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课札记之四——竞争情报分析:收集是收集,分析是分析

我想从信息分析说起。信息分析的前身是情报研究,情报研究的前身是情报调研,“情报调研”的前身——那就没有了。

“情报调研”是一种比较谦虚的说法,因而也显得拘谨,反映了我国早期的情报工作者对自己工作的定位。“情报研究”是大学教授对这一领域的“发展”——北大秦铁辉教授用作修订后的教材名称,从“调研”到“研究”,其学术性上了一个台阶。卢泰宏写教材,顺应形势,把情报改成信息,又嫌“研究”太那个,改用“分析”,后来有武大查先进和南大朱庆华跟进,于是“信息分析”成为一种共识。

不管名称如何,这一领域要做的事情是对信息的一种深层次加工,试图从已知信息中收获更多,所以才有了一个无底洞式的目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这一目标也决定了我对“信息分析”这一活动在认识上的定位。

到了竞争情报,除了情报收集活动,少不了还得搞一搞分析,我的困惑也因此而生。竞争情报分析,似乎跟情报本身关系不大,重点在分析。也就是说,跟你前面花了不少口舌讲竞争情报的收集,没有太多的关系,收集是收集,分析是分析。各种分析工具的运用,直奔目标而去,而那目标,不是想通过分析而对信息挖掘点什么出来,分析的目标,其实是对状态的一种判断,所以,这些目标分析,对信息的依赖性不大,而更依赖于对某一细节的判断。如SWOT分析,并不太需要特殊的信息,比如对方的商业机密什么的,难做的,恰恰是对对方的优势与劣势的判断,而提供给你用作判断的信息,并不难获取。在竞争情报的分析方法里,这种情况非常普遍,除了SWOT外,还比如定标比超分析、增长-份额分析、核心竞争力分析等等。名称上最接近竞争情报分析的“核心竞争力分析”,其实是对对手的核心竞争力的判断,即什么能力是可转移的能力——可转移性是核心竞争力的标志,这个分析过程,并不太依赖于竞争情报。根据我收集的资料,除了“专利情报分析”(严格地说,这不是一种特定的方法,而是一种分析对象)还与我期望中的竞争情报分析比较接近外,其他方法,都不是针对情报的分析。所以,我处理“竞争情报分析”内容时,章节标题叫做“分析竞争情况”。这个内容中所纳入的方法,大都来自于波特,至少根源于波特,严格地说,那不真正属于竞争情报活动,属于战略管理。当然,现在有许多情报学的教学与研究,都把战略研究看成是自己的份内事,对此,我缺乏研究,没资格说什么,但困惑是有的,就像当年我分不清情报研究与软科学研究的区别。

真正针对信息而分析的方法,除了逻辑学提供的那些基本方法——分析与综合、比较、推理等等外,内容分析、引文分析等是我认为比较正点的方法。但逻辑方法随意性太大,对研究者的能力与经验的依赖很强;内容分析法不能包打天下,尤其是在竞争情报活动中,局限比较大;引文分析法在竞争情报活动中的价值更小。所以,现状是,可用于竞争情报分析、尤其是针对信息的深层次挖掘的方法实在太少,这是竞争情报活动目前难以推进的原因之一吧——你想要的情报,既收集不到又分析不出。

30 comments:

  1. 老槐

    “研究”改“分析”是对的,与Analysis衔接。为什么必须与Analysis衔接而不是与别的词衔接?用某大师的话说,这个学术证明的过程太复杂,哈哈

  2. 江南书生

    老夫心里头一直嘀咕着:这“信息分析”或其前身“情报研究”究竟算不算情报学的独门暗器?翻翻《传播学研究理论与方法》、《社会科学研究方法》、《教育学研究方法》,诸如此类,横看竖看,都觉得似曾相识。是否老夫老眼昏花所致?

  3. 默默

    竞争情报分析所用方法确实都是战略管理的方法,所以,感觉信息分析人员(或者叫竞争情报从业者)干的事情都是战略决策者该干的,至少分析这一阶段的目的和工作是这样。

  4. 默默

    竞争情报分析所用方法确实都是战略管理的方法,所以,感觉信息分析人员(或者叫竞争情报从业者)干的事情都是战略决策者该干的,至少分析这一阶段的目的和工作是这样。

  5. 打假!!!

    哈哈!图林之中竟然冒出了个铁掌帮帮主,胆敢冒充斋主在这里重复留言?!假的就是假的,冒充不了,看官只要比较一下真斋主的留言(第一条)和假斋主的留言(其它条),就不会不知道其中的重大差别!请假斋主不要乱穿我的马褂了!谢谢!竹帛斋主留言

  6. 图情释怀

    真假斋主是不是也要用一下信息分析方法,才能区分呢?你要用内容分析,逐句分析就笨了。真斋主可是玻璃美人,没那黑影的哦。只是俺不知真斋主怎么做到的。看谁能揭秘。

  7. 江江

    据说,斋主还是中大信息技术中心的主任.这个职位在高校中的地位也不低呀,通俗一点的说,”很吃香”.

  8. 斋主

    超平先生,谈一句感想, 博客有泛滥的趋势,好瓜歪枣一起呈现,专业生活随处渗杂,看得人有点累了,污染有点大了,信息有点过载了,所以一些大家也纷纷洗手。能否倡导建立一个专业社区,采用SNS,真名进入,让互动真正为专业作贡献。

  9. 老槐

    我以前倡导博客,是为了繁荣专业,现在看来这个愿望没能实现,尽管我的博客访问量最大,但是我发现大多数博客都是雨露,太阳一出来就不见光彩了,拜托大家管好自家的一亩三分地,网络也是资源,时间更不能浪费。让图林博客有专业社区的样。

  10. 图林丫枝

    图林博客圈中,资格较老的当数老槐。新人之中,有专业社区模样的当数图谋。超平的博客有职业的美,但同时也是女人的美,而斋主的博客充分了广东的自信与自傲

  11. 超平

    看起来很热闹,但不乏恶作剧 ,今天中午从11:22——12:03连续出来的斋主、老槐和超平都是假冒的,其他还有没有假冒我不能确定。不过,假冒者并不太捣乱,估计只是捂着嘴忍住笑弯着腰发了几个帖子,念你的玩笑还不算可恶,俺就不计较了,但下不为例!你可以开点更有意思的玩笑,让俺这园子有点喜庆,俺要是一高兴说不定正式向你发出邀请—— 吃大餐,如果你离杭州有点距离,打飞的的票钱俺不报销,但请吃饭的邀请无限期有效。

  12. 陈飔

    看见你竞争情报的观点很高兴,其实就连引文分析算上也算不得“竞争情报”分析方法的专属方法,因为引文分析本身并不是情报分析,只不过是可以借用而已。当然,引文分析已经进了一个层次(较书皮的学问),情报分析的核心内容是含义分析/信号分析,引文分析则介于书皮和书瓤之间(但不是一个层次)。许多学者实在借“竞争分析”的门面来装潢“情报分析”,这并没有错,但名词用法有些牵强。还记得当年情报学大量引进信息论之类的概念么?

  13. Cubic Z

    不要过分注重所谓的情报流程,想想我们是如何做情报的。许多情况下收集、判断和分析(不一定完整使用这种或那种分析方法)是糅合在一起的。对做竞争情报的,我更强调商业思考(business thinking)的能力。

  14. Q歪歪

    同意超平老师的观点“竞争情报分析”侧重于“分析”而不在于“竞争情报”。我认为“分析关键在于提出问题,然后适当地搜集组合信息

  15. 江南书生

    老夫曾在超平老师的自留地留言:“老夫心里头一直嘀咕着:这‘信息分析’或其前身‘情报研究’究竟算不算情报学的独门暗器?”,对于这个问题,今晚突然想通了:虽然,许多人都会开枪,但是,神枪手并不多,而且,一般都是职业杀手。从事信息分析(或情报研究),图林中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那就是成天与信息资源为伍,因此,往往具有超越常人的信息意识,对于信息远比常人敏感……哈哈,版权所有,引用务必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