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的和“冷”的都不是剑,就是观点的碰撞

2005年,中国图书馆学会新一届学术委员会成立以后,大概基础理论分委会的每一位委员都收到了《图书情报知识》编辑部的邀请函——约请做专题。我正好因为教学而纠缠于“用户永远是正确的”这一“基本定理”之中,于是想以此为题做一个专题。时间拖得比较长,直到2006年下半年,整个专题才算有个基本的样子,传给编辑部后,立即得到反馈——2007年第一期刊出。本月10日,该刊如期问世,学网上已有议论,这一个专题是我主持的,我不希望给参与讨论的朋友带来任何不愉快,特意征求编辑部同意,将我为此专题写的《主持人的话》贴在本博,权当是“导读”。

定理还是理念?
——关于“用户永远是正确的”基本定理的讨论

主持人(李超平)的话

《图书情报知识》编辑部约我组织一个研究专题,题目任由我来选,当然稿件也得由我来组织。这两年在系里讲授《信息资源建设与服务》,使用的教材是中山大学资讯管理系程焕文教授领衔主编的《信息资源共享》一书。书中第二章给出了四个基本定理,其中之一是“用户永远是正确的”。每次讲授这部分内容,我都无法以讲授的方式来处理它,因为我能清楚地感受到来自相当部份学生的怀疑甚至抵触,我不得不通过组织课堂讨论来完成我的课堂教学。在学生们热烈的讨论中,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意见在赞同与怀疑的对立中是很难达成共识的,赞同者倾向于这是一种有益的理念,而好的理念有助于事业的发展,既然有助于事业,为什么不能接受并推行呢?怀疑者认为理念不能等同于定理,定理必须严谨、严格。理念是职业精神层面的,而定理是科学层面的,不应该混为一谈。

面对观点的对峙,作为教师我很难出来主持“公道”,因为这个基本定理首次出现在学界,它本身缺乏学术上充分的论证,这使我难有充分的依据去予以阐释。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也需要获得支持。

利用一些机会与学界的朋友也有过交流,范并思教授对这一定理的表述提出了看法,他认为作为定理,标准的表述方式不应该有诸如“永远”这样的时间副词。范教授的话只涉及到定理的表述规范,没有从“真理”的角度表示赞同或是怀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同样有这样的困惑:这句话到底是职业理念还是定理?

我和范并思教授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向具有自然科学和哲学背景的叶鹰教授请教,叶鹰教授把他的看法写进了他的博客——蓝天白云,由此引发了部份朋友对这个话题的兴趣,讨论不仅在网上进行,也在网下进行。我的学生们即使在课后也没有放弃对这一问题的思考,不管这样的思考是成熟的还是略显幼稚的,它的意义在于思考本身,思考和讨论带给他们的收获已经远远大于一堂课的容量,这是我作为教师尤感欣慰的。

远在新西兰的林海青老师也给我E来了他的文章,林海青在一所大学的图书馆工作,他的看法立足于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图书馆实际工作。从多种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是很有价值的,多维视角正是我本人对这一话题的期待。面对一个我们是否要奉为“定理”的语句,纯粹的思辨固然重要,但这个定理毕竟是要指导实际工作的,它必须经得起实践的验证,所以尽可能多的从实践层面予以论证似乎更为重要。

在我还没有下定决心要不要组织这样一场讨论的时候,我和程焕文教授有一个在会议上相逢的机会,我当面征求他的意见,因为我知道一场讨论不可避免地要出现观点对峙的局面,我希望能够获得他是否介意这种状况的信息,令我深感欣慰的是,焕文教授肯定地告诉我他非常欢迎讨论,并欣然允诺参与大家的讨论。很快我就收到了焕文教授发来的稿件,其中有阐述他自己观点的文章,也有中山大学资讯管理系学生撰写的文章。从两位学生的文字里,我能看到一个优秀的教师对学生的影响,说实话,这让我有些羡慕,因为现在的学生不轻易接受别人的影响,他们更愿意通过独立思考得出结论。从周旖和何韵的文章里,我看到一个教师是怎样成功地把他的观点灌输给了学生,没有相当的感染力是做不到的,而且我相信周、何二位同学不是被动或者盲目的接受,而是在独立思考的基础上接受他们老师的观点的。

西北林业科技大学图书馆的白君礼先生曾经致电程焕文教授,他对这个定理持不同看法,希望与程教授讨论,程焕文教授鼓励他参与我组织的讨论,于是就有了白君礼先生与我的通话、通信和后来他发来的论文初稿。白先生是个非常认真的人,这篇文章他前前后后修改了不下十遍,根据他标注在文章中的信息,他曾经先后征求过图书馆界几位学者的意见。作为主持人,我感谢白先生对这场讨论所付与的热情,并对他契而不舍的求真精神表示敬佩。

对“用户永远是正确的”的讨论的初步成果就以这一组正式的论文和非正式的笔谈呈现给读者了,读完这些文章,我们的困惑也许加深了,我们的认识也许更深入了,不管是哪一种情形,我以为都是收获,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怀着获得一个公认结论的奢望。观点的冲突果然如我们的想象,甚至还要激烈,这正说明这个问题是值得大家关注和讨论的。

21 comments:

  1. 拥抱今天

    呵呵,关了老半天,原来发现超平老师就是要自己坐沙发。我想,这个问题应该找些公共图书馆的馆员们谈谈看法嘛,毕竟,他们与用户最接近。

  2. 知识狼

    作为服务性的行业,用户就是上帝.不管你的信仰是什么,所以用户永远是对的.图书馆界对自己行业和学科的期许和推崇,是需要宗教精神来贯彻的.因为除了信仰外,没有什么比市场和金钱能更好的刺激认得积极主动性,能让你低下高傲的头,谦卑的为人提供服务.而产业化对于图书馆来说是个极大的罪过.例如慈善基金会去投资.乞丐拿施舍物去开店.警察豢养黑社会.用户永远是正确的.对这一点的领悟,图书馆员是远远逊于联通移动的客服小姐的.本狼没什么理论基础,只是觉得”赞同与怀疑的对立中是很难达成共识的”的根本原因是两者没有必然的争议性.或者他们说的内容和逻辑没有明显的冲突.赞同者关注为什么不能推广,怀疑者关注科学定理的严肃性.也许在课堂讨论中还有其他方面.但是,就目前这两点来看:推广难度和科学定理的确立问题.不是局限于我们这个学科的圈子能够解决的.它是一个相当复杂的社会问题和晦涩学术问题的综合.窃以为”定理还是理念”的提法是有问题的.如果硬要给这个问题给一个答案的话,我想超平老师的文章里已经给出来了:1)它本身缺乏学术上充分的论证,这使我难有充分的依据去予以阐释;2)作为定理,标准的表述方式不应该有诸如“永远”这样的时间副词3)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怀着获得一个公认结论的奢望。哈哈.说道这里,它作为理念是肯定的.而作为定理确实是不够严谨.永远这个词有相当大部分的绝对性,代表的更多是一种极端态度.有欠平和稳重,

  3. 斋主

    我的基本态度:一、欢迎和感谢一切批评指正,尽管我还没有看到全部文章,但是我坚信所有的文章,同意的,反对的,折衷的,都有助于对这个问题的理解,也有助于我将来修订教材。二、除了人格卑贱、心术不正的H以外,我乐意与一切批评者成为朋友,赞同者更不用说。

  4. 班门抡斧

    即便作为一种理念也存在几个问题:1.是什么样的用户?用户成分很复杂,书库安装监控设备干吗用的,就是防备某些“用户”的 。2.是什么时期的用户?在“史无前例”的年代,一批又一批“用户”来我馆“破四旧”,89年,成千上万的“用户”在“逛街”前绕我馆一圈,轰馆里读书的学生一同“逛街”。他们是否“永远”正确?3. 本人非老马的忠实信徒,但有个浅显的道理还是懂得的:世上或许有永远正确的事(是否正确靠实践证明),但没有永远正确的人(无论作为个体的人还是群体的人)4. 图书馆是服务性行业,但还是一项文化事业。它在宪法中被表述为公民的“受教育权”,它不能仅仅被用户的需求牵着走,而且要引领用户的需求,促使其人格的全面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图书馆的“教化”功能无论人们承认与否,始终是存在的。 作为一种实践,在“用户永远是正确的”指导下也存在出现一些问题:1.这种提法有失工作人员尊严(并非体面)而难以被人接受。2.这种提法之偏颇有讨好用户之嫌,使正直的用户肉麻,使骄横的用户愈加骄横。3. 这种提法是“顾客永远是正确的”的模仿和翻版(跟风跑的图书馆界老是比商界慢半拍)。如今, 餐饮、旅游、保险等服务行业在“顾客永远是正确的”理念指导下普遍出现“过度服务”现象,已经引起顾客的反感和媒体的抨击。图书馆这个时候去“跟风”,足见这个行业即缺乏“脊梁骨”又反应迟钝。当然,本人并不是说要忽视用户的作用,但极端的理念指导下很可能达不到矫枉过正的目的,反而导致极端的结果。

  5. 绝对真理

    对与错,有科学性判断和价值性判断之分。如果从科学性来说,用户永远是对的,是不对的。如果从价值性判断来说,用户永远是对的,是对的。显然,斋主是从价值性判断、从职业理念的角度来说。不过,一个判断的正误要加上条件才正确,说明这个判断存在着歧义,至少说明这个判断表述上存在着问题。研究一下,“用户永远是对的”与“顾客就是上帝”。“对的”与“上帝”的区别在哪里?也许,这有助于我们理解这个判断。

  6. 班门抡斧

    科学判断若不立足于价值判断,那么这种科学判断是否符合人性、人道,是否有益于人类的发展就成一个很大的问题;反之,价值判断若不基于科学判断, 那么这种判断无非是一种玄学(或宗教)意义上的判断,是否具有可信性和可行性同样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7. 拥抱今天

    基督教已有近2000后的历史了,它盛行于不同时代、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民族的国度中。迄今为止,没有人能说清楚上帝是啥样,也就是说,“上帝”恐怕用“科学”来解释至少目前是不行的。但是,宗教组织却是世界最稳定的组织之一了吧?宗教组织靠什么来维系组织的存在?是一种看起来似乎违背科学的信念。从这个角度看,“用户永远是正确的”是图书馆可持续发展的一种有益的探索。

  8. 知识狼

    to绝对真理: 其实这个道理是浅显易懂的.郁闷的是,在本狼看来,图书馆界众多的所谓争议恰恰是在没有规定”条件”,或者上下文语境的前提下,自说自话,当然各有各理.某个概念或者定理,定律,如果我们暂时不能在高层次对其进行提升,从而让大多数人认可,那么为何不用罗列,举例,实证法来表述自己认识中该概念或定律的适用范围?这样的论述可能不全面,但是起码明确而不易含混.

  9. weifeng

    可悲!!!

    明显逻辑错误的“用户永远都是正确的”,居然被所谓的名家程焕文提出,居然引发大讨论,my god ! 可见图书馆界的可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