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7年3月

文绉绉的抗议

老包又发言了!

老包就是包伟民/>教授,我们原来在历史系时的同事,现任历史系主任。

对老包,谈不上了解,但是足够熟悉。

老包每次发言,无论是书面的还是口头的,都让人感觉刺激。

这一次,老包一改往常的风格,文绉绉地发了言,文绉绉又是抗议,刺激指数达五颗星。 Read more… »

重庆之行(三):新馆印象

在重庆,一座建筑往往改变着最多数人的生活,其中,像轻轨,其功能和影响,别的城市也一样,是惠及大多数普通人的“建筑”,但在重庆,除了轻轨和规划中的地铁,还有很多别的城市少见的“建筑”,比如江边的缆车;作为公共交通的大扶梯(在世界或者亚洲位列第一);连接这个区和那个区的跨江大桥、空中跨江索道,我特别要说的是,这种索道不是观光用的,而是公共交通工具。 Read more… »

重庆之行(二):老馆印象

重庆图书馆老馆位于闹市区一个叫两路口的地方,按小时候的印象,那是仅次于解放碑的地方。

老馆的馆舍是典型的重庆风格——依山而建,从临街的大门进去,可上楼也可下楼,在山城重庆这样的建筑很多。以前一位老同学从学校分得一套房,在一楼,而该幢楼平街进去是7楼,她要下7层楼才到家。你说冤不冤,住一楼不就图个不爬楼梯吗?而她倒好,爬楼梯不说,整个还跟别人反着来——回家下楼,出门上楼。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