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多远,2.0就能走多远

有点酸吧?但不是我,是老槐。他为《Lib2. 0》策划了结束语,就是这个标题。本来大家伙儿想请包租公执笔,包租公假谦虚真犯傻地推辞了,好像也有建议俺来操刀的,我是真谦虚假犯傻地闪了。

我是lib2.0会议一大、二大、三大的正式代表,一个非著名菜鸟的瞎掺和应该适可而止,所以原本打算今年会议以后就此打住,侧身做一个低调的旁观者。没想到新涯接棒,看来明年还得继续瞎掺和,我没有理由不理新涯的茬儿只有理由到现场去挺他,他曾经是我的学生,现在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东西。他正在进行的事情就是——心有多远,2.0就能走多远。这次杨新涯表现不俗,他很好的展示了他们已有的成果。对于2.0实践,他们不再关着门自己搞些小动作,而是联手挨踢,做一些大的探索,我说是开创性的,过不过呢?现在说好还是不好都为时过早,实践是最好的校正器。

lib2.0 正式前行,是从上海开始扬帆的,那次会议,被包租公称为“一大”不是碰巧是有意的,包租公的大智大彗可见一斑。那次会议后,吓大的饭团背靠组织前进有了方向,上大的任馆长是被2.0盯上还是他盯上了2.0我说不清楚。一大之后的二大,老萧老谋深算,请来台湾同行炫技,旁敲侧击地指正革命航向。之后,上海交大开始了lib2.0的整体规划,重庆大学开始了lib2.0的顶层架构,一群年轻人开始在理想与现实之间勾连实线——《图书馆2.0:升级你的服务》。有了这些实实在在的进展,加上浙大和北大的两个书签应用的研究报告,我在今年的会议上,没有像去年那样感到不安。仅仅一年,就有了这些,不算多,但是,一年,时间容量就那么大!

一天的会议时间太短,但时间效率被发挥到极限。饭桌上、前后晚上被挤占的那些睡眠时间,他们都在激情地开会中会。对于他们,开会是一次思想、情感的集中释放,是一次高效率的头脑风暴。会议以后,他们要动手做的事情,进行在平常的每一天,网络上,他们天天在一起。所以,这样的短暂聚会,对于他们,有特殊的意义。

关于那些小插曲,一大的博客通缉,三大的博客颁奖,还有更过分的PK,,我想说的是,投身2.0的,是一群年轻人,为他们营造一种沙龙式的文化,我不认为是坏事,如果不能理解,就给一点宽容吧。我希望沙龙文化借着2.0而在图林盛行,我还希望,当真的盛行了,我还没有老到推门进去的时候他们或左右言他或今天的天气……

“lib2.0工作室”是一个开放的、动态的联系形式,我看懂了老槐和K师的良苦用心。2.0不能是一个“圈子”,而是事业,推动这个事业的,当然要有参与者,参与的人,只要有心,就牵手前行。

不过,最核心的推动力其实是另一群人——上交大的陈馆长和郑馆长、吓大的萧馆长、上大的任馆长、重大的杨(新涯)馆长,等等,这一次,还来了北邮的代根兴馆长,有了他们,图书馆2.0的发展就一定是实实在在的实践而不是仅仅停留在概念。

作为东道主,对于图书馆2.0会议,我所有想说的话都说了,就此打住。

9 comments:

  1. 小工

    超平老师走多远我们跟多远.跟着超平老师行走,我们能看到图书馆的暖阳烈日秋风和冬雪,真幸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