在后面玩玩了。”老槐的话其实就是酒徒们情绪的根源,对此我深深理解。

我想起正在看的一本*书,有这样一个情节,当年D老师要搞改革,作为政治家、战略家的他知道不改革就没有出路,但他并不知道怎么改,因为他制定了改革的大方向,结果Z老师在四川大搞改革并且成功了,Z老师的改革让D老师看到了改革的模样,于是就把Z老师调到中央去领导全国的改革。

你能回答我,D老师到底是技术酒徒还是人文烟鬼?

Comments are closed.

  1. 西北图客

    我主张技术强图,而非技术救图。
    世间万事万物,有生就有灭,此自然法则也,不必为图书馆的未来命运担心,果真有那么一天,图书馆行将消亡(到时想救也没有办法救了),则说明两个问题:一是社会不需要图书馆了,二是可能有更好的机构出现替代图书馆。
    但就目前而言,社会还是需要图书馆,大众也是需要图书馆的,问题是我们如何更好的发挥图书馆的使命与职能特别是数字环境下,其中的技术因素决不能轻视。或许的原因在于这是历史潮流,正如王岐山在美演讲时所说:“人类在历史的潮流的问题上,实际上和大自然,是一样的属性。那就是‘顺历史潮流者昌’,或者叫赢;‘逆历史潮流者亡’,或者叫败”。对于图书馆而言,环境、用户、资源在变化,如何适应这种变化,顺应潮流,技术无疑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图外图书馆特别是美国图书馆的发展脉络可见一斑,引进、研究、消化、应用新技术的确是我们应该做的首要事情。

  2. W2

    前面的论述非常好。但最后一个例子,反而证明了人文烟鬼的不靠谱!如果由着Z酒徒干下去,今天我们也许不用套就能自由浏览远洋的博文了。。

  3. 远洋过客

    西北图客技术强图主张说得好。
    [下面将给超平回复的回复搬到这里来,略加修改,省得你又去翻墙]
    超平,真高兴见到你!
    本来技术就只是一种工具和条件,不必与服务分开,但是不能拒绝之。这一点我跟你观点一致。不管我们图书馆的未来如何,就现在而言,图书馆和20年前的已经非常不一样了。还有,图书馆有不同类型,有不同功能和服务对象,不能以偏概全下结论。[省去一小段]

    美国报业在这次金融危机中有很多受到冲击甚至轰然倒下,有的生存下来了,有的没有,这与那些公司怎样去拥抱和利用技术来服务于用户有直接的关系,而跟他们公司里面有没有大腕评论员和资深专栏作家、公司有多么辉煌的历史、曾经拥有多少用户、公司的建筑有多大和是不是列在文化遗产名单上并没有直接关系。最好的例子是著名的《芝加哥论坛报》和《洛杉矶时报》,如果不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他们哪会做出彻底的改变而继续生存?

    我们俩算技术酒徒还是人文烟鬼?这是没有答案的,因为从来技术和人文根本就不是黑白之分。我同意张甲的说法,必须要有远见和眼光。

    Keven和雨僧是有些焦虑的,他们属于未来学家,看到同船的人无动于衷,就千方百计来鼓动、刺激、强加危机感。希望图书馆不要到被置于死地的时候了才考虑生的问题。我想虽然有时有些偏见(我也不赞同其中一些,已经留过言),但是他们比起那些已经在低水平上重复‘研究’同样理论几十年的人或者麻木的执行者要好一千倍。 我们需要的就是这样的有责任感的无私无畏的人,对他们应该支持。这样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这一点我想大家多半都会认可。

  4. 二子

    技术沙文主义者的自信真是过了头,他们抱着拯救世界的理想,精力充沛地破坏着静谧祥和的人间之城。他们就像推土机,以无知无畏的豪情企图推翻旧世界。在他们眼里,凡是反对的都是遗老遗少,都是out了的守旧派。

  5. 海蜻蜓

    关于图书馆未来的讨论,从技术救图开始,到paper定义的澄清,可以说是轰轰烈烈。我很同意雨僧的一个提法,那就是博客文的特点都是直接提出论点,观点鲜明。我们跟帖的不要像对待博士论文那样攻击一点不及其余。因为没有提到的不等于博客没有想到,只是基于博客文的特点,无法长篇大论的展开。希望大家再跟帖时,先肯定原帖的独到之处(有时可能要先消化一下)然后补充自己的意见。
    这个讨论一直没有触及一个基本的问题,也是造成图书馆未来讨论的根源,那就是读者或图书馆用户。如果他们决定不需要使用图书馆了,不肖与技术酒徒为伍了,一切都白搭了。
    这里是我自己的办法,供各位参考。
    1、从手头的工作开始,理解你直接用户的需求,有第一手的经验。
    2、从本身工作的小环境出发,去理解外面大环境的变化。持续的跟踪,不断的学习。
    3、就会形成自己的看法,累集一种理念和远见。
    4、基于这种理念,你可以决策是否用技术手段,还是调整工作流程达到改进读者服务的目的。

  6. Pingback: Library Views 圖書館觀點 » 未來沒有人會知道

  7. xiansheng

    海蜻蜓的评论理智,务实.所提出的办法简单可行,但简单的事做起来却并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