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不开药方,行吗?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会论文评审。

总有论文被毙,当然,被我毙不等于就真的被毙,后面还有二审、三审。同样,我也是别的评委的二审或三审。

我大致看了一下,被毙的论文,大多数,不,几乎全是——开药方的论文,就是那种提出对策的论文。

如果被别的评委毙掉的论文还是药方,到我这儿,恐怕照样无法挽救。

药方式论文,一般的套路是,先找出问题,然后提出对策 / 解决办法 / 发展思路,总之就是开出了药方。

药方是好药方,因为都是先找出了毛病,然后再针对毛病开出的药方。比如,毛病之一是“领导不重视”,开出的药方中就必然有“领导重视”;毛病之二是人员素质不高,药方中必然就有“提高人员素质”;毛病之三是制度不健全,药方中就必定有建立健全制度……总之,药方都是对症下药的。

这么多人都能开出药方,可见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就是那病,不轻。

既然不是疑难杂症,尽管病得很重,总不至于治不好吧?这还有一个原因,药方是开出来了,但药难求,你倒是告诉我们到哪儿去弄那药啊?领导是说重视就能重视的吗?人员素质是说提高就提高的吗?制度是说健全就能健全的吗?

这么多人喜欢开药方,为什么呢?如果不去管药方是不是能治好病,不去管是否能找到药方上的药,大笔一挥的事情总是简单的。做简单的事,这是许多人的本能选择,也是许多人失败(此处就是论文被毙)的原因。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醒一下,但凡你能开出的药方,早你之前,已经有N多人开过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