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说去还是论文那点儿事儿

关键词论文

关于论文

这两个月我被论文纠缠不休,研究生论文、本科生论文、年会论文,当然,自己还要写论文。

年会论文,前年曾在这个园子里热议过,然后又厚着脸皮跑到年会上去飚了一把。不少人当面或间接告诉我说很受启发呢。

去年我装着很忙没参加评审,今年不好意思让刘兹恒主任犯难就说好吧好吧。今年年会论文我审了40来篇吧,总的来说还是乱写一气的多。比如非得从概念解释说起,什么是和谐社会,还得从什么是“和”,什么是“谐”从头说起,悄悄地说一句老实话,我看都不看,这一段跳将过去。话就搁这儿了,谁拍砖俺都不怕。

写论文,写就写吧,搁研究生那儿,我不让写,你得做研究,都研究生了,你还写,写出来的东西能看吗?

问题是本科生咋办?我说你还是得做研究,不然写出来的东西不能看。本科生说,我没兴趣做研究咋办?我已经定下来工作单位了,我打赌,那单位一辈子也不稀罕我写什么劳什子论文。我也不知道,我只能说你得过毕业论文这道坎儿啊,现在这道坎儿貌似越来越严了,还搞匿名评审什么的,幸好只在本院。

严谨是如何练就的?

自打认识了于良芝并成为好朋友,我就有更多的机会见识她的严谨。前不久与美国的秦健教授(武大78级的)在一起,从她身上看到了跟良芝类似的那种严谨。我还没有机会当面见识曾蕾教授的严谨(读过她的东西),凭直觉,跟前面这两位有得一拼。我忍不住感慨了一番,秦健教授说,在国外,如果你不严谨,会被批得体无完肤,无立足之地。

闭着眼睛想想也知道,严谨是要经过一个漫长的训练过程,很多人自我解脱说,我没有机会受到训练所以严谨不了;睁开眼睛我就把这点给否定了,谁说你没机会,打小学一年级起,你不就开始了科学训练吗?

人家那美国,本科生不用写论文,研究生也不用写论文,博士了才开始写论文,也就是说才开始做系统的科学研究,怎么就严谨了呢?

曾蕾、秦健、于良芝们,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都是在国内读的,漫长的训练还是在国内完成的吧。

关键还是要求,环境的要求和自身的要求,然后就去按严谨的方式做,做着做着,就会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就变得不严谨自己这关也过不去了,除非你连学校教育都没有过,想严谨都严谨不来。

如果想放水

《信息文化概论》的期末考试采取写课程论文的办法,一开始有些担心,怕学生放水,后来一想,闭卷考试就不放水了吗,如果他/她打算放水?

就像同样的学校教育,怎么就出来了于良芝、秦健和曾蕾?

有不想放水的学生,很认真地写来了论文,还希望得到指点,真聪明,外面的人,想得到这样的指点还没机会呢,不管我的指点水平高不高,总能说点什么吧,通常,还都是学生本人搞不明白的或没想清楚的。

就算觉得老师水平有限,权当是有人跟你一起讨论一个问题,除了老师,谁有耐心来读你的文章并跟你讨论啊。

有兴趣做研究并训练自己严谨的学生,就把每一次写课程论文的机会当作训练;不想做研究(很多人把做研究和做学问完全等同起来,以为不做学问就不必学习研究)就应付老师,代价就是获得一个不高的分数。

所以,本科生的确可以不写毕业论文

可惜这事我说了不算。

既然有课程论文这样的训练机会,愿意训练自己的就认真做,不愿意做的就偷懒,后果自负。我总爱说那句话,每个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这个毕业论文,受到折磨的不仅仅是学生,指导教师也深受其害。面对貌似越来越高的要求,我只能要求所有的学生要做研究而不是写论文。

学生就问我,我该研究什么?

那么多学生,如果都要我来为其设计研究题目,说实话,“老师的脑子不够用了”(葛优是这样说的吧?)

通常,我只能给出一些主题范围,让学生自己设计选题。设计选题,不也应该是论文写作训练的一个部分吗?

但是,学生就是设计不出来好的选题,以至于很多论文,无法指导,那个选题往你这儿一搁,你就知道没戏。

当然也可以指导学生,这个选题有问题,建议如何,可是,人家不是说了吗工作都定了压根儿就只想应付过去,你这不是自作多情吗?

20 comments:

  1. 浙江在线

    韩寒评高考作文(摘自韩寒博客)  我到现在都一直在庆幸自己没去上大学,而且我觉得高考是一定要改革的。我将继续不遗余力的说高考和大学的坏话。我很早前就说过,现如今的大学像妓女一样,只要有钱,全国所有大学都乖乖排成一排随便你点,想上哪个上哪个,愿意多花点钱甚至可以几个一起上。氛围不同了,别再还真的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十几年前大学生还吃香,但那一批已经是绝代天骄了。所以,还是抓紧时间学点真本领和真手艺吧。  另外,最近很多记者问我关于高考作文的看法。我的看法是,作文就是很傻的东西。高考作文肯定是集所有大傻于一身的。我们的作文讲究的是培养狗奴才,而不是真性情。议论文这样变态的禁锢心智的文体势必会随着作文一起被淘汰的。在教育的目的里,作文从来不教你怎么写文章,而是教你怎么不会写文章,作文写的越好,文章写的越差,理解别人文章的能力也越差,眼光就越短浅,思维就越僵化,见识就越狭隘。于是,教育又成功的如教育所愿,把一个识字的文盲送进了社会。

  2. 过客

    环境让人严谨. 您文中提到的曾蕾曾经在1986年左右给我们班上过〈情报检索语言〉课.讲的实在是一般.

  3. 图情释怀

    年会论文,命题作文,何必认真,能争取机会去听大腕的报告,顺便消遣消遣就可以了,哈哈!评奖的不要.所以呀,以后需要评奖的自己注明,那就好好写,好好评吧.其它就免评了.胡说了

  4. 超平

    To 图情释怀,评奖是参会的门票呀。To 过客,1988年曾蕾还是刚刚走上讲台没多久的青年教师,讲课不出彩很正常。教师的讲课技艺,很大程度上跟经验有关,也跟知识积累有关。如果您现在听曾蕾,今非昔比了。幸好那时您没听我的课,我上无机化学和分析化学,学生反映听不懂,说老师讲课没多余的话,呵呵,教研室主任来听课,说逻辑清楚,知识正确,但缺乏经验。:-)

  5. zju07dygy

    李老师您好,我是您上《信息文化概论》的学生,很巧的在写期末论文查找资料的时候发现了您的博客。我真的觉得本科生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大一学生是不合适写论文的,因为我们知道的太少,但也向您说得那样,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不过说真的,在写论文的过程中,学到了不少以前不知道的东西。可能您看我们的论文有些还很幼稚,但就把它当作是我们再学习吧。要看那么多论文您辛苦了呵呵,还请注意身体。

  6. 超平

    To zju07dygy ,课程论文这样的阶段练习的确有必要,如果是像你这样认真去做的话,而像毕业论文那样的学术研究型论文,尤其是在现在这样的就业压力下,让人左右为难。

  7. lydia

    如果课程开始前就写了论文,一定会对相关知识有了解,听相关课程也就更容易思考有想法,所以,如果论文必定要写,那么在开课前写,可以说是为课程做准备,但这不是分数的凭据,关键是了解东西。我月底前有四篇课程论文,可惜时间不足,所以心有余而时和力不足。所以,又要产生自己都不愿看到的垃圾。没办法。

  8. 看不惯

    李老师: 2006年在昆明开图书馆学会年会时我刚好在场,也聆听了您对论文的点评,觉得您不像是对一次学术研究进行总结,而是对小学生上作文修改课。您更多强调的是论文应该如何写,而不是此次年会中有哪些理论闪光点,或有哪些创意,提出了哪些以前没有提过的观点。您的评论也许同您的职业有关,也许同您的性别有关吧,不管怎么讲,那真得是一次很糟糕的评论。

  9. 超平

    To看不惯:一是你或许没有听全我的点评,所有闪光的东西我都给予高度赞扬,包括观点的创新、选题的创新和方法的变革无一不被我热情洋溢地赞美过了(有PPT为证);二是只能说你并不了解年会论文的水平情况,如果你对年会的期望是“有哪些理论闪光点,或有哪些创意,提出了哪些以前没有提过的观点”,那你是找错了地方,即使几位参加了当年年会论文交流的高手,恐怕也不会这样高看自己;三是虽然你参加了年会,但显然没有看明白年会的组织方式,论文交流是按主题分会场进行的,本人就是第一分会场的 点评人,那个点评就是内容点评,而本人在大会上的“论文点评”是受组织者委托,专门就论文的写作情况进行点评的。就这个点评是不是很糟糕,我只能说个人品味不同而已,说一句无聊的话,李国新教授对本人的点评大加赞赏,不知道是不是他品味太低之故。看来你是高人,建议你以后参加基础理论委员会的会议或者其它专业委员会的会议而不是年会。

  10. 希望参会

    李老师您好,请问今年的年会论文是如何评分的?如果一审1分,二审3分,那么终审有无希望获奖呢 ?

  11. 超平

    答“希望参会”:1分和3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计算的,我们评审时是1等,2等,3等,如果你的1分和3分分别指获奖等级,那你铁定获奖,只是等级我不知道

  12. 曾经的学生

    我是99届的毕业生哦,你曾经给我们上过专业课,不知李老师还记得吗?很多年过去了,原来系里的老师有许多已经不在那儿教书了,包括我们的班主任粟老师。明年就是毕业10周年了,很想能再见一面啊,当面聆听你的教诲。

  13. lenechan

    记得上学期,大一刚进来的第一篇论文我写了一个月,搞的头昏脑胀。现在一般四五天搞定。 我上了信息文化概论呢。论文一个字一个字打出来的~~好辛苦。

  14. 看不惯

    “不想做研究(很多人把做研究和做学问完全等同起来,以为不做学问就不必学习研究)就应付老师,代价就是获得一个不高的分数。” 您这句话很无趣,事实上,真正做研究应付老师的,获得的未必是一个低分,而辛辛苦苦自己写的完全有可能获得一个低分。我就是典型的例子,您给了我大学以来论文的最低分,说明您的水平是浙大老师中最高的(还有你儿子水平也很高,好像是北大的嘛),谢谢!

  15. 看不惯

    依我看,国内举办的图书馆年会根本就是“腐败大会”,不是真正的学术会议。你统计过没有,参会者中多少比例的是当官的,多少比例的是论文作者?除了吃的、喝的与玩的吸引人外,并没有从中得到什么。你看那地点:桂林、昆明,哪个不是旅游名胜?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一本优秀论文的集子,随便翻了一篇,是关于图书馆与和谐社会的,所论与主题毫不相干,纯粹以“和谐社会”作招牌,胡乱拼凑了一堆不得要领的东西,根本没有领会何为“和谐”。

  16. 超平

    一位署名“与会旁观者”的帖子实在无礼,跑到别人的场子里来撒野,俺就不说你没教养了,从IP上看是杭州的朋友,如此与大家伙儿深仇大恨,就不怕弄个心理疾病什么的?好似你认得知识分子似的, 很难说,你这样的教养,怕是知识分子认不得你呢,删了,俺这里容不得垃圾, 。

  17. 看不惯

    嘿嘿,我的帖子竟然逼得大名鼎鼎的李教授也失了态,开始做“泼妇骂街”状。李教授的回复只是在发泄个人的感情,并没有就我提出的观点进行针锋相对的讨论,我实在不服。不过,李教授还算有修养,没有删本人的帖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