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啥,诚品化、样板间……

去年年底在台北时注意到一个现象,就是景点的服务区跟大陆特别像,平房或两层楼的平顶楼房,外墙用长方形白色瓷砖贴面,铝合金门窗,蓝色玻璃。。。房子里面要嘛是卖商品的,要嘛是小食店。。。很不讲究,甚至脏乱差。。。

台北101附近的商圈很繁华,但那种东西打动不了我,我更在乎的是犄角旮旯,哪怕一个小杂货店,一个小食店,都希望能让人感觉到体面以及悦目。

看到台湾这种景象后我开始为一个问题纠结,中国人都这样不讲究吗?以前以为只有大陆这样,归咎于欠发达,而台湾走资本主义道路,比大陆富裕,怎么着都该全民小资了。。。,台湾之行对我打击挺大的。。。。 Read more… »

又一次面对“政府工程”

刚刚做完了四个“国家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的文章,连同自己写的一篇近7千字的评论文章,花了我差不多半个月时间。今天终于发给编辑部了。

文章做得很累,四个示范项目发过来的文章都齐刷刷的象公文,把我晕死了。。。

花了功夫,还是有收获,总算搞清楚了这些示范项目做了什么事情,有了什么成效,以及。。。问题!

犹豫再三,有些话还是想说,忍不住啊。。。 Read more… »

不认同葛剑雄馆长的观点,我会被围攻吗?冒险中……

最近图林的一大亮点是著名帅哥“图有其表”对几位“高富帥”馆长的长篇访谈,比如吴建中、葛剑雄。高富帥是一种比喻,如果你愿意更广义地理解“富”的话,比如学识上的“富”。

先得渲染一下图有其表,在一个特定的群体里,约定对他的称谓是“表哥”,这个称谓的亮点是“哥”,即使比他大了一轮以上的我本人,也叫他一声“表哥”,你说说看,对于帅哥,能不叫哥吗?凡见过表哥的人都默默地承认,的确是帅哥一枚。

帅哥访谈高富帥馆长,《数图论坛》杂志因此要火,必“火”不疑,从这点上真得挺表哥一把。 Read more… »

“不要奢华”是个伪命题

“图书馆不要奢华”是一个看起来政治正确的命题,但我以为是个伪命题。

什么叫奢华?

问了下度娘,说表示“奢侈浮华”之意,多形容有钱人的生活,也形容爱慕虚荣的人所渴望的生活。按目前现在的消费观和社会观来看,它其实是一个中性词,指的是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品位和格调的象征。 Read more… »

草根也奢华,这不是罪

跟杭图褚帅哥树青馆长结伴赴京参加李国新教授的重大社科项目的开题论证会及文化部的另外两个会议。好吧,说正事之前先八卦一下,赶在开题论证会开始之前向国新表示了一下祝贺,我说怎么有来参加你的婚礼的感觉呢?
adobe creative suite upgrade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16574″).style.display=”none”;}

国新的项目与本文无关,跳过。 Read more… »

关于锅,有些传说,信不信都在各人

3月初,我家三姐妹陪同老妈自由行游香港,被外甥女调侃为“夕阳红妈妈旅行团”。好吧,既然是夕阳红妈妈旅行团,得打造点妈妈特色出来。我们在自行安排的购物环节中流连于商场卖锅的专柜,最后,真的就买锅了。。。。外甥女在电话里问,还买了什么?回答:锅铲。。估计她当场就晕了。

我买了一只法国le creuse珐琅铸铁锅,一只德国Fissler的煎锅。。。嘿嘿,价格不菲哈,还好,正赶上le creuse铸铁锅特价周——5折,1300港元元拿下。Fissler木有特价,略有折扣,好像也是1300港元元拿下(记不准确了),这也比大陆便宜了不少。两个妹妹都买了Fissler的高压锅,最小号的,2600港元拿下(可能不准确),据说比内地便宜了近1000元。 Read more… »

花桥生活面面观

去年4月份,LG的工作阵地转移到花桥,我稍后跟随,从他安营扎寨开始,算起来正好一年了,想写点什么,算作纪念。
essay paper writers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12003″).style.display=”none”;}
我们居住的小区是上海绿地的楼盘,购房者以上海人为主。平时,购物有绿地为住户们引进的易买得超市,每天有46趟班车穿梭于绿地与上海中山公园之间(晚上最晚可到23点),因此,在绿地范围内生活,你感觉生活在上海,这里处处是上海阿拉的口音。。。仿佛跟花桥木有啥子关系。 Read more… »

图书馆简介:讲述的角度,这是一个问题

近一段时间因为写作的需要登陆了一些公共图书馆的网站观看他们的馆情介绍,也即网站上的“关于我们”,“关于x图”等等。
college narrative essays if (1==1) {document.getElementById(“link55463″).style.display=”none”;}
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大多数馆情介绍有点自说自话的味道。我之所以敢这么说,说句实话,我不太有耐心把那些馆情读下去。

那么,别的读者,他们读么?或者他们读得下去么?

同样因为写作需要,我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读不下去? Read more… »

倡导式与提醒式

在正在编写的教材《公共图书馆宣传推广与阅读促进》中,对公共图书馆宣传推广活动的类型进行划分时,我设立了这样一个分类:

按照宣传推广的受众特点来划分:

(1)倡导式宣传推广

(2)提醒式宣传推广

倡导式宣传推广针对对公共图书馆缺乏了解的那部分公众。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