踢一把lib2.0的场子

早上醒来,躺在床上看书社会的2.13帖子。。老槐的反思贴让我有话想说,对,踢下场子,不是踢老槐的帖子,是踢2.0的帖子。
 
我赞同云mm的说法,是不是吃盒饭,是不是无纸化不是2.0的本征。。。不太知道会议策划后面的情况,看了老槐的帖子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故事和这么多的遗憾。。。但会议是给别人开的,我这次真有资格说说参会感受,因为对内幕毫不知情,很纯粹的角度。 Read more… »

轻轻地2一把

轻参会
轻参会的意思是,不深度参与,说白了,就是不出力。
还有,不给任何人添麻烦,轻轻地来轻轻地去。
我突然出现在会场,很多人觉得意外,我为此得意洋洋。其实年会一结束我就默默地订好票了,我从2.0一大会议开始就是代表,以我丰富的革命经验,深知中途脱2将是一大污点,所以,继续2是不二的选择。
我一直喜欢这个会,因为它2。2是一个很小的数字,所以我的感受也很2,也就是说,所有feel都很轻。比如看到不断晃动的年轻面孔,我心里总是会轻轻地舒服一下。听到“亲爱的学颜、2颜”,以及“赖波,我们回不去了”这类小清新的2言2语,就在心里轻轻地会意一下。 Read more… »

社会公众的图书馆观念问题,路真的很长

天涯论坛上那个帖子《世界上最吵鬧的图书馆》关于儿童吵闹建议两点:1.儿童阅览区建议取消,或者在旧馆改造完毕后迁移过去,在此之前或者建议小学生以上才允许入内,避免成为游乐园;2.考虑限制儿童年龄入内措施,减少一家大小在花城广场逛累了就拖家带口进图书馆的现象。。。面对这种建议,图书馆人真是说不出的郁闷。。。好不容易,现在国内的图书馆走到国际图书馆同一水平线上来,你才发现,社会的观念还相差太远。。。整个社会,太缺乏对儿童权利的认知,也不知道培养儿童利用图书馆的习惯人家国外是从零岁开始。。。得咬紧牙坚持呀,等现在的孩子们长大了,他们就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因为他们知道图书馆这个地方是他们从小就能够走进去的,是伴随他们成长的地方。 Read more… »

安静,还是热闹?

最近广州市新图书馆开馆,好评不绝于耳,差评也接二连三。好评就不说了,全国副省级城市最大面积的豪华馆舍闪亮登场,反正咱国不差钱,紧着往大了盖就是了,我没去看过,只能想像着那份富丽豪华;差评之一是小朋友们把新图书馆当成游乐园了,在里面嬉笑追逐,而家长们看着孩子玩的开心,心里也乐呵呵的,除了慈爱地看护着宝贝,只要不磕着碰着,随宝贝疯玩去,至于那不绝于耳的吵闹喧哗,切,那不是孩子的天性么。。。

网上天涯论坛上有帖子吐槽,“世界上最吵闹的图书馆——广州新图书馆”;南方卫视的《今日最新闻》则说“广州图书馆吵闹象商场”,记者还拿着检测仪现场检测,结果最安静的地方达到73分贝,而大厅和少儿阅览室则高达80—90分贝。天呐,73分贝,这个已经超过了城市交通干道两侧区域的噪音,而90分贝,这是生产车间和作业现场噪音的上限值。。。。好吧,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环境,已经没法读书了。。。。 Read more… »

美国人已经变了,相比隐私,安全更重要

当年布什总统签署《爱国者法案》,引起民权主义者的强烈抨击。美国图书馆界也跟进吐槽这一法案,对该法案必然导致侵犯图书馆用户的隐私权表示强烈不满。记得竹帛老师还放过一张照片,好像是一些图书馆门口放置一块牌子,上书:本馆从未接受过任何调查。。。我记得我曾经写过博文发表议论,议论的焦点是对美国的言论自由表示羡慕嫉妒恨。。。因为就是给中国的图书馆馆长们100个胆儿,也不敢出来吐槽国家权利机构发布的法案或类似的政策什么的,仅此而已,我并没有对他们吐槽的内容表示欣赏。。。实际上,我满心困惑:9.11还不够惨呐,隐私,有那么重要吗?比起生命安全。。。再说,图书馆界不就是那点小私心吗?这个法案可能导致人们利用图书馆的积极性受到打击。。。。问题是,人们即使用图书馆少了也不等于他们赞同图书馆人的抗议呀。。。这就是我当时的种种疑惑。 Read more… »

书有好坏,自由阅读,好书推荐

这仍然是一篇札记,不刻意追求学术性。

刚刚经历了一场关于图书馆中立问题的论争,深深地理解了这是一个扯不清理还乱的疑难杂症。。。自己已经走出争论状态了,但时不时会看看外域的吵架,很无奈地发现我所有的困惑基本上老外们都有所论及。。。当然当然,我没有想到的他们也想到了,而且很多很多。。。

无意中看到了新闻学领域也有中立之争,其热闹程度貌似远超我们。比较有意思的是,在比我们更崇尚“自由”的领域,竟然也充满了对“中立”的否定以及反思。。。一个有趣的例子是,BBC某高管近期在浙大演讲时坦诚,BBC从来都是代表英国说话的,他不认为自己的报道是客观、公正和中立的。

我好奇的是,按照想像,“中立”应该是新闻职业的价值追求,那么,在一个言论有相当自由的国度,其媒体的“不中立”是客观所致呢还是,根本就是主观上的选择?

同样的情况在西方图书馆界也存在,在大力提倡了图书馆职业的中立立场之后,人们发现图书馆普遍的现象是并不中立(Candise Branum)。我仍然好奇的是:对于“中立”这样的政治正确,他们做不到的原因是什么?是图书馆员的觉悟不够高?还是中立性的应用程序的设置根本就不可能? Read more… »

雅俗之争,一片混乱

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竹帛老师园子里发生的争论,正巧前天参加上海阅读推广委员会举办的数字阅读推广工作会议,会上也有人对上图因与盛大合作而导致“市民数字阅读平台”上大量网络文学作品充斥的现象提出了质疑,我终于按耐不住要胡说八道了。。。

我总觉得,斋主的回应让很多人不服气的原因是,人们质疑的不是言论自由、权利等这么高深的事情,仅仅是——雅俗问题、善恶问题,一句话,好书与坏书的问题。

呵呵,先放下这个高深的问题,我得理理我脑子里一个很滑稽的怪圈——

谁都知道我朝对出版物的管制是政治大于道德,比起政权这样的大事,大腿、骗术之类就只能在睁眼闭眼之间拉拉松紧带了,不然,还让不让出版社活了?在这样的出版环境下,这个社会的荒谬就以各种方式尽显出来。

正义之士质疑图书馆,那是纳税人的钱,谁同意你们用来买这些下三滥的?

图书馆说,那我还能买什么呢?

政府说,钱花不出去是吧,正好,我这蛋糕不够分,把图书馆的钱减下来吧。

图书馆说,别别,我们的人均藏书量实在是难看呀,国家总还要个脸面吧。

纳税人说,我们缴那么多钱,不好好用在正经事业上,成天拿去三公消费,看吧看吧,图书馆都没钱买书了。

政府说,得,现在老百姓惹不起,文化的确要大发展大繁荣,图书馆的经费还得增加。

图书馆说,哇噻,这么多钱怎么花呢,市面上好书不多呀,再说,还得顾及读者的口味。。。

于是,事情又转回来了。。。

好吧,现在开始说正题。

其实,在图书馆人心里始终有一道坎儿过不去:书,真的没有好坏善恶雅俗之分吗?明明有的呀。办公室的美腿、小蜜是波霸、总裁的兽爱、好色的王妃等等怎么着也算不上好书吧,阅读不是关乎三观的事情吗?每年看着自家图书馆的借阅排行榜榜单,这个职业的从业者忍不住要对自己工作的社会价值画个大大的问号:天呐,搞了半天,我是在伺候人们读这些书哇。。。。

所以,我总觉得在竹帛老师园子里的争论是一团乱麻。。。。或者说,人们心里对很多事情的看法是一团乱麻,我承认我也是。。。。

去年的写作正好打量了一段历史,可以拿出来说说。 Read more… »

莫得事,莫得事

我和毛毛他爸自然会说川话,只是口音不同,我是重庆口音,他是成都口音。毛毛牙牙学语时学的是重庆话,但3岁-4岁在北京呆了一年后就不会说重庆话了,尽管从北京又返回重庆生活,但他固执地不再说重庆话,谁也不知道他的小心眼里是怎么想的。。。不过他无疑是能听懂川话的。

每年回成都重庆两地过年,一经踏上回家的路,想着即将面对的那些熟悉的人和环境,我们开始进入预热状态。。。比如,开始时不时地讲讲川话,并且故意用成都人爱说的一句话相互打趣:莫得事莫得事。。。“得”要读一声。 Read more… »

样书拿到,但是喜悦并不多

年前接到北师大出版社小马编辑的电话,告知样书已经寄出。。。好吧,我淡淡地谢了他。

然后就欢天喜地过年了,就把这书给忘了。

前几天,书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因为忙着去北京,没来得及开封就出发了,似乎我又把它给忘了。
今天无意中看到对了墙角的一包书,好吧,拆开纸包。
其实,这本书写得挺辛苦,原本应该欢喜的,问题是,当我校对清样的时候,就有了很多很多的遗憾。这些遗憾使我心里极为不舒服,这也是我不再对此书抱有热情的原因吧。
我想给自己一个辩解,所以,就把《前言》放出来。。。刚才看了一遍,嘿嘿,还真是娓娓道来呀。。。 Read more… »

有些机会,其实是预谋

去年年底,我说的是刚刚过去的那一年的年底,我正在准备《图书与情报》新专栏——县级图书馆服务创新栏目,在这个栏目里将首先把百县馆长论坛神木会议上的获奖案例陆续发表出来。在写栏目导语的时候,我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要梳理一下已经举办了四届的百县馆长论坛。在弄思路的时候有一种文思泉涌的感觉,遂决定整成论文——《“百县馆长论坛”的历史意义》。 Read more… »