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还得关注西部图书馆

一次会议上,看到某编辑与一帮大牌周旋,她私下对我说,我们才是在办刊呐,人家那些牛刊,都不用办了,坐在家里,好稿子自己会找上门来。

《图书与情报》的王景发老师,就是一个办刊的人,而且是挖空心思地办。最近接到他的电话、短信,问我年会有什么打算,我心里想,这王老师也忒实在了,这早早的,就想请我吃兰州小吃了?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人家还是冲着稿子来的。新近策划了一个栏目叫“建言建策”,不要论文要“提案”,尤其是事关西部图书馆事业发展的提案。不知王老师怎么会对我产生了这么一种印象,觉得我是那种爱“提”的人,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我提点什么案。

因为年会在兰州开,真的能让全国的图书馆人,俩眼齐刷刷地聚焦西部图书馆吗?那倒也不一定,毕竟参加年会的只是全国图书馆人的“恩分之一”,而这恩分之一的代表中,还有恩分之一是借机去走走丝绸之路的,所以,王老师也别抱太大的希望呀。

也许王老师觉得,哪怕只有恩分之一的图书馆人能够关注一下西部图书馆,也是值得高兴的事,所以,想要把这种关注留在他的刊物里。最近有一种说法,不是为了升职称写论文,一般人不怎么看专业刊物,但看博客的人却多多的。王老师显然不能把他的刊物立马变成博客,所以就策划了这么一个非论文的栏目,以吸引那些光顾着看博客的眼球,也让全国图书馆人有机会过一把当两会代表的瘾,真是太有才了!

写提案比写论文容易得多,你只管站着说话不腰疼地提建议就行了。因为是学术刊物上发表的提案,职称评委从来没有碰到过,可能会拿不定主意“算不算学术成果”,赶着他那天心情好,大笔一挥,就让你过了。

《图书与情报》第二期上已经发表了王子舟教授的提案,篇幅比有些论文还长。看来,这个提案不比两会代表的提案容易。

尽管我现在心里一条现成的建议都还没有,但我还是决定要写一篇提案。如果你正好只有一条建议,弄不成像王子舟写的那样一篇提案,你就发给我,咱们合伙弄一篇,我把你的名字署上。

14 comments:

  1. 亲切

    老师您好! 我是山东的一名学生最近收到〈图书情报工作〉 的增刊录用通知,请问这个增刊在您看来对我考博有帮助吗?含金量怎样 谢谢

  2. 超平

    复“亲切”:增刊的作用因单位和地方而不同,大学里一般不计入成果。如果是考博,我只能说,有比没有好吧。

  3. 新涯

    超平老师: 您好! 我已经调整了工作岗位,去了重庆大学信息与网络管理中心,全面负责学校的数字化校园建设了。 但是我仍然在图书馆界。我们正在全力开发一个全新架构的lib2.0理念的新系统——目前还没有人这么做,当告一段落后,会向您征询意见。 您来重庆我不知道,否则一定上门拜访。不过我4月底获取会去浙大。

  4. 新涯

    超平老师: 您好! 我已经调整了工作岗位,去了重庆大学信息与网络管理中心,全面负责学校的数字化校园建设了。 但是我仍然在图书馆界。我们正在全力开发一个全新架构的lib2.0理念的新系统——目前还没有人这么做,当告一段落后,会向您征询意见。 您来重庆我不知道,否则一定上门拜访。不过我4月底或许会去浙大。

  5. 殷勤小鸟

    “尽管我现在心里一条现成的建议都还没有,但我还是决定要写一篇提案。如果你正好只有一条建议,弄不成像王子舟写的那样一篇提案,你就发给我,咱们合伙弄一篇,我把你的名字署上。”  您真幽默,也确实谦逊.

  6. anonymous

    有理!会前看报名名单,没有西部图书馆的老师或者用户;年会第二天与陈老交流,他也和我提起了这个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