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王子舟那样遣词造句

王子舟教授是个文雅之人,说话和行文的风格都在向我们表明这一点。王子舟的文雅是怎么练出来的我不知道,甚至,是不是练出来的也很难说,人和人不是不一样吗?

王子舟的新作《面向知识的图书馆学新趋势》表明他还在坚守图学基础理论研究,党跃武名言“现在还在搞基础理论的就只有两个人”,此话老槐转述过,“两人”之一就是王子舟。王子舟的“基础”研究,最大的特点是不着急,慢悠悠地出手,你什么时候看到过王子舟像打快拳那样发过文章?好像就是这慢拳,反倒让所有的人都记住了:王子舟是搞基础理论的!

王子舟的文字很好看,但不是通篇都好看,不是句句都好看,间或有那么几个句子,遣词造句比较机智、飘逸,就让人记住了,且留下了印象,知道了这是位会作文的人。

王子舟的文字不装,所以看起来不华丽,只给人飘逸的感觉。华丽和飘逸,是一个人作文时装与不装的根本区别。

摘几个句子来验证我的感觉与判断:

一代学术有一代之新风会、新潮流。学术研究如果能有“预流”(即提前进入)意识,才能襄进学术于将来和世界,否则只能永远跟随他人之后。

“知识学”的呼吁在当时引起了图书馆学界的注意。理论上,它意图深化人们的研究意识,即把以往停留在图书、图书馆的研究目光,穿透到图书和图书馆的背后——知识问题上;在现实上,它欲以此“加厚”图书馆学的知识基础,改变概论式课程浅尝浅尝辄止的局面。

本博文只评价王子舟的文字,不涉及内容及观点。“知识研究”不在本人兴趣之内,没有研究就没有发言权,我只想向王子舟教授学习遣词造句。

18 comments:

  1. 图林老姜

    “浅尝浅尝辄止”?多了一个“浅尝”哦,哈哈。“风会”、“预流”、“襄进”这几个词很陌生哦。希望超平先生不要受“文雅”的诱惑,保持自己平实、睿智、风趣和火辣的文风哦。

  2. 江江

    河边老师说,图书馆职业形象就是借借还还,再怎么拔高也没有意义.王教授的知识学,有点把图书馆学研究拔高之嫌…当然,职业形象与图书馆学研究对象是两回事了.

  3. 山下人

    此处“预流”说源出陈寅恪先生而略加变化。“襄进”一词不常见呵。“新风会”也不易索解。俺得再学习学习。

  4. 山下人

    此处“预流”说源出陈寅恪先生而略加变化。“襄进”一词不常见呵。“新风会”也不易索解。俺得再学习学习。

  5. 山下人

    陈寅恪为陈垣《敦煌劫余录》而作的序言所说:「斯录既出,国人获兹凭藉,宜益能取用材料以研求问题,勉作敦煌学之预流。庶几内可以不负此历劫仅存之国宝,外有以襄进世界之学术於将来」。

  6. 山下人

    子舟先生化用“外有以襄进世界之学术於将来”句而作“襄进学术于将来和世界”,似是且妥。

  7. 山下人

    子舟先生说:“预流”(即提前进入)。恐亦非是。此处的“预”同“与”,当作“参与”解,意谓跟上潮流,而非“预先”“提前进入”之义。未知然否。

  8. 侠女

    我严重同意超平老师对子舟老师的评价。能诱惑别人也是要有能力的。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诱惑和被诱惑对象的权利。如果用自己的理论素养来诱惑人,恐怕是诱惑种类中最为“文雅”的一类吧?

  9. 皇帝的新衣

    图林有两位“大”人物一直让我很是不解,一位是上面的王教授,一位是叶鹰教授,他们的文章和讲座每每都是天马行空,有时让人不知所云,有的观点一眼看去就知道很值得商榷,还有时就是拿一堆图书馆人还不太熟悉的其他学科的一些东西来显摆似的。真有点皇帝新装的感觉,是大家不敢说其实他们并不那么好吗?

  10. 瓷器

    既然“不知所云”,怎么又“一眼看去就知道很值得商榷”呢? 是“图书馆人不熟悉”呢还是你自己“不熟悉”啊? 先去把自己理论素养提高点,再来这里指手画脚吧。

  11. 勤合

    “子舟先生说:“预流”(即提前进入)。恐亦非是。此处的“预”同“与”,当作“参与”解,意谓跟上潮流,而非“预先”“提前进入”之义。未知然否。”我觉得是对的,陈氏于佛学深有研究,所以好用佛教中的话,比如〈王国维纪念碑〉就是这样,”预流”一词应该也是这样.

勤合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